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囚徒困境 65、朋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傍晚,林大勇打来电话,约我出去吃饭。

“都有谁呀?”我细心地问。

“有肖剑、钱刚、唐宋和丁剑英。”林大勇扯着破锣嗓子不耐烦地说。

“找肖剑干什么?”我警觉地问。

“问问他迟小牧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钱刚和唐宋怎么样?我可好长时间没见着他们了。”

“你从五月花公司撤出来,我都告诉他们了。”林大勇意气用事地说。

“在哪个酒店?”我心驰神往地问。

“在东州渔港二部。”

我挂断电话,让杨娜一个人吃饭。

“别喝那么多酒,早点回来!”杨娜叮嘱道。

我一边答应,一边穿上外套推门出去了。

东州渔港是东州市最大的海鲜酒店,除总部外,还有两个分部。老板姓查,是个回民,因为都是回族的缘故,张国昌在世时是这里的常客,查老板便认张国昌为干爹。自从认了干爹后,东州渔港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很快就发展了两大分部。东州渔港二部的生意比总部和三部的生意还火。“李张大案”后,东州渔港的生意一度受到影响。据说,查老板通过冯皓搭桥又结识了薛元清,并认薛市长为干爹,东州渔港的生意再度火了起来。

我走进包房时,林大勇、钱刚、唐宋、肖剑、丁剑英已经到了。林大勇点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要了一箱青岛啤酒。肖剑与我和林大勇很熟,与钱刚、唐宋、丁剑英不认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便彼此称兄道弟了。大家都是迟小牧的朋友,难免要问及迟小牧的案子。“肖剑,小牧死得太惨了,案子什么时候能破?”丁剑英率先发问。

“案子已经有突破了,”肖剑英气十足地说,“我们顺着迟小牧手机最后打进来的那个号码,顺藤摸瓜,找到了手机的主人,这小子刚从大牢里放出来一年多,以前就是清福区一带的地赖头儿,曾因绑架罪被判刑,这小子有四个拜把子兄弟,那天勒死迟小牧和他女儿的凶手就是这几个地赖。我们正在缉拿凶手,目前这五个人已有三个人落网。”

“这五个小子到底受谁的指使?对小牧下这等毒手!”唐宋气愤地问:

“我们抓的三名歹徒一致供认是胡艳丽雇凶杀人。”肖剑斩钉截铁地说。

“胡艳丽为什么要对迟小牧下毒手哇?”钱刚愤懑地问。

“目前还不清楚,等胡艳丽落网就明白了。”肖剑将手中的烟掐灭说。

“这么大个案子,而且是冯皓的老婆干的,本身就是新闻点,老百姓议论得满城风雨,东州的大小报纸却一点消息都不报,不免让人觉得蹊跷。”我抱不平地说。

“这有什么蹊跷的,胡艳丽的身份特殊,谁愿意捅薛元清的马蜂窝呀!”林大勇呷了一口啤酒说。

“胡艳丽的案子背后看来很复杂呀!”丁剑英感慨地说。

“办这个案子,我的压力很大。市局的班子要求我们保守秘密,不许对新闻媒体透露一个字。”肖剑无奈地说。

“自从发生‘李张大案’后,多亏有市委书记魏正隆掌舵,不然,东州的老百姓非闹起来不可。这次银街工程魏正隆和薛元清的分歧很大。薛元清为了出政绩、上形象,一意孤行,致使群众对政府的意见越来越大。”林大勇情绪激动地说。

“我看这届政府还不如上届,老百姓对上届政府还是念念不忘。”钱刚感慨地说。

“钱哥,话不能这么说,上届政府毕竟是腐败了。”我叹息道。

“凡事都有主观原因和客观原因,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腐败本身是可恶,但腐败的责任不能全部由腐败分子承担。”丁剑英旗帜鲜明地说。

“剑英,你的意思是腐败问题应该标本兼治,更重要的是从根儿上解决。”林大勇插嘴说。“本来嘛,没有监督的权力,或者说形同虚设的监督,必然产生腐败,人不是神,任何人在条件绝对允许的情况下,都可能犯罪。你说是不是剑英?”钱刚附和道。

丁剑英笑了笑未置可否。

一箱啤酒很快就喝光了,林大勇又要了十瓶。大家很谈得来,难免多喝几杯。

“大勇,听说市政府把幼儿园拆了盖澡堂子了?”唐宋饶有兴趣地问。

“市政府幼儿园可是东州市著名的幼儿园,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我插嘴说。

“可不是嘛,我孩子就在这所幼儿园学习了三年。”林大勇无可奈何地说。

“听说是薛市长的意思?大勇,你给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宋不依不饶地问。

“市政府原来的浴池临街,办公厅为了搞福利租出去搞成超市了。机关干部对洗不上澡意见很大,嚷嚷着让市政府重修澡堂子。意见反馈到薛市长那儿,薛市长说,反正市政府早晚要搬迁,先把幼儿园停了,改成浴池,等市政府搬迁后,再修个更好的幼儿园。这事就这么定了。结果机关干部的意见更大了,很多人都不知道把孩子送到哪儿好,为了找幼儿园直发愁。意见又反馈到薛元清那儿,他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孩子在幼儿园的机关干部毕竟是少数,少数人服从多数人的利益,还是先修澡堂子吧。”林大勇说起来像讲评书一样。

“这薛元清简直是农民。”肖剑听后气愤地骂道。

离开东州渔港二部,肖剑开车送我回家。在车上,肖剑郑重地对我说:“雷默,我知道你和小牧好,小牧的死你很难过,小牧也是我多年的朋友,我向你保证,无论这个案子有多大压力,我都会尽全力去破这个案子,为小牧和他女儿报仇。”

我听了肖剑的话,心里热乎乎的,我提醒说:“肖剑,小牧这个案子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刑事案,这个案件的背景一定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