第三章 岁月蹉跎 14、楚楚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白鸿儒打来的电话,让我明日启程进京,我为自己又将开辟一块新天地而兴奋。杨娜为我打点了行李,连牙签都带上了,她从心底希望我在北京干一番事业。迟小牧开车送我去了东州机场。他现在生意兴隆,春风得意。当年迟小牧本来可以留校任教,由于冯皓使坏毁了他的前程,对此迟小牧怀恨在心。

这么多年过去了,胡艳丽对迟小牧一直也没死心,这女人天生就是个风流货,因此迟小牧求上门等于羊入虎口。再加上冯皓工作忙,又身不由己,胡艳丽也是个女强人,两个人一个月也见不上几面。这就为迟小牧勾引胡艳丽创造了条件。

迟小牧跟我也不避讳谈这些事。最近这段时间,迟小牧经常睡在胡艳丽和冯皓的床上。他和胡艳丽疯狂地做爱,迟小牧每次睡胡艳丽都像在杀冯皓,觉得很过瘾,而胡艳丽是个性亢奋的女人,冯皓在外面拈花惹草,吃喝嫖赌,身体上根本满足不了胡艳丽,所以冯皓每次躺在胡艳丽身边心里都愧愧的,怯生生的。

“女人一旦学会偷情,比男人还疯狂。其实,胡艳丽跟自己的司机也有一腿。”迟小牧轻蔑地说。

我提示他别把火玩大了,迟小牧却说:“人与人之间就是相互玩的,你不玩她,她玩你。”我听了迟小牧的话,感到迟小牧开始放纵,心里为他捏把汗。

我到北京的时候是下午四点钟,晚霞刚刚聚集起来。我在首都机场候机大厅里给白鸿儒打了个电话。

“白大哥,我已经到北京了。”

“雷默,从现在起,不要再喊我白大哥了,要喊我白社长。”白鸿儒口气很冷淡地说。我听后,心里很不舒服,刚下飞机就有点吃苍蝇的感觉。

“好吧,白社长,不过,楚楚也没派人来接我,我怎么去呀?”

“坐机场大巴到市内再打个车,晚上咱们在一起吃个饭。”白鸿儒不耐烦地说。

我想也只好如此了,我上了机场大巴车坐到市内,又打了一辆出租车。我对出租司机说,去广电局。然后我拿出手机与楚楚公司联系。我打了好几遍楚楚的手机都没人接,我又拨通公司的电话,好半天才有位女孩接电话。

“请楚楚老师接电话。”我客气地说。

“对不起,我们楚总不在,去美容院做美容去了。”女孩冷漠地说。

“我是雷默,她应该知道我要来的。”

“对不起,你还是打她的手机吧。”

我心想,算了,到公司再说吧。楚楚跟我说过,公司在广电局对过儿。正是下班高峰,北京的交通本来就堵得厉害,总算到了广电局,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北京楚楚服装有限公司。

出租车在广电局门前来回走了十几趟也没有找到这家公司,我又给公司打了电话,还是那个女孩接的。

“我们公司就在广电局斜对过儿。”

于是我又让出租车司机来回找,还是找不到。这时,天已经擦黑了,路灯也已经亮了起来,我心急如焚。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接了手机,是楚楚打来的,“雷先生,你怎么还没到啊?”她很生气地问。

“我早就到了,就是找不到你的公司。”我焦急地说。

“就在广电局斜对过儿。”楚楚说。

“我都来回走二十多趟了。”

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个穿着中式服装很典雅的中年女人站在一个服装店旁,正在打电话。我在网上看过楚楚的照片,这个女人有点像网上的照片,我想这个女人一定是楚楚,我又抬头一看,在一棵大杨树后面挂着一个牌子,正是北京楚楚服装有限公司,这个不起眼儿的小时装店掩映在一排大杨树后面,淹没在十几家小时装店里。

我终于找到了,我让出租车停车,车费都够回东州的飞机票钱了。我拎着两大包行李向马路对面的楚楚走去。

这是一个个子不高,身材适中,有点江南水乡风韵的女人,实际年龄已经五十岁了,看上去却像三十五岁。

“是雷先生吧?”楚楚试探地问。

“是。”我心里很不自在地说。

楚楚让我赶紧把行李放到公司里,然后去酒店,怕白鸿儒两口子等急了。

“我先看看你的公司吧。”我说。

公司的面积也就有六七十平米,前店是卖服装的,都是楚楚自己设计的服装,后店是打板车间和仓房,楚楚的办公室摆了一张老板台,占去了房间的三分之二。后店乱得很,还有些脏。我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感觉这根本不是什么公司,而是一个手工作坊。我心里很失望。

“楚总,我的行李放在哪儿呀?”我心里有些失望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