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志存高远 8.入围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考试分笔试、面试两关,笔试又分公共卷和专业卷两关。考场设在市行政干部管理学院。

  星期五早晨,副局级年轻干部招聘笔试马上进行,市行政学院教学楼前人山人海,年轻干部们三五成群都很兴奋,我看见许多熟面孔,令我难解的是平时没读过书的人一夜之间都有了本科学历,有的人连英文字母都不认识,居然已经是硕士,想起自己寒窗苦读那么多年,不禁有一种被骗的心酸。卡夫卡借K之口说:“我被骗到了这里,然后又受到让人撵走的威胁。”我其实一直被这种感觉煎熬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些人非爬行动物,却非常善于攀爬,很多人都有恐高症,但这些人没有,他们的勇敢令西西弗斯都相形见绌,我就更自愧不如了。正因为如此,我还没有走进考场,心中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我捧着一本书独自看着,越看越觉得自己既是一堆有用的欲望,又是一堆无用的热情。铃声响了,年轻干部们纷纷进入考场。

  考场上鸦雀无声,考生们都在奋笔疾书。市委副书记李绍光率领市委组织部的几个部长巡视考场。胡进部长紧随李副书记身后,他个头不高,腰板却挺得有些后仰。李副书记挨桌走着,当他走到我的桌前时,站住了,他注视着我的答卷足足有几分钟,然后满意地点点头,又缓缓挨桌走了起来。我发现李书记的脸色有些苍白,好像大病初愈一样。但是李书记在我跟前的驻足,像和煦的阳光一样,让我有一种见到上帝使者的兴奋,我心中默念着帕斯卡尔的遗言:“上帝,请不要抛弃我!”

  五月正是东州市最美的季节,到处是绿荫如盖,芳花吐蕊,姹紫嫣红,蜂飞蝶舞。市行政学院校园内空无一人。这时,铃响了,笔试结束了,考生们纷纷走出考场,表情都很沉重。

  我挤在人群中,媒体记者们来了一大群,他们追逐着这些政坛新星们,急着采访,这时,东州电视台的女主播汤彤彤拦住了我。

  “雷处长,考得怎么样?”汤彤彤热情地问。

  “马马虎虎。”我腼腆地笑着说。

  “请你谈一谈对这次公开招聘选拔副局级年轻干部的看法吧。”

  “好吧,”我想了想,侃侃而谈道,“感谢市委给我们年轻干部一次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建设高素质的领导干部队伍,形成朝气蓬勃、奋发有为的领导层是党和国家的根本大计。作为一名年轻干部,我一定会珍惜这次学习和锻炼的机会,不辜负党的培养和教育。”

  采访后,朱达仁和陈东海从人群中挤过来和我打招呼。

  “雷默,考得怎么样?”陈东海兴奋地问。

  “你们考得怎么样?”我反问道。

  “糊了,全考糊了。”朱达仁满脸惆怅地说。

  “雷默,你一定考得不错吧?”陈东海在我胸前捶了一拳说。

  “还行吧。”我心情复杂地说。

  “敢说还行,就是不错。不过,我心里有一种隐忧,雷默、达仁,我在答卷时一直劝自己,重过程,别重结果,我希望你们俩也要抱这种心态。”陈东海善意地提醒道。

  “东海,”朱达仁狐疑地问,“听你的口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凭人民警察的直觉,”陈东海含蓄地说,“走,咱先找个地方吃饭。”

  “好,我还真饿了,紧张,早晨我都没吃饭。”朱达仁捂了捂肚子说。

  “好吧,我请客。”我说完,和朱达仁一起上了陈东海的桑塔纳警车。

  星期一上午,我手拿文件刚从朱玉林的办公室出来,迎面碰上了张副市长。自从参加招聘考试后,我一直害怕见到张副市长。

  “张市长,您好。”我惴惴地打着招呼。

  “雷默啊,听寿生说,这次市委组织部招聘副局级干部你报名了?考得怎么样?”张国昌冷漠地笑着问。

  “张市长,不过是想见见场面。”我有些难为情地回答。

  “好,见见场面也好。”张国昌说完,瞥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呆呆地站在那儿,从张副市长的语气中感到,张国昌对我这次副局级干部应聘,是不满意的,流露出对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的不屑神情。张副市长的轻蔑让我的内心深处有一种隐忧。我想起张副市长说起“天道酬忠”的话,心想,张副市长会不会认为我参加考试是官迷心窍、不安分、不忠诚了呢?转念一想,管他呢,木已成舟,与其隔岸观火,不如乘风破浪。我的内心世界矛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