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堆积情感 64.风波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二天,我们乘坐早晨第一个航班飞抵东州,张国昌踌躇满志地走出机舱,本以为迎接他的应该是鲜花、掌声,结果却令他大感意外,因为第一个迎上来的不是朱玉林,而是市人民银行行长罗京平。罗京平两鬓斑白,往上去头发明显稀疏,宽宽的脑门突然现出两块空地,额头显得又亮又高。

  张国昌见罗京平等人焦急的表情,就知道出事了,还没等他问,罗京平就迫不及待地说:“今天早上东州市投资银行突然发生严重挤兑事件,目前银行门前人山人海大有不可控制之势。”

  张国昌莫名其妙地问:“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件?”

  罗京平一筹莫展地说:“具体原因不详,但市民们都说东州市投资银行行长携款潜逃了。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

  张国昌镇定自若地说:“让东州市投资银行行长站出来,在大家面前澄清一下不就行了。”

  罗京平一脸无奈地说:“金行长已经站出来了,说我就是行长,潜逃纯属谣言,但市民们都不信啊!”

  张国昌冷然一笑说:“出鬼了,走,咱们到投资银行看看去。”

  张国昌在佟广真、朱玉林、罗京平等人陪同下,赶到了市投资银行门前时,银行门前已经是人山人海,群情激愤。营业大厅内,提款的群众更是挤成了一团。我紧随在张国昌左右,护着他穿过人群。

  我万万没有想到,李国藩出国没几天,东州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能顺利平息是万幸,如果平息不好,板子只能打在张国昌身上,我的心又为张国昌揪了起来,心里暗骂,为什么早不挤兑、晚不挤兑,偏偏李国藩出国、张国昌主政期间挤兑,怎么他妈的这么巧?

  众人陪张国昌来到会议室,金行长率投资银行中层以上干部全体起立,张国昌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金行长是个秃顶的矮胖子,年龄不小了,脸上有明显的老人斑。

  张国昌不慌不忙地先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才说:“金行长,你说说情况吧。”

  金行长这是第一次在常务副市长面前汇报工作,他口若悬河地说:“张市长,市投资银行两年前成立时只是个小行,由于我们经营有方,现在在东州市商业银行中已经跃居前茅,成了大行。我们的效益连年翻番,目前银行存款已突破一百亿元大关。”

  佟广真火急火燎地阻止道:“老金,十万火急,你的成绩就别在今天汇报了。”

  张国昌赞同道:“广真说得对,如果事态控制不住,必将影响东州市整体经济的发展。玉林,你赶紧找一下市公安局局长刘伟峰,让他派便衣警察到人群中去,防止出现哄抢事件和别有用心的人趁火打劫。”

  朱玉林应承着出去了。

  金行长满脸堆笑地说:“张市长说得对,我怀疑是别有用心的人在制造谣言。”

  “老金,”张国昌不动声色地问,“你们银行的存款有多少?够市面提几天的?”

  金行长无奈地说:“不瞒你说,张市长,只有两个亿,如果挤兑风波不能制止,明天行里的资金就会告急。”

  佟广真脸一沉,质问道:“怎么只有两个亿?刚才还说存款突破百亿大关了呢?”

  金行长不好意思地解释说:“佟秘书长,大部分存款都被总行调用了。”

  “京平,”张国昌沉思片刻说,“你们市人民银行先调一部分款给投资银行渡一下难关,事情过后,让投资银行连本带利一起还。”

  “张市长,”罗京平愁眉苦脸地说,“实话告诉你,我们市人民银行也只有六亿资金可以调用。”

  张国昌果断地说:“那就先拨四个亿吧。老金,你们总行领导什么时候到?”

  金行长一脸惆怅地说:“总行领导得到通知从深圳赶过来,怎么也得下午吧。”

  张国昌看了看手表说:“就这样吧,大家分头行动吧,老金,你陪我下去一趟辟辟谣吧。”

  我和佟广真、金行长陪张国昌走出会议室,费了好大劲才挤进营业大厅,大厅内挤满了准备提款的人。人们像病了一样,就怕自己的血汗钱提不出来,其实很多人认出了张国昌,但是此时人们的目标似乎只有一个,尽快将血汗钱取出来。

  “同志们,”张国昌望着疯狂的人群高喊一声,“我是常务副市长张国昌,想必大家在电视上见过我。”张国昌这一嗓子很洪亮,许多人的目光投向他,他接着说:“我以东州市常务副市长的名义向大家保证,我身边的这位就是市投资银行行长金友亮。今天晚上,李国藩市长将从南非访问回国,他正在返京途中,投资银行总行领导晚上也将赶到东州,晚上,请大家看电视吧,李市长会主持会议给大家澄清。市投资银行这几年发展很好,大家也有体会,市投资银行的服务应该说是全市银行中最好的,大家现在提款可以,存提自由,但如果听信谣言,盲从提款,利息损失严重,这可是大家的辛苦钱。我现在身上有两千元钱,我相信投资银行,我现在就存在市投资银行。”

  张国昌说完亲自从柜台窗口要了一张存款单,填好后,存上了两千元钱。张国昌身边的一位私企老板,一下子就要提八十万元,并已填好了提款单,听了张副市长的讲话,看见张副市长存钱的行动,马上不提了。私企老板对窗口工作人员说:“既然张市长的话已经说到这个分上了,我相信市政府,八十万我不提了。”

  营业大厅内不乱了,有的人开始离开。这件事从头到尾张国昌处理得有条不紊,的确有大将风范,我为他揪着的心开始放了下来。

  李国藩是在首都机场得知挤兑风波的,他一下飞机,丁能通便如实地汇报了东州的情况,李国藩和张国昌通了电话,然后立即买飞机票飞往东州。

  晚上,李国藩匆匆赶回市政府五○二会议室时,东州电视台已经做好了直播准备。李国藩与投资银行总行的三位行长握了握手,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对电视台的人说,“开始吧。”直播开始了。

  “市民同志们,”李国藩用洪亮的声音说,“我先向大家介绍投资银行总行的三位领导,这位是刘志宣行长,这位是都本英副行长,这位是厉刚副行长。”三位行长分别站起来对着镜头点了点头。李国藩接着说:“这位就是东州市投资银行行长金友亮同志。我们市投资银行在金行长的领导下,效益连年翻番,存款已经突破百亿大关。关于说金行长携款潜逃,纯属谣言,我警告那些造谣生事的人,市政府对此事将一查到底。一旦查清,依法严惩!”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散会后,我送张国昌回家,路过中华路时,我发现路两侧的杨树上落满了乌鸦,我这才意识到东州的冬天来了,因为每年这些乌鸦都光顾中华路,一到傍晚时分,中华路上空满天乌鸦飞舞,煞是壮观,天一黑下来,乌鸦便落在马路两侧的枯树枝上,枯树枝上密密麻麻地站满了黑糊糊的乌鸦,让人看了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