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梦醒天堂 78、世外桃源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世外桃源位于东州郊外,无看就像依山傍水的一处农庄,走进去才知道是一处由几十座乡村平房组成的大酒店。客人刚进大门,就会燃放一挂鞭炮,

一来表示欢迎,二来是通知里面来客人了。每座平房都挂了一圈红灯笼,平房内虽然装修得很现代,但都少不了热乎乎的清江土炕。朋友相聚坐在热乎乎的炕头上,有一种远离尘嚣的享受。

傍晚,我和丑儿先来到世外桃源,我俩跑了一天,又累又饿,但丑儿玩得很高兴。

雷默,这么有气质的妹妹,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丁剑英一进门就看出我和丑儿的端倪,他开玩笑地问。

剑英,别开玩笑了,这可是北京来的影视公司制作部经理,叫苏丑儿。我一本正经地介绍。

苏丑儿,好,这名字不错,丑到极点就美到了极点。丁剑英说完哈哈大笑,笑得丑儿有些不好意思。

久仰丁大哥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常听雷默说起你。丑儿伸出手一边与丁剑英握手一边客气地说。

丑儿这么一说,丁剑英更是诡谲地笑了笑。这时,林大勇,肖剑,唐宋,钱刚也陆续走进来。大家寒暄后,有的上了炕,有的坐在了炕头上。我问大家吃点什么。

秋天我最爱吃的是螃蟹。所谓九月圆脐十月尖,九月的雌蟹卵满丰腴,十月的雄蟹性腺发育正是最佳季节。我看每人来一只清蒸大闸蟹吧。丁剑英率先开口。

世外桃源是民族传统菜很有特色,不如挑几样有特色的点点。钱刚像是常来这里吃饭。

还是我来点吧。除了大闸蟹以外,再上几样传统菜,安徽李鸿章杂烩,京津将军探海,满族八鲩皖鱼,四川川椒排骨,布依族腌浸肝,宫廷玉米面菜包,宁夏羊杂汤,另外给我们每个人烫一壶小烧。唐宋大包大揽地说。

点完菜后,众人都称赞唐宋点菜有水平。

肖剑,胡艳丽是怎么抓到的?我迫不及待地问。

案发后,我们一直盯着冯皓,我判断胡艳丽一定会与冯皓联系。起初我们什么收获也没有,冯皓也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后来他出车祸,住了一个半月院。出院后,这小子添了一个爱好,经常泡吧。一开始我们也没太在意,后来卢志化装成泡吧的人盯着他,发现他上网聊天,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采取技术手段,监控他聊的内容,发现他上网是与胡艳丽联系。我们顺藤摸瓜,发现胡艳丽躲在海拉尔,在一个网吧里抓住了这个歹毒的女人。肖剑一口气说完。

这女人挺硬,还未开口。不过,也挺不了多久。肖剑信息十足地说。

薛市长听说胡艳丽被抓的消息,当场脸就白了。林大勇插嘴说。

这背后肯定有惊天大案!钱刚若有所思地说。

肖剑,那冯皓怎么办?我打破沙锅问到底。

冯皓已被监视居住了。肖剑目光犀利地说。

这下可好了,迟小牧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了。我解气地说。

我这么一说,大家很伤感,都沉默起来,还是丁剑英打破了僵局。

来,咱们大家先敬雷默的红颜知已一杯。丁剑英举起杯说。

大家一听敬丑儿,都来了情绪。丑儿沉着应对,落落大方。

丑儿,我猜你还没结婚呢吧?林大勇开玩笑地说。

我心想,我帮兔崽子开始动粗了。

我没有结婚,林大哥,没有结婚经验并不代表我没有情感经验,就算我的情感经验不是很丰富,并不代表我对爱情没有思考,我正准备在网上开个有情私塾,不如林大哥第一个报名吧?丑儿大方而风趣地说。

林大勇一时对不上茬,倒把众人逗得哈哈大笑。

肖剑,胡艳丽的案子什么时候能结案?我最关心的还是迟小牧的案子,便继续问道。

不好说,案子背后的东西挺复杂,弄不好要节外生枝。肖剑心情沉重地说。

节外生枝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

胡艳丽仅仅是为钱而杀了迟小牧吗?肖剑反问道。

问题不会这么简单。唐宋判断道。

莫非这背后又与腐败有关?东州经不起再折腾了。林大勇担心地说。

你们操的心太多了,还是喝酒吧。肖剑故意转移话题。

大家分手的时候,已经夜深人静,只有世外桃源的洒笼与圆圆的月亮交相辉映,郊外的空气太清新了,没有一点灯红酒绿的感觉。

我静静地开着车。

哥,你在人生低谷时,还能有这么多好朋友,我真羡慕你!丑儿真诚地说。

以前我信奉一句话,我深沉地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现在看来,只要你忘掉利益,就会赢得友谊。

我经过这么多磨难,唯一的收获就是人要懂得知足。有人说人生有三大乐趣,住美国房子,娶日本太太,吃中国饭菜。我觉得有些贪心。其实能吃上中国饭菜已经是人生一大乐趣了。

丑儿默默地听我絮叨,温柔若天使。在官司上久了的人,会忘记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做戏做久了,也就把戏当成了人生,真实的人生反而成了舞台的布景。

这世界上本没有什么陌生人,所谓陌生人也不过是朋友的朋友罢了。每个灯红酒绿的夜晚都会有许多人刚刚认识,凡是出来的不过是一个目的:不是取悦别人,就是让别人取悦。特别是单身女人的夜晚,你能有多少想象,她们就给你多少种可能。男人嘛,总是喜欢自已的女人呆在家里,别人的女人在外面鬼混。人们喜欢在夜晚偷窥灵魂,其实,夜晚并不嗳昧,甚至比白天更透彻。只是人们愿意借助黑暗来隐藏自已,男人忙着猎艳,女人尽展媚惑。谁会像我带着一个丑女在夜晚跑出来吓人呢?恐怖有N种选择,但真正的恐怖来源于我们的内心。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现在拥有的就是这份坦然,这份自由。

第二天我和丑儿研究了一天剧本。次日下午,我恋恋不舍地送走了丑儿,内心空落落的,但是也充满着希望。我心想,换个新的领域,也许胜利可以来得快一点。我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电视剧本的创作中。

丑儿回去北京后不久,给我发了一个邮件,那是一首小诗:

谁不信秋天死了,来的不是冬天

谁不信情感死了,来的不是爱情

假期没有你的允许,我不能说爱

但是,至少我可以说喜欢

谁不信喜欢死了,来的不是爱

你快要忘记我。而我就来了

我看后很感动,便也用电子邮件表达了我的心情:

在红叶季节里,我成熟的目光中是你美丽的容颜,在这个秋天我收获的是无尽的爱意。我知道你已把柔情的种子,种到了我的心房。我咚咚的心跳就是种子发芽的声音,是你用滋润了它的成长。整个秋天都在寻找着停靠的港湾。我看你的眼睛,你眼中的炽烈告诉我,即使是在深秋,你也是一团跳动的火焰,犹如红叶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