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拷问灵魂 45、黑水河会所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地睡不着,一幕幕的往事又在梦中闪现,我记得前年也是深秋的季节,杨娜去海口开会,她对我说:“雷默,你一个人在家挺寂寞的,班也不让你上,还是跟我一起去海口散散心吧。”

张国昌出事以后,我在家呆了快两年,办公厅一直不给我安排工作,这期间省纪委、省反贪局、市纪委和市反贪局经常找我,我除了配合组织搞清问题外,只能在家看看书。

海南我从来没有去过,这次对我来说也是个机会。与杨娜开会的两名男同事也带上了家属,我提议去万泉河漂流,大家一致赞同。

我们坐上旅行社的面包车,行驶在椰林村庄之间,导游介绍说:“万泉河发源于五指山和黎田山两源合口,清澈河水流经民风淳朴的琼海市,层峦叠翠,山水相依,原始的苗寨草屋掩映在两岸原始次生带雨林之间。”

一路上杨娜哼起了那首名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我心想,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同舟共济,漂流爱河,也是人生一大惬意呀!正想着,一座巨型橡胶水坝将万泉河拦腰截断。“就从这儿上漂流艇。”导游大声说。

大家下了车都很兴奋。漂流艇要骑上去,我坐在最前头,河水温顺平缓,漫河碧透,水清见底,河面倒影沉壁,薄雾织纱。

突然眼前波光白练,水流湍急,一处急流险滩让大家一阵唏嘘惊叹,闯过一关,有惊无险。

三十里漂流椰林拨纱露面,水绕山转,流水潺潺,我们下了漂流艇以后浑身已经湿透,导游站在面包车前莞尔注目。

我脱下救生衣,快步走到面包车门前,想换上长裤,脱掉湿透的短裤,就发现挂在裤带上的手机急切地响着,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拿起手机,来电显示已有十个未接电话。我平静一下自己,接通手机,故作深沉地问:“喂,哪位?”

手机里传来一个严厉的男中音的声音:“雷默吗?我是省反贪局,你怎么不接电话?赶紧到黑水河会所来一趟吧。”我听到这声音心里格登一下,不知道又找我问什么事情。

“对不起,我不在东州,不能马上到。”

手机里的声音不耐烦了,问:“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海南,刚到。”

“雷默,你离开东州为什么不跟组织打招呼?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尽快赶回来吧。”说完那人就挂断了手机。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心里一片茫然。

“雷默,怎么了?”杨娜似乎预感到我有什么事,便走过来问。

“省反贪局找我,让我马上回去。”

杨娜一听马上紧张起来,她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默,省反贪局很长时间没找你了,怎么突然间又找上你了?咱们该说的不是都说清楚了吗?”

“杨娜,你别急,可能是张国昌又有什么事涉及到我了,我去了也就是核实,问题说清楚就没事了。”

杨娜还是不放心,她不是不放心我,她是不放心张国昌这些人。他们过去逼良为娼,现在会不会落井下石?杨娜的两位同事看出来我俩有事,便凑过来问怎么回事。他们都知道我的身份,我也不用瞒他们,他们听后都为我捏把汗。

我们驱车驶往三亚。导游为我们安排完住处以后,杨娜给南海航空公司的一位副总打了电话。这位副总是她大学同学。杨娜说明情况后,请这位副总帮忙,为我提供了一张免票,是第二天早晨直飞东州的。

杨娜办完票后,一位同事说:“雷默,去南山寺上炷香吧,很灵的。”

我对上香这种事不感兴趣,不想去。杨娜却很信,她虔诚地说:“去吧,雷默,南山寺的风光不错,就当散散心。”

我不愿扫大家的兴,便答应了。俗话说,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东海大家都熟知,南山的知名度就未必有多高了。

进入南山文化院,跨过高大挺立的“不二”牌坊,迎面一座近十米高的三面观音,观音三面三相,一面是手持佛珠,一面是手持莲花,从任何一个角度望观音,一式的慈眉善目,一式的妙端庄严,令人肃然起敬。

我们一行六人坐电瓶车?spanclass=yqlink>仙剑北寄仙剿隆D仙剿抡砜磕仙剿澹笥仪鹆昊繁В娉虾#滩ㄇУ绻馔蛑兀思な簦仗焐U云映跚滋狻昂L齑粤帧保的撕L旆鸸啵缇罢饫锒佬恪*?/p>

跨过仁王门,便是兜率内院,兜率宫和一般寺院的天王殿有些相像,左右是风调雨顺的四大天王。正面却不见了皆大欢喜的弥勒佛,神龛背后也没有了护法韦陀。

在政府工作十多年,出差也去了不少地方,特别是江南的佛教寺院也看了不少,我渐渐地参悟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养一方神”的道理,凡事入乡随俗,便少了许多大惊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