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堆积情感 65.议案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荣立功自从到市人大常委会就任主任以后,不知是什么人什么时候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荣人大”,叫着叫着就叫成“荣大人”了,荣立功对这个外号很满意,他觉得人大主任某种意义上就是“荣大人”。然而,两会前,“荣大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他得知李国藩几次开会要同时拆掉三座平台桥,这无疑等于当着全市老百姓的面打他的脸。三座平台桥是他在任时主持修建的,修建以来,社会各界一直反响强烈,议论纷纷,尽管设计不合理,也不实用,但是拆掉就等于承认自己这个市长决策失误,因为荣立功主政市政府时一直对各种不同声音置若罔闻,当然也听取一些积极意见进行了改造,但是仍然存在着高墙影响城市景观、桥上转弯条件差、影响交通的问题。当然,三座平台桥建成后,在解决机非分流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荣立功认为,不经市人大同意,就拆掉三座平台桥,不仅浪费严重,而且目无人大,如此下去,李国藩岂不是想拆什么就拆什么,还要规划干什么?荣立功觉得他作为市人大主任有责任阻止李国藩这种好大喜功、拆别人的政绩、树自己的政绩的行为。

  荣立功在深思熟虑之后,主持召开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在会上他强调:“最近,许多人大代表向我反映,说政府对许多重大事项的决策都没有向人大通报,比如,银环路工程的建设、‘三四三’工程、刘家屯地区的开发,这些牵涉全市人民利益的大事,人大的监督和支持是被动的,市人大常委会应该本着抓大事的原则,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促进*决策和科学决策,切实加强工作监督,保障东州经济与各项事业的发展。马上就要开两会了,有些人大代表建议,在这次人代会上,能不能通过《关于市政府重大事项由市人民代表大会审议的议案》。这件事,人大代表的呼声很高,在人代会召开之前,我与各位主任通通气,想听听你们的意见,统一一下认识。各位主任都议一议吧。”

  荣立功话一出口,就得到了各位副主任的赞同,大家一致认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对一府两院有着监督的职责,一个八百万人口的省会城市,重大事项不能凭一个人一言堂,拍拍脑门就定了,涉及全市人民根本利益的大事应该由人民代表大会审议。

  全市瞩目的两会又召开了,市人民大会堂彩旗招展、彩球飘飘,大会堂的横幅上写着:热烈祝贺东州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胜利召开。人大代表个个喜气洋洋地走进了人民大会堂,这是李国藩第二次作《政府工作报告》,底气明显比去年足了许多,他红光满面、神采飞扬地做完报告,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人代会已经开了两天了,中午,张国昌在东州宾馆房间里休息,他坐在沙发上一边翻报纸,一边抽烟,有人按门铃,我开门一看是赵奎胜。

  “奎胜,有事吗?”张国昌抬头问。

  “大哥,打扰你休息了,有个大事我得告诉你一声。”赵奎胜贼眉鼠眼地说。

  “什么大事?”张国昌淡淡一笑问。

  “几十名人大代表联名提一份议案,让我签名,我没签。”赵奎胜小心翼翼地说。

  “什么议案?”张国昌顿时严肃起来,他预感到这个议案非同一般。

  “题目是《关于市政府重大事项由市人民代表大会审议的议案》,听说是荣立功倡议的。”赵奎胜一本正经地说。

  “‘荣大人’想干什么?”张国昌若有所思地问,然后又淡淡一笑,一副坐山观虎斗的表情说,“这下有戏看了,就李国藩那脾气非出事不可,再说,这个议案一通过,政府今后还怎么干活呀?”

  我在旁边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受震动,我担心张国昌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得知荣立功要发难的消息,李国藩一直黑着脸,消息是佟广真告诉他的。此时,李国藩在小灶间里刚吃完饭,正气哼哼地抽闷烟,坐在一旁的佟广真也一筹莫展。

  “这个荣立功是想夺政府的权啊,干脆,我这个市长让给他算了。”李国藩气哼哼地说。

  “什么是重大事项,今后政府不管大事小情,人大都说是重大事项,政府这工作还怎么做?”佟广真火上浇油地说。

  “这事绝不能让荣立功得逞,”李国藩果断地说,“广真,人大代表的反应怎么样?”

