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生命底色 72、臭味相投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末,丁剑英开了一辆白色顶级沙漠风暴越野车,我和林大勇、唐宋坐在车上,越野车疾驶在盘山公路上。

“剑英,你领我们去的这个地方,怎么个好法?”林大勇逗趣地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丁剑英诡谲地说。

“剑英,总得让我们知道地名吧。”唐宋酸溜溜地说。

“地名就叫‘出不了沟’。”丁剑英狡黠地说。

“这个地名有点意思。丁哥,为什么叫‘出不了沟’呢?”我颇感兴趣地问。

“意思是进去了就不想出来了。”

丁剑英的解释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所谓“出不了沟”不过是一条温泉沟,沟体陡峻,山中有许多花岗岩怪石,其形状各异,有的酷似动物及人物造型,生动逼真,惟妙惟肖。

车行沟内。一条小柏油马路两侧的山坡上,酒店宾馆林立,歌舞厅、桑拿浴比比皆是,仿佛大城市一般。丁剑英把车停在一家叫奶泉山庄的门前,大家下了车。

“丁总,好长时间没过来了,怕是把奶泉山庄忘了吧?”热情的老板娘咯咯笑着迎了出来。

老板娘三十多岁,长得有几分姿色,只是学城里人穿衣服学得不伦不类,反增加了几分土气。

“剑英,这里为什么叫奶泉山庄?”唐宋下车后一边伸懒腰一边问。

“‘出不了沟’共有二十四个泉眼,其中多为温泉,水温在三十摄氏度左右,比较有名的泉眼有奶泉、心泉、冷泉等。奶泉是因水色如奶汁而得名,泉眼直径为四十厘米,每隔三秒朝北方喷发一次,水柱高达八十厘米。这里的酒店山庄都因泉眼而取名,如奶泉山庄、胃泉山庄、血泉山庄等。”丁剑英饶有兴趣地介绍说。

“有意思,丁哥,这胃泉、血泉是什么意思?”我好奇地问。

“如果你有胃病,喝一口胃泉泉水就好了。血泉因处在红色岩脉中,泉水带红色而得名。心泉则是因泉水像心脏一样跳动、间歇性流出而得名。至于冷泉,顾名思义,温度比较低,泉眼上部裂隙中竟生长着四十厘米胸径的云杉。你们大家也不用问了,酒足饭饱之后一洗便知。”

“剑英,你小子不够意思,这么好的地方怎么才领我们来。”林大勇半开玩笑半挑理地说。

“大勇,这地方你可不能多来。”丁剑英卖关子地说。

“为什么?”林大勇不解地问。

“这地方美女如云,是个黄窝,不适合政府官员享受。”丁剑英开玩笑地说。

“行了,行了,你俩别斗嘴了,我都饿坏了,赶紧吃饭吧。”唐宋说完先走进餐厅。

“老板娘,上鱼宴。”丁剑英一进餐厅便喊道。

这温泉沟的冷水里盛产虹鳟鱼,热腾腾的鱼汤澄清诱人,餐桌上飘荡着缕缕鲜甜的鱼味和馥郁的酒香,喝一口小烧,酒味醇和甘绵,回味无穷;吮一口鲜鱼香汤,惬意无比。

“都说仁者爱山,智者好水,我林大勇就喜欢喝汤啊。”林大勇一边喝着鱼汤一边说。

“喝了汤,再泡泡汤,什么烦恼都没了。”丁剑英潇洒地说。

“剑英,你和雷默都是官场上走过来的人,苹果葡萄死于果子而活于酒,将来你们的路会越走越宽,而我和大勇不仅要囚禁在果子里,有一天可能还会烂在泥土中。”唐宋烧酒下肚颇有感慨地说。

“把自己当成泥土有什么不好?要么成就一片田野,要么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路,关键看你追求什么?”丁剑英的话很有思想。

