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所谓商人(34)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她拼命爬起来,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但还没等她收回手,她脸上也挨了更重的一巴掌。

这一巴掌简直把她打晕了,她只感觉眼冒金星,耳朵嗡嗡的乱响成一片。但她不顾一切地扑上来,她要把他推出去。他却死死地将她抱住,也不再打,也不再骂,就那么死死地抱着。

不行,这样就算完绝对不行。她拼命挣扎,才挣脱他的双手。她再不看他。她顾不得收拾一下散乱的头发,穿了外衣,跑了出去。

感觉街上的风很大,但她的心里比肉体更加寒冷。她做梦都不曾想过,他会如此狠心地打她。

她第一次对她的爱情或者是婚姻产生了怀疑。她猛然觉得两人在一起生活太仓促了,也太盲目了。她觉得应该好好想想,想想她和他是否合适,林健是不是她最佳的选择。

和林健初次相识,是她作为新生去财经学院报到的那天。那天已经大二的林健当志愿者到火车站迎接新生。林健一开口说话,她就听出他的普通话里有浓重的家乡口音。她主动问他,果然和她是一个县的,他家所在的那个乡她还曾经去过。因为是老乡,他对她照顾得更加殷勤,或者说更有理由名正言顺地照顾她。但也许是因为兴奋,入住宿舍整理床铺时,才发现少了一个手提包。因为到校后办报到手续跑了许多地方,她也记不清丢在了哪里。但林健却到处为她寻找,还写了寻物启事到处张贴。第二天的中午,他就将那个提包送到了她的手上。说提包忘在了校车上,他从学校车队那里找到的。

还有一件事情也让她不能忘记。有一次暑假回家,本来八个多小时的火车行程,因为前方道路被洪水冲毁,整整走了两天还多。那天车上的人特别多,连厕所里都挤满了人,她坐在地板上,瞌睡得东倒西歪但无法睡着,他便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睡。确实是瞌睡得要命,她一觉睡了七八个小时,他就那么抱着她,而且一动不动,生怕动一动把她惊醒,以至于他的整个身体都被她压麻木了,半天他都僵硬得无法活动。那天她感动得哭了。

她再次摸摸脸,感觉是肿了,而且整个脸仍然是一片麻木,感觉都不是自己的脸了,而且耳朵仍然没一点知觉,好像也没有一点听力。

好狠心的家伙,竟然下得了手。还没结婚他就这样,以后结了婚那还了得。那么要和他分手吗?她立即做出了否定。自己感觉也不大可能分手。

她又觉得他那样愤怒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是拿了陌生男人的东西,毕竟是自己吞吞吐吐让人怀疑,毕竟连自己都感觉和陆二禄有点偷偷摸摸不明不白。作为深爱她的男朋友,他当然要吃醋,当然要大发雷霆了。

也许他就跟在后面。陈小玉往后看半天,没有。再蹲了看,也没有。她知道,刚才自己快速跑了出来,如果他犹豫一下再出来找,就没法跟踪找到她。

她决定往回走走。也许他就站在宿舍的大门外,正望眼欲穿地等她哪。她想,毕竟是晚上,如果他不出来找她,那他的心也就够狠毒了,那也就该考虑断绝关系了。

虽然才晚上八点多,但大门前没有一个人影。抬头望她的宿舍,窗口依然亮着灯光。也许林健到别的地方乱找去了。她决定躲在门口路边的树下,看看他究竟找她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