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所谓商人(5)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听起来像谦虚,其实明显地让人感觉到她对经理没一点兴趣。是不相信还是真不想当?但如果真要当,他目前也没有能力去俄罗斯做生意。陆二禄也自找退路转移话题说,其实到国外做生意也不需要会多少外语,你知道边贸那边的人怎么和俄罗斯人做生意吗,他们只需要会用俄语说一二三四五就行了。俄语的五叫巴叽,比如要五块钱,就伸出一个巴掌叫一声巴叽;如果是十块钱,就把手翻两番,叫两声巴叽;如果是十五块钱,就把手翻三下,然后说巴叽、巴叽再巴叽。

这回陈小玉笑出了声,而且笑得浑身都动。陆二禄发现陈小玉笑起来更加迷人,感觉是发自心底的欢乐,却又那样优雅天真,即使笑得浑身都动,给人的感觉也是温柔典雅,一点都没有一般女孩子的疯嗲娇傻。只是杜丙雄又来添乱,又挤眉弄眼劝陈小玉给陆二禄当秘书,但他的话又明显地充满了邪念,感觉就像一个老鸨皮条客。陈小玉很快不高兴了。陆二禄急忙责备杜丙雄开玩笑不分场合。杜丙雄在陆二禄腰上捣几下,也不再说什么。

行长终于回来了。行长叫胡世光,陆二禄感觉有点面熟,估计胡世光可能还在哪里任过职。试探着问,果然曾在县里当过革委会副主任。陆二禄一下想起来了。那年全县总动员修总灌渠,胡世光是中段工程总指挥,胳膊上戴个总指挥的红袖箍,手里提个大喇叭,整天沿渠动员鼓劲。陆二禄想提这段事,又想到那时自己还是个民工苦力,十六岁的他一天十几个小时挖土挑土,人都苦累成了傻子,听到休息的指令,就地跌倒死猪般睡过去。陆二禄不想提他农民的身份,便说在电视新闻里常见,然后称胡世光老领导,请老领导多多关照。

杜丙雄引荐的贷款,当然不是正常的贷款。来谈这种贷款,说穿了,也就是谈给多少回扣。这样的话又不能在办公室这样的场合谈。胡世光告诉完陆二禄贷款需要出具哪些手续,便不再说什么。陆二禄清楚,具体的一些事,还得到人家家里去谈,不去,贷款当然批不下来。陆二禄便很内行地不再谈贷款的事,而是将话题转到生活琐事上。胡乱闲扯一阵,陆二禄刚想起身告辞,包里的大哥大突然响了。

其实刚才他就希望大哥大响,然后当着陈小玉的面很大款地接听电话,然后布置工作,如果是下面的人,再严肃地批评几句。但就是始终没响。陆二禄拿出大哥大接听,里面却传来弟媳彩玉带哭的声音。弟媳说公安局和工商局来了一帮人,还带了电视台的,查封了家里所有的羊毛,现在又要抓走老三,要他快点回来。

陆二禄一下浑身冰凉。但他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胡行长笑笑,说公司里有点急事,我得回去处理一下。然后急忙告辞出来。

陆二禄赶到家时,公安工商的人都不见了,剩在院子里的,都是哭哭啼啼的自家人。

买这块地盖房时,陆二禄就考虑到弟兄们住到一处方便,也有气势,便将房子盖成前后两院,每院两家,而且都是二层楼房。他和未成家的老四住在前院,让老大和老三住在后院。那批毛拉来掺沙子时,就卸在了老三的院子里,所以被抓走的也是老三。

一家人纷纷向陆二禄诉说事情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