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纸醉金迷 22、挂羊头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林大勇把我从梦中骂醒,亲自开车把我送到了澳洲生态园。这是一个有着纯正澳大利亚风情的巨大庄园,一望无际,老板是华裔澳大利亚人叫何进。据说他有一个让东州成为“日本菜篮子”的宏大计划,何进就是用这个计划说服了薛元清而投资东州的。

澳洲生态园的土地都是东州最好的菜地,三千多亩地有二千多亩是东州市政府划拨的,据说是为了吸引外商投资。

林大勇的车一进澳洲生态园,我就发现一个问题,这本来是一个高科技农业庄园,却盖了成片的具有澳洲风情的小别墅,还有十几座高层公寓,房地产开发的面积足足占据了澳洲生态园的一半,而属于主业的高科技农业只有六十多亩的温室。我心里的第一反应是澳洲生态园是在挂羊头卖狗肉,“日本菜篮子”是羊头,房地产开发是狗肉。薛元清上当了。很显然澳洲生态园改变了用地性质,何进的房地产开发是违法的。

我把想法告诉了林大勇,他却说:“雷默,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这可是薛元清市长上任后主抓的第一个大项目,是引进外资的成功典范,你来是挣钱吃饭,又不是法人代表,澳洲生态园不黄更好,黄了咱们再换地儿。”

为了不让林大勇失望,我决定见见何进这个人后再说。林大勇着急上班,一个人开车走了,把我扔在澳洲生态园办公大楼下,我独自上了五楼。

“请问先生你找谁?”一个保安拦住我问。

“找你们何总。”我说。

“先生有预约吗?”

“有。”

“先生是哪个单位的?”

“市政府办公厅的。”

保安一听是市政府办公厅的,连忙前边引路,我跟在保安后边顺着幽深的走廊往前走,高大的欧式门上写着副总经理,一连过了十几个副总经理的办公室,终于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这位是市政府办公厅的,找何总。”

保安对一位漂亮的女秘书说完,转身走了。

“先生贵姓?”女秘书冲我莞尔一笑问。

“我姓雷。”

“与何总有预约吗?”

“有。”

“何总在与几位副总谈话,请稍等。”

“好的。”

我坐在沙发上。女秘书给我倒了一杯茶。我谢了她。在这间办公室里,办公的人有七八个,女秘书好像是头儿。

何进的办公室在里屋,高大的欧式门嵌了个缝儿,里面有人说:“我们这个时代不缺少英雄,只缺少伟人。伟人是用来统治英雄的,有人说得民心者得天下,我不敢苟同,从古到今的皇帝有几个是得民心的,不照样坐天下?不同的时代造就不同的英雄,英雄是时代的缩影。时代造就英雄,伟人造就时代。澳洲生态园是时代的产物,是应运而生,你们是澳洲生态园造就的英雄,而我造就了澳洲生态园。”我听着从门缝儿里传出来的高论,心里不自觉地发紧。我听着像新版的《狂人日记》。

“里面说话的人是谁?”我问女秘书。

“这就是我们的何总。”

我从心里有些冒寒气。这个何进是个怎样的人?我听他说话怎么这么没有安全感。这时又有人说:“何总,上次我去北京参加全国人才招聘会请人事部的人吃饭,花了两千多,这是发票,你给签个字报了吧。”看来,如此大的一个集团,一个副总两千元的权限都没有。“报发票的人是谁?”我又问女秘书。

“是主管人力资源的副总裁。”

这时,何进办公室的门开了,走出六七个人,女秘书赶紧对何进说:“何总,这位是市政府办公厅的雷先生,等您很长时间了。”