“剑英说得对,生活或许欺骗了你,但你绝不能欺骗生活。”我卖弄地说。

“这话很有哲理,不过,哲理解决不了现实问题,比如咱们东州的银街工程,明明是弊大于利,却有那么多所谓的专家为薛元清捧场。”林大勇三句话离不开本行。

“这很正常,美国专门有个说谎的‘鲍灵顿俱乐部’,每年要从九万多会员提供的谎言中,挑选出一个世界冠军。最佳谎言越夸张越好,因为夸张是幽默的一个重要内容,会员不受国籍、性别、年龄限制,唯独一种人被拒之门外,就是政客。”丁剑英也开始发挥曾经是记者的长处。

“为什么?”我似懂非懂地问。

“因为人家认为政客是职业撒谎者。”丁剑英说出结论很得意。

“这一点成功的政治家也承认,尼克松就说,政界领导人的部分工作就是编造神话。戴高乐也说过,每个实干家都是具有强烈的私心、自尊心、冷酷天性和狡诈的本领。如果他们能以此作为达到伟大目的手段的话,所有这些都可以得到谅解。”林大勇引经据典为政客辩解。

“伟大的人也要分三六九等,有的人生下来就是伟大的,有的人是经过奋斗达到伟大的,有的人的伟大是硬捧出来的。我对硬捧出来的伟大深恶痛绝。现在官场上流行的作秀风就让老百姓不舒服。”我觉得现在自己说话越来越贴近百姓。

哥儿几个一边说一边喝,一晃,两个小时过去了,大家都有了七分醉意。

“老板娘,找几个小妹妹陪我们去洗温泉。”丁剑英喊道。

“好嘞!”老板娘脆声脆气地答道。

“剑英,这地方的小姐还可以陪泡?”林大勇惊讶地问。

“所以叫‘出不了沟’。你想想,吃着山珍海味,搂着如花似玉的小妹妹在山坡上泡温泉,而且泡的是奶泉,你还能出得了沟吗?”

丁剑英话一出口,众人哈哈大笑。

这时,老板娘领过来四位小姐,个个艳若桃花,我看了看她们的年纪,不过十八九岁。

“哥儿几个看看中意不?”丁剑英摆出鸡头的架势问。

众人都没说话。

“不说话就是中意,走,咱们泡温泉。”

丁剑英说完,领着一位小姐就往外走。丁剑英今天的表现让我有点刮目相看,以前的丁剑英沉稳老到,今天有点原形毕露的味道。不过他这一张罗,让我想起了迟小牧,难怪迟小牧和丁剑英是好朋友,还真有点臭味相投的意思。

奶泉在奶泉山庄后面的山坡上。这里森林茂密,有红松、云杉、白桦、青杨等树木,奶泉周围漫山野花,姹紫嫣红,简直就是一个天然植物园。四位女孩宛如天使,再配上潺潺溪流和几缕袅袅云烟,可谓人间仙境。远处陡峭怪石穿插直立在林木之间,恰似一幅天然彩色壁画。我们都陶醉了,温泉附近建有几间可供十几位游客换衣沐浴的木屋。大家脱了衣服,四位小姐穿着三点式,大家纷纷入水,一股柔柔的滑滑的热侵入肌肤。舒服极了。一位小姐介绍说,这温泉里有多种矿物元素,对关节炎、风湿症、皮肤病都有疗效。

我喜欢青山绿水间这种荡气回肠的圣洁,眼前的群山就是迷人的梦乡。在这里,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得是个自由的人。生活在跌宕之后趋于平静,在经历了许多冲撞和曲折之后,我的生命才具有了山风一样的豁达和坚强,青山、白云、森林、绿水,任我在其中游历,我的思想汇蓄成一片浩淼的湖泊,深邃而寂静。我喜欢在青山绿水间陶醉,山风轻轻掠过我的额头,我有一种半梦半醒的感觉。

“雷默,小说什么时候出版?”林大勇惬意地问。

“稿子投了好几家出版社,杳无音信。”我苦笑着说。

“别着急,万事开头难,回头我再找找白鸿儒,他欠咱一份人情呢,我最恨男人说话不算数。”林大勇安慰我说。

“上次我不辞而别,伤了他的自尊心,他不可能帮忙了。”我不抱希望地说。

“老白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再者说,出版社都已经走向市场了,我就不信有好书他不出版。你现在出版难是因为还没有名气,天道酬勤,你只要持之以恒地写下去,总有一天会成功的。”我听了林大勇的话很受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