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节:所谓商人(39)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伍根定看着老婆嘿嘿笑。我这狗日的老婆,还有这一套一套的理论。说得也对。好吧,你下海就下吧。伍根定要丁娟倒一杯水来,说,你下海,我在岸上用狗绳牵着你,既不让你淹死,也不让你跑掉,还能让你挣到大钱,还不能让你湿了身子,你说,你这个男人怎么样。

丁娟娇嗔地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当初能嫁你,就是看你还是个东西,这只能说明我有点眼力,也说明我会教育男人。

当年追她真不容易。他很清醒,她肯嫁他,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优越的家庭:父亲科长,母亲医生。在没有富翁的当年,这样的家庭,无疑就是今天的万元户大富翁。但她嫁是嫁了,却一直没改在他面前的高傲,他也一直没从当年追求她的被动局面中解脱出来。今天她终于佩服他了,他也终于有吹牛皮的资本了。

丁娟也不穿外衣,就那么只穿了裤头光了上身打开柜子一捆一捆地数钱。伍根定得意地看着丁娟的那份贪婪,犹如欣赏一曲优美的艳舞。数完,丁娟又有点不满足,说,除去本钱,咱们才能剩不到十万。靠这点钱下海做生意,也只能小打小闹,发不了大财。

伍根定说,咱们买羊毛的钱可以先不给他,再拖他一年半年,等咱赚足了再付他。你没听说吗,现在是杨白劳的天下,宁当杨白劳,不当黄世仁,欠债的杨白劳是大爷,讨债的黄世仁是孙子。

那批羊毛是从几个小毛贩子手里高价赊来的,货款总共九万多,拖他一年半载,问题确实不大,等赚了钱,还这点债又算什么。丁娟兴奋地说,今天的酒还像个酒,酒喝多了脑袋反而开窍了,我看你的脑袋就是个酒葫芦。

看着丰满白晳的老婆,伍根定眼里早已满是欲火。伍根定色迷着眼钩钩手指,说,你过来,过来也让我看看你的那两个酒葫芦有酒没酒。

丁娟刚上前一步,伍根定一下捏住她的Rx房。急切地咂几口,又一下将她抱起狠狠放翻在沙发上,说,今天,我要让你全面重新认识一下我伍根定。

沙发太小,根本施展不开。伍根定又蛮横地一把将丁娟抱起,结结实实摁在水泥地上,说,水泥地结实,用多大的劲都不用担心。

在丁娟的一片嗔骂叫喊声中,事情却很快就完了。

伍根定像泄了气的皮球,浑身无力地上床睡了。丁娟急忙去擦洗完自己的身子,也上了床。

感觉酒劲又涌了上来,头也疼了起来。但伍根定还是想说话。他再摸一把丁娟柔软的胸部,说,你说吧,你想买什么,要不明天我给你买条金项链?

刚才的疯狂并没能让丁娟满足,丁娟动情地钻入伍根定的怀里,说,我想好了,什么都不买,先挣钱,等挣多了钱,咱们就先弄房子。最近东门外的一个生产队卖地,我们局几个领导都买了地盖房,据说是谁盖归谁所有。咱们这房也太破了,就一个套间,巴掌大,还是简易房,又没暖气,生炉子烟熏火燎还不卫生。如果能盖,咱们也盖一套,盖成三层小楼,再带上卫生间,免得上厕所跑老远还冻屁股。

这倒也是。现在确实放开让个人盖房了,别说有些领导盖了房,就连乡下的书记、乡长、倒爷贩子,也都跑到城里来买地盖房。但目前还不行,钱还是太少了点。伍根定叹口气,说,睡吧,然后自己先转身去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