“何总,你好,我叫雷默。”我站起身与他握手。

“啊,我知道了,是林大勇介绍来的。到我办公室吧,我听说你给张国昌当过秘书?”何进既热情又傲慢地说。

在何进办公室,我一边应酬着说话,一边环顾四周。墙上挂满了中国历代帝王的头像。我心想,看来,何进把自己当成澳洲生态园的土皇帝了。

“看来何总并不缺副总经理,你已经有一个班的副总经理了。”我语气揶揄地说。

“我对他们的表现相当不满意,跟不上我的思路,做点具体工作还行。你给市长当过秘书,又在市政府工作多年,一定能跟上我的思路。”何进的口气不像老板,倒像领导。

“别别别,我这个人善于做点具体工作,既然何总并不缺人,我也就不耽误你时间了。”“雷默,多少人想上我这来呢。”何进有些不解地问。

“那是他们没有自知之明,只考虑待遇,不考虑自己有多大本事。我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我故作谦逊地说。

何进表示遗憾。

我起身告辞,走过门口遇到一个人,是市外办的翻译,叫池圆圆。这可是市长的翻译,而且曾经是张国昌的相好。我们见面有些尴尬。

“雷哥,好些日子没见了,你还好吗?”池圆圆见我略有惊喜地问。

“还好,你这是找何总?”我试探地问。

“我一会儿见个外商,请圆圆当翻译。”何进得意地说。

“何总,你可是澳大利亚人,还用别人当翻译?”我不解地问。

“你见过哪个国家领导人见外宾自己当翻译?这是外事接待礼仪。”何进傲慢地说。

我心想,何进是个疯子,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何总、圆圆,你们忙,我告辞了。”

我转身就走,后面传来池圆圆的声音:“雷哥,改日我请你吃饭。”

池圆圆是张国昌自己勾搭上的,我从中没起过任何作用,案发前两个月,市外办主任请张国昌吃饭,外办主任带去了七八个小女孩,都是翻译,一个比一个漂亮,其中池圆圆是最漂亮的。张国昌喜欢唱歌,喜欢和漂亮小姐跳舞,整个一个晚上池圆圆都搂着张国昌跳,两个人跳得都非常投入,情意绵绵。我想,坏了,张国昌要被池圆圆拿下。

果不其然,有一天,我与张国昌去北京出差,他让我晚上在贵宾楼订包房,说给一个女孩过生日,我见过的。我猜了一天,也没搞准是谁。

晚上吃饭时,池圆圆风情万种地来了,我这才恍然大悟。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张国昌搞女人不背我,赌博为什么背着我?去香港、澳门、美国、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赌博的事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那天晚上池圆圆就住在了张国昌的房间里。第二天我还陪他们二人去燕莎、赛特逛了街。池圆圆出手大方,为我买了一双名牌皮鞋,大有封我嘴的意思。

从北京回来后,池圆圆又到张国昌办公室来了几次。二人的关系已经不是我能挡得了驾的。我看见张国昌送给池圆圆一个价值一万多元的钻戒。

案发的前两天,张国昌突然换了手机号。手机号是委托池圆圆换的。张国昌以前的手机号是我给配的,很少有人知道。张国昌的皮包平时在我手里,他的手机就放在皮包里。那时候什么人给张国昌打电话我基本掌控。可是案发前两天,张国昌不仅换了手机号,而且手机不离开自己,手机号我还没来得及记住,张国昌就被双规了。

省纪委、省反贪局、市纪委、市反贪局都找过我,问我的也是同一个问题,张国昌的手机号是多少?我把我知道的手机号都告诉了他们,但是他们都不满意。一再追问我,还有没有别的手机号?我说,“我所知道的手机号都说了,实在没别的号了。”他们这才作罢。

当时,我不知道这个手机号为什么这么重要,直到孟丽华被双规后我才知道,原来孟丽华买通了看守所的人,送给张国昌手机用,张国昌在看守所的监控室里就可以和外面的孟丽华通话,而张国昌用的手机号码就是池圆圆在案发前办的我没记住的那个号。我估计连孟丽华也不知道这个号码是谁给办的,更不会想到是张国昌的小情人所为。

因为张国昌在看守所随时掌握外面的情况,他心里有孟丽华活动的“底牌”,所以办案之初他一直缄口不语,夫妻俩内外勾结,串通一气,企图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