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冬眠觉晓 27、内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几天闲着没事,便在网上聊天。自从与丑儿分手后,心一静下来就会想起她。丑儿的研究生学业应该毕业了,她会在哪儿呢?

有些人天天见面也不会留下什么印象,有些人见一面可能会终生难忘。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日的擦肩而过,如果真的是,我愿用一万次去换与丑儿的相遇。

我知道丑儿是最相信缘分的,她将我比作五瓣丁香,抛在茫茫人海中,然后重新寻找。我记得丑儿说过,这世间本无大海,我想你一次,上帝就落下粒雨,从此便有了太平洋!当时我听了这话哈哈大笑,丑儿却很认真,我没想到网上的闲聊也会给自己留下红颜的缺憾。这两天在网上还真有一条关于孟丽华的信息,题目是《张国昌之妻担当女监犯人小组长,狱中流下忏悔泪》。

文章说,由于孟丽华的特殊身份,特定案情,被定为重点帮助对象,在监狱和家人的共同努力下,孟丽华适应了新的环境,情绪稳定。现在孟丽华是女监犯人小组长,还额外做监区犯人的医生,给犯人看病,并撰写女性健康的文章,兼做犯人扫盲班教员。她还积极向监狱自办的《回归导报》投稿。我看了这条消息后,心里很为孟丽华高兴。

记得孟丽华被捕前,曾经很兴奋地找过我和杨娜。那是国庆节的前两天,她在北关区卫生局开会,打电话让我和杨娜过去,说是想和我俩见见面,地点定在北关区医院门前。我以为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不想去,杨娜一个劲儿地劝我去。

“雷默,去吧,见见她,也好知道案子的进展情况。”我便答应了孟丽华,和杨娜打了一辆车去了北关区医院。

我和杨娜在医院院儿内等了二十多分钟,孟丽华才到,她今天没坐自己的凯迪拉克,而是打了一辆车。她下车以后,满脸笑容地向我和杨娜走了过来,我们俩也快步迎了上去,看得出孟丽华的情绪很好,似乎像有什么好事。

“雷默,你大哥的事快出头了,最近有记者在《内刊》上发表文章,专门采访了你大哥,认为他是冤枉的,已经惊动了重要领导。另外,高远省长也出面说话了。他说,在东州有一股恶势力,这股恶势力的代表就是李国藩,情况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你大哥很惦记你们两口子,他说,他对不起你们,等你大哥出来后再做补偿吧。”孟丽华和我拥抱后说。

孟丽华说得跟真事一样,不得不让人相信。杨娜听了孟丽华的话很高兴,我在心里却画了个问号。

“雷默,我和你大哥知道你现在的日子很难过,国庆节快到了,这点钱是我和你大哥的心意,拿去用吧。”孟丽华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

我再三推托终究没有收下。我和孟丽华拥抱后分别,她打了一辆车先走了。我望着远去的出租车心情很复杂。

“太好了,雷默,事情终于要有个结果了。”杨娜激动地说。

“杨娜,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总觉得大嫂的话有点悬。”

“你怎么不盼着人家好呢!”杨娜埋怨说。

杨娜的心情我理解,自从张国昌出事以后,她在单位的日子就不好过,现在的人太现实、太势利了,不经过这场大难,我对人的认识还不会这么深刻。

所谓的友谊已经从相见恨晚倒退到萍水相逢,从萍水相逢倒退到素昧平生,个别的从素昧平生转化为落井下石,幸灾乐祸。不过也好,恩怨之余,大家都得到了解脱。

我的判断终于得到了应验。国庆节刚过,就传来了孟丽华干扰办案被双规的消息。张国昌也从东州押往外地。

张国昌终于死去了。他带走了幸福,留下了罪恶,这些罪恶让活着的人为他救赎。生活就像一只庸庸碌碌的蚜虫吸食岁月的甜汁。我犹如从热锅上爬下来的蚂蚁,紧随蚜虫的身后,用尽办法撩拨它的屁股,好让它分泌出甘甜的汁液。

我不喜欢像蛆一样蠕动,我更喜欢像甲壳虫一样长满腿奔跑。其实我就是一块会生长的石头,它越来越重,我凄凉地望着它独自生长。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让我离不开泥土。尸体是泥土的再次开始,张国昌已经变成了泥土,我也准备重新开始,但不是以死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