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志存高远 1.蝙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从大学时代起,从政就一直是我的理想之光,欲望之火,它像宗教一样,在我研究生毕业时,鼓舞着我以优异的成绩闯进了市政府那扇神圣而又神秘的大门。

  我从小就有拿破仑式的野心,但是我不知道这是理想还是欲望。穿过岁月的迷雾,抚摸那些从指间滑过的青春,我发现理想和欲望是很难区别的。有太多的理由证明,理想就是欲望,欲望就是理想。

  当年,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东州市市政府办公厅时,是有着远大理想的,然而这理想经过岁月的磨砺却越来越现实。这种现实让我不敢放纵自己的感性,否则我不仅生存不下去,还会死于内心。我之所以能坚持住,是因为我有理想,尽管此时我还不知道,这理想是少数人的游戏,我只懂得即使我的理想是少数人的游戏,那也是生活。关于这一点,我与张副市长结缘以后,认识得越来越深刻。

  张副市长叫张国昌,是东州市最年轻但资历最老的副市级领导,戴着一副金丝边的近视眼镜,中等身材,俨然一位学者。张国昌天生一副领导派头,由于他深谙权谋,所以在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既威严又和蔼的魅力。威严时,只要张副市长一出现在会场,会场立即鸦雀无声,拍板定事,无论是主任、局长,还是区长、县长,没有人敢说个“不”字。和蔼时,他谈笑风生,平易近人。每到中午休息时,张副市长都会到办公厅各处室去打打扑克,时间久了,大伙都知道这个时候张副市长随和可亲,不用太拘束。

  当年,时任市长助理的张国昌当选东州市副市长争议很大,与之相当的是曾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李绍光。李绍光已经在东州市副市长的位置上挂职锻炼了近一年。正好赶上换届选举,张国昌与李绍光好有一搏。十位市长、副市长候选人应当差下去一位的,按照上级领导的意思差下去的当然是张国昌,但是对于张国昌来说,这是他人生的一次重要机遇,他哪肯放过。一个人在政治斗争中的坚强与软弱、诚实、虚伪、果断或犹豫不定都可能成为他在权力阶梯上晋升的机会与反机会。张国昌抓住了机会,他利用在东州市根深蒂固的影响,获得了与李绍光相同的票数,而且两个人的票数虽然过半但都最少。这个结果是组织上所没想到的。为了平衡起见,张国昌当选了东州市副市长,而李绍光因祸得福,升任东州市市委副书记主管全市组织工作。另外,两个人都负责东州市的城市建设工作。

  据说在省里,李副书记的官声不错,他除了在机关工作之外,大部分时间都用于深入调研,手里掌握着基层的第一手材料。在东州市工作不到一年,也是经常下基层办公,还多次上交自己退不掉的红包、礼金。但是多年来东州市的副市长都是上边下派的,土生土长的干部上不去,人大代表也有一种逆反心理,这也是张国昌当选副市长的重要原因。

  说来惭愧,我一直住在民航宿舍大院,这是妻子杨娜向单位借的住房,妻子在东州航空公司工作,航空公司的待遇虽然较高,但毕竟是女职工,很难分到房子,便通融了主管房子的领导,借了一套五十平方米住房,其实我为房子的事一直对厅里的领导耿耿于怀,但是没办法,谁让咱是最年轻的副处长呢。在中国年轻就得等,等待有时是唯一的选择。实际上,我们的悲哀就在于倚老卖老,而不是倚智慧卖智慧。年龄的悲哀在于年长者以经验自居,其实经验与年龄并不成正比,否则年少有为者无法解释。那么经验与什么成正比呢?经验与对生活思考与内省的程度成正比。人们对生活思考与内省得越深,生活给予他的就会越多。一个一生都不会思考与内省生活的人,只能空活百岁,有什么经验可言?如果说有也只能是自以为是的行尸经验。我们都在风雨中追逐,寻找自己的路,征服黑暗的责任要求那些善于思考与内省的人将经验释放出来,尽管这种释放曾被设置了无数年龄的障碍。年龄的代名词是资历,然而,资历扼杀了多少思考与内省后的思想呢?

  杨娜实在不愿意住这套借的住房。因为今年夏天的晚上,这房子闹了两次“鬼”,都快把杨娜吓出精神病来了。女儿蕾蕾刚上小学四年级,在寄宿学校上学。我经常忙得半夜回家,因此,杨娜经常晚上一个人在家。

  夏夜的民航大院,非常幽静,圆月的清辉洒满小路,我在单位加班到很晚才回家。一进屋,刚打着灯,杨娜就从卧室慌慌张张地走出来,像是受了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