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节:所谓商人(26)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钢材是抵账抵来的,也算兄弟共同做生意挣来的。当时钢材的价格很高,但没找到合适的买主,很快价格一路下跌,现在已经每吨下跌了三百多块,如果出手,就要亏一大笔钱。卖钢材,自己存的私房钱就一点都不用出了,可见彩玉是费了点心机。好聪明奸猾的女人。但不把老三弄出来,麻烦事确实也多,工商那里得跑,公安那里得跑,市政府那里也得跑。一圈马拉松跑下来,十万块花进去,也未必能顺顺当当把老三弄出来。现在如果花十万能把老三弄出来,没有了任何麻烦不说,也不用他再跑。他现在真是跑怕了,听到跑哪里,头皮都有点发麻。还有,如果能把老三弄出来,也就不用管伍根定弟弟的羊毛了。这又能省一笔钱。陆二禄叹一声,说,卖钢材就卖吧,不卖也没现钱。不过你得多长个心眼儿,先对这个表哥考查一下,确实能办事,咱们再和他细谈。

母亲一下高兴了,可见母亲和彩玉都担心他不同意卖钢材。母亲说,钱是身外之物,有了人,就有了钱,三儿蹲在牢里,你们还要钱干什么。我把话说在前头,只要我活着,就不许你们一个受罪。我养你们几个,为了谁,就是为的你们互相之间有个照顾。

陆二禄明白,母亲是彩玉特意搬来的玉皇大帝,目的就是逼迫他答应卖钢材救老三。看来彩玉是横了心不惜一切代价救丈夫了。但陆二禄并没被彩玉救夫的忠烈所感动,相反,她觉得彩玉太奸猾太工于心计了。钢材说是大家的,其实大股是他的。兄弟们在一起做生意,挣了赔了,都不是平均分摊,而是按本钱多少算账,有时也多少考虑一下贡献的大小。每次生意,基本都是以他为主,本钱也是基本他出,别人只是象征性地出几万,然后帮着跑跑腿。让他出这么大一笔钱,心疼是一回事,道理不通也是一回事。很明显,彩玉在给他吃一个哑巴亏,让他出了钱,还有苦说不出,如果老三出来,功劳还是她的。一股恼火禁不住涌上心头。陆二禄突然恼火地对彩玉说,能不能把老三弄出来,我还要托人考查一下你那个表哥,考查好了,咱们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母亲一下不高兴了,说救人如救火,现在有办法救人,还考查到什么时候。陆二禄不想再说这些。他想睡一会儿。起身来到卧室,母亲也跟了进来,然后一声不响坐在床边哭。

看着母亲,陆二禄心里又有点发软。把母亲和全家接到城里,本要让母亲享几天清福,可母亲比在乡下时操的心更多,身子骨也更瘦。生意上的事,他本不想告诉母亲,但母亲时时要问,每次出去做生意,母亲都要烧香许愿拜菩萨,如果生意不顺,最担心的还是母亲。陆二禄只得起身坐起,说,老三的事有我操心,你就不用再管,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老三出来。这几天我每天都在跑,刚才我就是出去找门路去了。

母亲擦干眼泪,然后又问今天去看老三了没有。陆二禄气不打一处来,他真想说看守所又不是舅舅家,想去就去。但他还是忍了。然后哄母亲说,看了,老三一个人住一间大房,里面有一张木头床,一个大桌子,还有一个小沙发,吃的住的都挺好。

母亲说,我一听就知道你在哄我,监狱里哪有床和桌子,我在电视里看过,都睡在地上,地上铺了柴草,里面还放了尿桶,拉屎撒尿,都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