  “人大代表中也是两种意见,一部分人同意,一部分人不同意。”佟广真客观地说。

  “有不同意的就好办,走,到我房间去,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对策。”

  路过洗手间时,李国藩走了进去,想不到荣立功刚小便完,正在提裤子。李国藩一见荣立功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指着荣立功的鼻子质问道:“荣立功,人代会开得好好的,你说你整什么事呢?”

  见李国藩来者不善,大有兴师问罪的味道,荣立功不甘示弱地反驳道:“李国藩,人民代表提议案,这怎么叫整事呢?”

  李国藩见荣立功还念念有词,火就有点搂不住,他气冲冲地说:“荣立功,你要是对我有意见,你当面提出来,背后捅咕有什么意思?”

  荣立功见李国藩撕破脸了,他也火往上蹿,气鼓鼓地说:“你这话说得太没有水平了,人大代表提议案是人大的正常工作,怎么叫背后捅咕呢?”

  李国藩恼羞成怒地骂道:“我就认为你是他妈的整事。”

  荣立功见李国藩出口不逊,也动了粗口:“李国藩,你说话干净点,少他妈的给我妈妈的。”

  李国藩梗着脖子说:“我就跟你妈妈的,怎么的?”

  两个人有些要撕巴起来,这时正在蹲坑的胡进赶紧提起裤子来拉架。

  在洗手间外,等李国藩的佟广真也赶紧进来劝道:“两位领导,和为贵,和为贵。”

  胡进也一边劝一边拽着荣立功往外走,荣立功一边走一边气愤地说:“老胡,你都听到了吧,他李国藩整个一黑社会,市人大正常工作,怎么是整事?”

  胡进也不便表态,只是满脸堆笑,此时李国藩在后面扔了一句:“广真,他也太他妈的欺负人了!”

  开了一天的会,张国昌很累,他靠在奥迪车后座的真皮椅上,微闭双目,不知在想什么。中午李国藩和荣立功在洗手间撕巴起来的事,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传得沸沸扬扬,我不知道张国昌怎么看这件事,但我知道他是不同意这个议案的,别看平时他和李国藩关系微妙,当共同利益受到威胁时,他们

  还会站在一起的。

  “张市长,中午李市长和荣主任撕巴起来的事你知道了吧?”

  “我知道了,”张国昌睁开眼睛惆怅地说,“我夹在李国藩和荣立功之间很难做人啊!”

  “张市长,”我设身处地地建议,“这时候和稀泥解决不了问题,我建议你给魏书记打个电话,这个时候只有市委出面说话比较好,还是让组织出面吧。”

  张国昌思忖片刻,赞许地说:“我也是这么想,你往魏书记家打个电话吧。”

  我用手机拨通了魏正隆家的电话,魏书记家的保姆说魏书记在,我便把手机递给了张国昌。

  “喂,魏书记吗?我是国昌啊,今天中午的事,你听说了吧?”

  “我听说了。”

  “魏书记,荣主任的议案太突然了,这么大的事没先跟你商量吗?如果这个议案通过,今后政府的工作不好做,市委的工作也不好做啊!重大事项本来是由市委常委会定的,如果市人大常委会也定,那么把党组织摆在什么位置了?魏书记,这事你得代表市委说话呀。”

  “情况我已经清楚了,明天开一次常委会吧。”

  车路过中华路时,我透过车窗再一次看见路边的枯树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乌鸦。有人说乌鸦是食腐动物,不吉利,我倒觉得乌鸦毕竟是一种鸟,城市发展太快,鸟的栖息地越来越少,甚至连乌鸦也看不到了,能看见乌鸦已经是城里人的幸运了。但是乌鸦毕竟不是白天鹅,谁不想城市上空有大雁飞过,树上落满五彩斑斓的鸟,然而,这只能是城里人的梦想了。我常想,多亏这些乌鸦没落在市府广场,如果市府广场一到晚上就落满乌鸦,特别是在金灿灿的凤凰翼周围落满乌鸦,那是怎样一种壮观啊!

  第二天上午,市委常委会在东州宾馆会议室召开,常委们对李国藩和荣立功就议案发生冲突的事都发表了看法,最后魏正隆严肃地说:“刚才,立功同志和国藩同志分别做了检讨,我认为这还不够,会后,你们还要向市委做出书面检查。议案的宗旨是好的,但是时机还不成熟,我建议先放一放,好,今天的会就到这儿,散会。”

  魏正隆话音刚落,李国藩黑着脸第一个走出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