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纸醉金迷 20、同流合污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省纪委研究室的老罗说话很不客气,“雷默,今天的谈话咱们开诚布公,我们是搞研究,不是找你的麻烦,你和我们说句实话,你腐没腐败过?我有点不相信你给张国昌那样的人当秘书能不腐败?常言道,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呢!”老罗的眼睛露出怀疑的目光。

“老罗,这个问题不只一个人问我。别人问我,我都不正面回答,今天你既然问了,我索性就跟你说说我的心路历程。”

我高中时就喜欢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在波洛涅斯送儿子雷欧提斯上船时,他嘱咐儿子:“不向人借钱,也不借给人钱,因为借出去往往人财两失,借进来会使你忘了勤俭。”他提醒儿子警惕才能安全。这话从上高中时就在我耳边萦绕。当一个人对前程抱有巨大希望的时候,都会严于律己,兢兢业业,我当时对政治前途是非常抱有希望的,千方百计树立自己的形象,根本就没想到要腐败,怕腐败毁了得之不易的前程。

如果说有一些同流合污的行为也是被动的。比如有一次杨儒斌请张国昌在玲珑花园吃饭,席间请了著名笑星马伟明。马伟明还带了一个关门弟子叫姜彤。姜彤擅长模仿领袖讲话,杨儒斌让姜彤表演一段。

姜彤看了看马伟明的脸色,马伟明慈祥地说:“演吧,别给我丢脸就行。”

姜彤就模仿毛主席的声音:“说什么一句顶一万句,屁话,一句就是一句,实际上他一句也不听。”

姜彤表演得惟妙惟肖,逗得众人哈哈大笑。酒足饭饱之后,杨儒斌请大家到他家做客,玲珑花园是杨儒斌开发的,他家就住在玲珑花园内,是座四百多平方米的小别墅。张国昌看后啧啧称赞,他心态很不平衡。

“儒斌,我们这些吃官饭的没白没黑地干,这辈子也住不上这样的房子了。”张国昌嫉妒地说。

“大哥,玲珑花园是你给批的,这院子里的房子你随便挑。”杨儒斌大方地说。

“儒斌,即使你送给大哥,大哥也不敢住啊!”张国昌苦笑着说。

马伟明擅长书法,杨儒斌又号称儒商,平时手里就捻着佛珠,还与清江省几位颇有名望的佛教大师结交很深。张国昌和杨儒斌都要讨马老一幅字,马伟明欣然应允。杨儒斌在书房准备了文房四宝。

“雷默,咱们让马老写点什么?”张国昌脱口就问。

“就写‘为人民服务’吧。”我顺嘴就说。

“雷默,是不是俗了点?”杨儒斌蹙着眉头问。

“不俗,不俗,张市长是父母官,心里应当谨记这几个字呀!”马老的话语重心长。

“也好,也好,如果我在办公室挂一幅‘为人民服务’,与政府官员的公仆形象很吻合。如果挂‘难得糊涂’、‘宁静致远’什么的,就太肤浅了。”张国昌附和道。

其实我很懂张国昌的心理,他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又是一个爱耍小聪明的人,他的城府让他把自己裹得很神秘,他的小聪明又往往使自己露馅。殊不知聪明永远是智慧的天敌。

我之所以让马老写这几个字,就是因为这几个字挂在墙上看不出主人是爱好书法,还是借字言志,既大众化又很中庸,极符合张国昌的心理。

马伟明挥毫泼墨写了这五个大字,杨儒斌是懂字的,我也略知一二,马老的字刚中有柔,刚柔相济,自成一体,大家无不叫好。

我正要收好字,杨儒斌拦住说:“雷默,先放我这儿吧,我裱完再送去。”

字就放在杨儒斌家,大家告辞。

在杨儒斌家门口,趁张国昌与马伟明和姜彤寒暄告别时,杨儒斌塞给我一包东西,“雷默,前些日子去美国,我给张市长带了件小礼物,你替我给他。”杨儒斌小声说。

我接过包装十分精美的包并未多想,也不容我多想,我和张国昌就上了车。到张国昌家后,我把包送给张国昌。

“这是什么?”

“是杨儒斌从美国带给你的小礼物。”

张国昌二话没说就收下了。直到案发后,省纪委的人找我核实,我才知道那个包里根本不是什么从美国带来的小礼物,而是四万美金。

当时,省纪委和省反贪局的人就是不相信我不知道这包里装有四万美金,审了我三次,最后不得不承认,雷默这小子真不知道,是我们把他想歪了。这就是被动的同流合污,鞋湿了是因为地湿了。值得庆幸的是只弄湿了鞋底。

与老梁、老罗谈话后,我的心情一直很沉闷。每次想起与张国昌的往事都要调整自己好几天。

随着“李张大案”真相大白,一些小报的炒作也偃旗息鼓,取而代之的是报告文学、纪实小说。令我不解的是,无论是记者还是作家,在创作过程中总要替李国藩说几句好话,好像李国藩是冤枉的。而对张国昌却有一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痛恨。而实际上,李国藩是主动寻找“糖弹”的典型。

我记得省委书记陆清曾经在全省厅局级领导警示会上说过:“如果把经受不住‘糖衣炮弹’进攻的腐败分子称为以权谋私的小人的话,那么李国藩则是用权力去‘拦路抢劫’的江洋大盗。他最高的一次索贿高达二百万元。”

我着力分析了这一现象。我分析的目的是要安慰我自己,让我自己面对这个世界时不至于仓皇。我看了很多揭露李国藩和张国昌的文章,文章一直在解释李国藩受贿两千多万是客观条件造成的,主观上并未积极主动有计划有目的地索贿,而是既来之则安之,大大咧咧不当一回事,因为他抗拒不了强大的客观条件。

我敬佩李国藩平时善于利用媒体做秀的惯性影响,让一些善良的人不愿意接受残酷的事实。而张国昌在忏悔书中却说:“李国藩在东州当市长,急功近利,好大喜功的工作作风和明目张胆以权谋私的恶劣行径,直接诱发助长了我的贪欲和犯罪的胆量。”

老百姓痛恨赌博的贪官,称张国昌为纸醉金迷的赌徒,赌徒赌场疯狂,弹指间千金散尽。而李国藩何尝不是一个赌徒,他自己都承认:“我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私心和贪欲,不惜昧着良心用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丑行,不惜用自己的政治生命进行冒险赌博。”

我在梦中不再是一块石头,而是孙悟空身上的毫毛,被风一吹,我就变成了新我。新我的血液是火焰,眼睛放着月亮的光。这种目光可以透过黑夜,可以看见心灵的庄园。

心灵不是神,他是一个巫师,可以让精神出轨,但我的血液可以燃烧心灵,让心灵的庄园成为伊甸园的圣殿。

我站在圣殿上长发若白云,肉体已经被我的血液烧成信仰去滋补心灵的庄园。我发现我的前生不过是一个脆弱的梦境,梦魇过后,生命就像个易碎的笑容。梦魇是华丽而惊心动魄的,我在坚硬的现实里崩溃之后,又在虚无中重生。这虚无填满了我的胸腔,让心灵一阵阵剧痛,每一次剧痛都在心灵的庄园如同地震般产生深深的裂痕。这裂痕有时化作一幕幕的回忆,影子手舞长剑,化作簌簌黄叶飘落。我独自站在心灵深处,任无边落木萧萧而下,一地落叶,彻眼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