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命运拐点 21.上任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最近,我与韩寿生之间的关系弄得比较紧张。关于谁来接替他的问题,韩寿生做了许多小动作。而且据我所知,市政府办公厅有二十几个人都争着抢着要做张副市长的秘书。这些人背后都有一定的关系。韩寿生对我接替他,非常抵触,他心中另有其人。然而,我心里也有一份清醒,张副市长要想在政治上上新台阶,身边的人必须上一个层次,伺候人的人好选,但选个能做《隆中对》的人就太难了。最好是能选一个上能做《隆中对》,下能打洗脚水的。张副市长观察我有三四年了,我自信在他视野内,只有我最合适。

  杨娜今天从香港回来,昨晚我兴奋得几乎没睡,一晃分别半年了,我心里想得很。朱达仁、陈东海和张怀亮得知我老婆要回来,都要陪我去接机,我心里很感动。

  傍晚,杨娜拉着滑轮箱从接机口走出东州机场时,我和陈东海、张怀亮、朱达仁正在接机口等候,我特意准备了一束鲜花,见杨娜走过来了,我不停地向她挥着手,杨娜一走出接机口,扔下行李,一头就扎进了我的怀里。

  张怀亮在兰京大酒店为杨娜接风洗尘,闹到很晚。我和杨娜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杨娜洗完澡,迫不及待地上了床。正所谓小别胜新婚,我们折腾了许久都累了,就躺在床上说悄悄话儿。

  杨娜最关心的还是我能否给张副市长当秘书的事,她关切地问:“默,张市长让你给他当秘书的事怎么还没有动静啊?”

  “不知道,着什么急?等着呗,该你的就是你的,不该你的想也没有用。”我无所谓地说。

  “市政府办公厅七百多人,就你这么一个科班硕士,还不好好用。”杨娜搂着我的脖子抱怨地说。

  “你知道现在这些市长的秘书都是什么出身吗?”我凝视着杨娜的眼睛问。

  “什么出身啊?”杨娜忽闪着水灵灵的眼睛反问道。

  “有打字员出身的,有食堂卖饭票出身的,有司机出身的,有政府澡堂子卖票出身的,有公务班出身的,这些人通过关系在各自的部门做过一段时间以后,便都调到了秘书一处值班室,又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便都有了函大的、夜大的大专文凭,机会一来便成了领导的秘书。干几年以后,随着领导的升迁,就都走上了领导岗位。”

  “这些人的素质也能做领导?让我看做市长秘书都不够格!”杨娜愤愤地说。

  “这些人,有的连市长都不敢轻易得罪。”我唏嘘着说。

  “是吗?”杨娜惊讶地说。

  “我听说办公厅里背后活动接替韩寿生的不下二十人,我出身寒门,除了多读了几本书,凭什么跟人家争啊。”我无奈地说。

  “默,李书记的秘书孟元松是什么出身?”杨娜好奇地问。

  “他是市委办公厅唯一的科班硕士,学西方经济学专业的。”我用嫉妒的口吻说。

  “我看李书记就识才,是个想干事的人,要不老百姓称他是‘平民书记’。”杨娜敬佩地说。

  “娜,我发现李书记和张市长身上的气不一样,很有意思,”我故弄玄虚地说,“李绍光浑身充满煞气,八面威风,让人不敢造次;张国昌浑身充满冷气,寒气逼人,让人不敢放肆。”

  “让你说的这俩人都成神仙了。来,让我闻闻你身上是什么气味,还是我老公的气味吸引人。老公,人家在香港都快想死你了。”

  “我呀,想你想得都死了,又活了,好几回了。”

  “讨厌!”

  我和杨娜又温存在一起。

  太阳昨天晚上好像睡得不错,一大早就跳出黑水河,腆着大红脸向高空升腾,一副任何力量都不可阻挡的气派。

  我夹着公文包刚要走进办公室,小唐推门出来,险些和我撞了个满怀,她脸色绯红地说:“雷处长,刚才玉林秘书长来电话,让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说什么事了吗?”我赶紧问。

  “他没说。”小唐笑嘻嘻地说。

  “我知道了。”朱玉林找我,我心里不停地寻思,因为我知道究竟是谁给张副市长做秘书,就这几天定,朱玉林这个时候找我会不会是……?我不敢深想,只是惴惴不安地去了朱玉林的办公室。

  我一进门,朱玉林便一反常态地起身相迎,“来来来,雷默,”他和蔼地拉着我的手坐在双人沙发上,“雷默啊,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秘书长,我能有什么好消息?”我谦逊地笑了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