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命态度 16.惊涛骇浪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已经深夜了,市委书记魏正隆紧锁着眉头还在办公室里圈阅市防洪抗旱总指挥部的汛情简报,外面下着暴雨,电闪雷鸣,他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了李绍光急促的声音。

  此时的李绍光正在市防汛指挥部,这里的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忙碌着,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电脑控制的黑水河水系图灯光闪烁,李副书记在电话里火急火燎地说:“魏书记,我是绍光啊,我一猜你就在办公室,我刚从黑水河大堤上回来,正在市防汛指挥部,据气象台报告,这几天东州地区还会有特大暴雨,我看这雨不是个好来头,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建议市委立即召开常委紧急扩大会议,准备抗洪抢险。”

  “绍光啊,我正要找你,”魏正隆也一脸肃穆,果断地说,“暴雨已经下了三天了,事不宜迟,就按你的意见办,立即让市委办公厅值班室通知常委们及相关部门领导,来常委会议室开紧急会议。”

  “好,魏书记,我马上办。”李绍光语气坚定地说。

  魏正隆放下电话,疲乏让他深深地陷在黑色高背软皮靠椅里。在魏正隆脑海里,黑水河在历史上只在清朝末年如此肆虐过,当时南岸十二个乡镇被淹没,一片汪洋,死了很多人,北岸也有六处决堤,七八个乡镇被淹没,老百姓流离失所。此后近百年时间里,东州虽然常有小涝,却从未发生过大洪水。魏正隆经常说,东州是一块风水宝地。然而下午他冒雨亲自上堤查看水情,一上大堤魏正隆就有了不祥之感。

  在常委会议室,常委们及相关部门的领导都到齐了,外面下着大暴雨。

  “同志们,”魏正隆严肃地说,“最近几天全市连降大暴雨,境内主要河流上游地区的降雨量更大,黑水河洪峰即将考验我们。我建议,市委、市政府最近一段时间要把抗洪抢险作为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来抓。”

  荣立功对魏正隆的观点表示赞同后,建议道:“为防止东州地区大洪大涝,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的领导应当组成黑水河保堤、群众躲险、防汛抗涝和后勤保障四个指挥中心,深入抗洪第一线,分兵把口。”

  荣立功是搞科研的出身,办事一丝不苟,与魏正隆搭班子以来,一土一洋配合得还算默契。最令荣立功信服的就是魏正隆的胸怀,魏正隆是个虚怀若谷的人,与这样的人搭班子,只要不是工于心计之徒,基本不会有大矛盾。

  “魏书记、荣市长,”李绍光掷地有声地说,“国昌不在家,我也是抗洪指挥部的副总指挥,我愿意向市委、市政府立下军令状,申请黑水河保堤总指挥。”

  魏正隆知道李绍光的身体不好,关切地问:“绍光,你的身体吃得消吗?”

  常务副市长何进川自告奋勇地说:“魏书记、荣市长,绍光早就应该住院检查,他现在还发着烧呢,这个保堤总指挥我是当仁不让。”

  何进川已经当了五年常务副市长了,明年换届荣立功就要去人大了,谁能接替荣立功还是未知数,不过,省委有两位常委向他透露过,他在省委书记陆清考虑的人选之中,让他抓紧活动。何进川盼着能接上荣立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段时间他没少跑北京,但是身为二把手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表现自己,他觉得大洪水有可能是大机遇,所以想利用这次抗洪抢险弄出点动静。然而,李绍光根本不给他机会。

  “老何,你的心意我领了,我刚从大堤上回来,大堤的情况我比你熟悉,魏书记、荣市长,就这么定了吧!”李绍光斩钉截铁地说。

  何进川还想力争,被魏正隆制止了,魏正隆一拍桌子说:“好,绍光同志带个好头。”

  何进川心里像堵了一团烂棉花一样不自在。

  “玉林,”荣立功回头对坐在自己后面的朱玉林说,“给马来西亚打电话,让国昌同志火速赶回东州。”

  朱玉林应了一声“是”,便起身出去了。

  为了招商引资,修银环路,张国昌带队去了马来西亚。东州市城市道路结构,是同心圆结构,就像一架大车轮子,由市中心朝东南西北辐射出去的条条大道,就像是大车轮子的条条轮辐。这样的交通结构,最适合于环形公路建设,以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功能。东州市的祖先也正是按照“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理论营建这座古城。东州市已经有了铜环路、金环路,但铜环路、金环路之间的交通仍不尽如人意。是否可以开辟银环路,使市内铜环路与银环路相通,让市中心的人流、物流快进快出,利用金环路五条呈放射状的高速公路,让全市的交通都畅通起来,形成一个快捷的交通运输网。为此,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时常夜不能寐。张国昌主抓这项工作,更是东奔西走焉,接触了许多国际跨国大公司,马来西亚之行就是为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