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囚徒困境 58、釜底抽薪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大早我就去了公司,秦姐满脸堆笑地问我:“雷总,好几天没看见你了,忙什么呢?”我听了之后心里非常反感,我没好气儿地说:“秦姐,老总忙什么是不是每天都要向你汇报啊?”

秦姐脸色通红地讪讪走开了。我刚进了办公室,英杰就跟了进来。

“阿杰,这两天辛苦你了。有什么情况吗?”我关切地问。

“又接了两个订单,皇后购物广场还没有动静。另外……”英杰欲言又止。

“另外什么?”我纳闷地问。

“另外,沙董事长找过我。”英杰转身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小心翼翼地说。

我警觉地看了一眼英杰,示意让她坐下说。英杰坐在我办公桌的对面。我点上一支烟,一边吸一边望着英杰,心想沙威找英杰一定有什么幺蛾子。

“雷哥,你得有个心理准备,沙威要做你的文章。”英杰提醒道。

“他能做我什么文章?”我疑惑地问。

“沙威问我能不能干总经理,如果能,让我替代你。雷哥,你知道我不可能干这种事。我到五月花完全是因为你,其实我去美国的签证早就下来了,我是想帮你做完皇后广场的订单就走。我根本没想到你和沙威是那么好的朋友,他会釜底抽薪。”

我听了英杰的话后,心如刀绞。我一下子明白了,沙威一直在利用我。他是在利用我以前在政府的影响,把五月花公司做起来,然后再一脚把我踢开。他没有想到公司做得这么顺利,在东州服装行业已经很有名气。是利益驱使他让我走。我知道与沙威正面交锋的时候到了。此时,我最怕英杰离开。

“阿杰,一切等到皇后购物广场的工作结束以后再定好不好?”我迫切地说。

“好!”英杰真诚地说。

英杰起身出去了,我却陷入深深的沉思。我知道与沙威必须分手了,我不想因为利益把朋友做丢了。毕竟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沙威伸出了友谊之手。我在考虑什么时候分手,以什么方式分手。

午饭后,迟小牧给我打来电话,他说:“雷默,丁剑英要找你谈谈,你下午到他办公室去一趟吧。”

我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但是我知道丁剑英该亮底牌了。我打电话与丁剑英约好在他办公室见面,撂下电话一个人开车去了皇后购物广场。

我进丁剑英办公室时,他正在接电话。丁剑英示意我坐在他办公桌对面。

“雷默,迟小牧对你可真够朋友,让我帮你的话都说到家了,”丁剑英撂下电话说,“这样吧,我们董事会研究了所有招标单位的设计方案,认为五月花公司的设计方案略胜一筹,大家一致认为你们的设计方案是最好的。可是这么大的订单让你们公司负责,大家都不同意,万一搞砸了,对谁都不好,所以我选择了一个折衷的方案,董事会成员全部同意,由皇后购物广场买下你们的设计方案,然后由南方一家有实力的公司制作。”

我听了以后心里高兴极了,但脸上并未露出来。

“你们准备出多少钱购买我的方案?”我不露声色地问。

“三十万。如果你同意就在合同上签个字吧。”

丁剑英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我二话没说,拿起笔就签。

“雷默,你可把大哥难为坏了,这个结果也算我对得起朋友了。”丁剑英看我签字后才露出庐山真面目。

“丁大哥,我雷默忘不了你,你这个人够朋友。账号我随后给你,后会有期。”我握着丁剑英的手感动地说。

我离开皇后购物广场后心里非常激动,应该说,这次招标是很成功的,对五月花今后承揽大订单很有好处。可是想起沙威背后搞的阴谋,内心不由又蒙上了一层阴影。我情不自禁地把车开到迟小牧公司的楼下,在车里给迟小牧打电话,这小子刚好在办公室。

“小牧,我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

“上来坐一会儿吧。我听听。”于是,我坐电梯上了楼。

我走进迟小牧的办公室,他坐在老板台前的高背黑色真皮转椅上正在看一本像砖头一样厚的书。

“小牧,看什么书呢?”我饶有兴趣地问。

迟小牧向我晃了晃,我一看是精装本林语堂的《人生的归宿》。

“行啊,小牧,最近越来越有闲情逸致了。”我有些嘲弄地说。

“这便叫偷得浮生半日闲,你看看林语堂这段话多么精辟。”迟小牧得意地说。

我接过书看着他指的那段话:“我爱好春,但是春太柔嫩;我爱好夏,但是夏太荣夸。因是我最爱好秋,因为它的叶子带一些黄色,调子格外柔和,色彩格外浓郁。它又染上一些忧郁的神采和死的预示。它的金黄的浓郁,不是表现春的烂漫,不是表现夏的盛力,而是表现逼近老迈圆熟与慈和的智慧。它知道人生的有限,故知足而乐天。”

我看完后也深深地被这段话所吸引。

“小牧,这段话更适合我们两个,秋天那种平静、智慧、圆熟的精神,正是我们所追求的。一般人不知道落叶的歌声是欢笑的歌声,还是默然销魂的歌声,但我们两个人知道,因为我们都会微笑着忧郁。”我颇有感慨地说。

“你一离开皇后购物广场,丁剑英就打电话告诉我了,说吧,坏消息是什么?”显然迟小牧已经知道了好消息。

“沙威要釜底抽薪,让英杰替代我,把我踹了。”我气愤地说。

“我早就料定他会这么做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他看公司形势不错,你拿的股份太多了,这是他的一块心病。”

“与沙威分手是早晚的事。小牧,你看下一步怎么办?”

迟小牧从老板台上拿起一支烟扔给我,自己也抽出一支点上火老辣地说:“他不仁,就许你不义。皇后购物广场这三十万打在我的账号上,这是你的心血,不能便宜老沙。下一步把他的资金撤出去,逼他退股,看看他什么反应。无非两条路,要么他撤资,要么他买你的股份。雷默,钱不成问题,有我呢!”我听了小牧的话心里很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