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堆积情感 56.仙家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八月初,“三四三”工程的重点工程——市政府广场改造工程终于竣工。六万平方米的广场宏大庄严美丽,广场左侧一座巨大的金色雕塑巍峨矗立。雕塑的主体是三只交错拥立的似鸟非鸟、似翼非翼的图腾权杖,由花岗岩石镶成的一轮金黄色的太阳将之缓缓托起。权杖的头部有三只眼睛炯炯发光,大有俯视东州之意。权杖上下披金,金光灿烂,尤其是长羽拖曳、昂首向天、势欲冲天的神姿更令人叹为观止。这座鎏金不锈钢雕塑就是东州市的象征——凤凰翼。离凤凰翼三十米远处二十一米高的国旗杆直矗云霄。

  张国昌与李国藩暗自较劲的市政府原正门由于被保留了下来,在竣工典礼上终于派上了用场,成为武警国旗班从市政府正步走出升国旗的通道。

  竣工典礼场面宏大,市政府广场上空彩球飘浮,广场四周彩旗飞场。主席台就设在凤凰翼的前面,李国藩背靠金光闪闪的凤凰翼,仿佛背负着一根巨大的权杖,威风八面,慷慨激昂。

  国旗班的战士们踏着庄严的步伐,从市政府正门走出,然后正步走到国旗杆前,在庄严的国歌声中缓缓升起了五星红旗。

  李国藩望着自己亲手缔造的凤凰翼心中兴奋不已,仿佛凤凰翼在升腾,东州市在升腾,自己的事业也在升腾。只是后来我听何进川的秘书说,当时何进川私下里说了几句颇为耐人寻味的话:“善使刀者死于刀下,善使剑者必死于剑下。”

  一个星期后的上午,张国昌在办公室批阅文件,朱玉林闲庭信步地走了进来。

  “张市长,”朱玉林笑呵呵地汇报说,“市政府办公楼接了两层正式完工了,明天起可以正式启用了,下午往楼上搬,所有市长、秘书长、厅主任和办公厅各处室都升了两层,这回,办公条件上了一个台阶,张市长,你中午休息再也不用睡沙发了,每位市长的办公室里都有一个休息间,专门配了床。”

  “玉林,”张国昌不动声色地问,“我的办公室在哪边呀?”

  我一听张副市长的问话就知道他考虑的是风水。

  “张市长,”朱玉林一脸谄笑地说,“你的办公室还在现在的位置,只是高升了两层,步步高嘛。”

  张国昌听罢哈哈大笑,起身拍了拍朱玉林的肩膀和蔼地说:“玉林,你忙了两三个月了,辛苦了!”

  公务班的小伙子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将我和张副市长的办公室升了两层,我和张副市长的办公室都比以前大了,档次也高了,特别是大红地毯,鲜红鲜红的,踩上去非常有弹性。

  我先收拾了张国昌的办公桌,接着收拾我自己的办公桌,收拾完后,又打了一盆水,当我回到办公室门前时,门被锁上了,我记着自己没关门,即使门被风带上了,也不可能锁上,我心里纳闷,随手掏出钥匙开门。

  一进屋我吃了一惊,只见张国昌在自己的办公室正舞着中央党校颁发的短剑,像跳大神的神汉一样手舞足蹈,嘴里还振振有词,好像念的是什么经文,我只听清了“天灵灵,地灵灵”什么的,我连忙把门反锁上,心中无比震撼!

  “雷默,”张国昌见我进来停住舞蹈说,“新房间,我驱驱邪,这把短剑我已经找雍和宫的活佛开过光了。有这柄剑在办公室镇着,什么邪魔鬼怪也别想害咱们。”

  我哭笑不得地听着,脸上却未动任何声色,这时有人敲门,张国昌连忙短剑归鞘,放进了保险柜里。我开开门,肖继文迈着八字步走了进来。

  “雷默,张市长在吗?”肖继文神情怡然地问。

  “在,在里面呢。”我点着头说。

  “国昌啊,”肖继文提高嗓门说,“办公桌是怎么摆的?我给你看看风水。”

  张国昌连忙迎出来满脸堆笑地说:“我正想请你老兄过来看看呢,你快给看看,这么摆行不行?”

  肖继文双手一背,一边踱步一边半仙儿似的说:“国昌,这么摆可不行,你是属蛇的,喜阴,应该面北背南,而且面北背南面对的是市政府大门,四通八达,聚势、聚财。”

  张国昌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连忙说:“雷默,赶紧让公务班来几个人,重新摆一下。”

  我答应着去打内线电话,抓起电话,心灵有一种被扭曲了的酸楚。

  张国昌的办公桌重新摆好后,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张国昌望着自己崭新的办公室,心里很满意。

  中午,张国昌第一次在休息间的床上睡了一觉,醒后,我投了一把毛巾递给他,他擦着脸,我冒失地问:“张市长,肖继文一向以神算子自居,大家私下里都叫他‘肖半仙’,他那一套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