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秋凉如水 50、皇后购物广场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按迟小牧给我的电话联系上了丁剑英,他答应在办公室等我。我赶紧开车去五月花接英杰。

“雷哥,有没有信心?”在车上,英杰紧张地问。

“你有信心我就有信心。”我底气不足地说。

“有没有信心见了丁剑英再说。”英杰一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表情。

皇后购物广场位于中山大街的中间,位置非常好,目前正在外装修,丁剑英暂时在位于皇后购物广场对面的集慧大厦办公。

我把车开到集慧大厦楼前停车场。大厦门前挂着一块牌子:皇后购物广场筹建处。我停好车,和英杰一起走进大厦。只见一层已经被皇后购物广场包了。工作人员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丁董事长的办公室在哪儿?”我问了一位怀里抱着文件的小姐。

“一直走不拐弯就看见了。”她往里一指说。

我让英杰先等着我,我一个人向董事长办公室走去。刚走到门口,从屋里走出一个人来,中等身材,胖胖的,梳着大背头和我险些撞个满怀。

“是雷默吧?我是丁剑英。”

“丁大哥,你好!”我连忙伸出手说。

“我们以前见过面。”

“是吗?不过,我有点想不起来了。”

“你当然想不起来了。因为我们是开会时见过的,那时你是名人谁不认识你?”

“现如今吃饭都成问题了,还得请丁大哥帮忙呀!”我无奈地笑了笑说。

丁剑英笑了笑拉着我的手就走,走到英杰跟前,我示意她跟过来,英杰便跟在我后面。

我们走到一处办公桌前,一位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连忙站起身说:“董事长好!”我一听口音就知道是台湾人。

丁剑英对这个台湾人交代道:“这两位是五月花服装公司的,来谈职业装招标的事,你接待一下。”然后又对我介绍说,“这位是我们皇后购物广场总经理助理顾先生。你们谈吧。”说完向我挥挥手就走了。我和英杰只好坐下来和这位顾助理互换了名片。

“招标马上就截止了,你们怎么上来得这么晚?”顾先生热情地问。

“我们刚得到消息。”

“你们马上准备设计方案和样衣,我给你们十天时间,怎么样?”顾助理客气地说。

“十天时间太紧了,能不能再宽限几天?”英杰恳请道。

“不行,十天已经是底线了。我还希望你们提前完成,超过十天所有的方案都要上董事会定。全国有二十家企业,实力都很雄厚,你们抓紧时间吧。”

在顾助理身后还有一趟衣服架子,上面挂满了职业装。英杰很有心计,在我和顾助理谈话时,她走过去仔细看了一遍,然后不声不响地坐了回来。

我和顾助理告辞以后,又回到董事长办公室与丁剑英道别。丁剑英的办公室挤满了人,我只好与他握了握手走了。

回来的路上,我一边开车一边问:“英杰,这回有信心没?”

“刚才衣服架上的所有服装就是那二十多家企业的样衣,从设计上讲没有什么出奇的,我们最起码kanshu.net要从设计上取胜。”

“好,只要你有信心,我就什么都不怕,一个字‘干’。”

“有你这句话,我就更有信心了。”

我送英杰回了五月花公司,自己开车去找迟小牧。这小子让我去他办公室。正开着车,我的手机响了。

“是雷默吗?”一个甜甜的声音问。

“是啊,你是哪位?”

“你猜?”那甜甜的声音说。

“对不起,我猜不着。”我迟疑了一会儿说。

“我是袁子惠。”

“呀,是子惠呀!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我惊喜道。

“我是在北京给你打电话,我正在国家行政学院进修法律,一想到北京离东州这么近,就给你打电话了。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能来北京看我吗?我一直进修三个月。”

袁子惠是南方城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是我在给张国昌当秘书时到广州出差认识的。一别已经四年多了。我挂断袁子惠的电话内心有些激动,有点大美女送上门的感觉。心里在为去不去北京看她而矛盾。正想着已经到了绿都房地产公司的楼下。

我推开迟小牧办公室的门,这小子正在接电话。等他打完电话,我问:“是谁的电话?打得腻腻歪歪的。”

“还有谁?胡艳丽呗!”迟小牧大大咧咧地说。

“这娘儿们还勾搭你呢?”

“这娘儿们臊得可爱,什么都跟我说。”迟小牧得意地说。

“又跟你说些什么了?”

“都是薛元清和冯皓之间的隐私,你知不知道不吃劲。”

“小牧,听我一句劝,赶紧离开胡艳丽。”

“雷默,我知道你为我好,不过,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哪!”

“商人再有钱也斗不过权力呀!你知道了他们那么多事,真得小心点儿。”

“我知道,大不了鱼死网破。不说这些烂事,说说你的事吧。”

“皇后购物广场我去了,丁剑英那儿你还得使点劲。”

“雷默,三千多套服装,你那小公司能行吗?”

“我有与五月花公司合作的加工企业,这些企业设备全、活儿又好,就是拿不到订单吃不饱。”

“皇后购物广场的经营班子全部包给了台湾人,一共三十多人,承包费就五百多万,剑英在那儿只管些宏观上的事,再说,他刚从《清江日报》下来,他也不懂经营啊。”

“小牧,你的意思是丁剑英的作用有限呗。”

“也不是这个意思,反正成败我都会努力的。”

“这句话还像朋友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