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节:所谓商人(49)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全力以赴努力了这么长时间,费神伤财,事情竟然发展到了最坏的方向。陆二禄脸色惨白,他不知说什么好,他什么都说不上来。

伍根定点一支烟,说,不过你也不要怕,好在勘察现场时没发现也没追究拆封条转移羊毛的事,而且还把剩余的羊毛也拉走了,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掺假的羊毛不多,也就是犯罪的事实不大。事实不大,再严打,估计也不会判太重。

这和法院的杜丙雄说的一样。心里又稍稍轻松了一点的陆二禄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也许是真的给局长送了礼,局长才让手下象征性地去勘察一下。要不然警察不会看不出现场被破坏的痕迹。伍根定也觉得分析得有一定的道理,但究竟怎么回事,谁也说不准。

陆二禄从伍根定那里回来,家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彩玉坐在院子里大哭,而且边哭边骂。陆二禄虽不知道为什么哭,但他的烦恼和怒火却不由得涌了上来,他大声喊着说,还哭什么哭!还嫌你干的坏事不够是不是!

老四从一边走过来,说,全被骗了,钱一分没有了,连二兵的影子也找不到了。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一股凉气还是一下从陆二禄的脊梁骨里涌了上来。这让他清晰地想起生平第一次被骗的情景。那次在旅社认识了一个倒卖黄金的,在人家的鼓动下,他带了一万块钱跟了人家到金矿去买黄金。交易时,被人家使了掉包计。骗子收了钱出门后,他就感觉到纸袋里的金子轻了,打开看,一眼就认出不是他刚验收过的真金。他急忙去追,人家早没了影子,再跑回来,和他一起来的人也不见了踪影。他意识到是被人合伙骗了时,浑身就是这样发凉。今天,竟然在自己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而且还是被亲戚骗了。陆二禄气急了高声喊,他跑哪了,你不会去找?就这么大个城,他能跑到哪。你平时不是吹你有一帮酒肉朋友吗?哪去了?花大价钱雇人去找,实在不行就让黑社会的人去追。如果不赶紧追,人家把钱挥霍光了,你又能把人家怎么样。

刚才赶到二兵家,进门就问二兵哪去了。当时二兵的妻子和母亲都在,都说二兵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彩玉不相信,还拉了母亲哄劝母亲告诉她真话。母亲说确实是到南方去了,二兵走得很急,说南方有一大笔生意急等他快去,只带了点洗漱用品就急急忙忙走了。说这些时,二兵妻子和母亲都一头雾水,可以看出,二兵走时并没告诉她俩真相,她俩连二兵卖钢材的事都不知道。很明显,二兵是想带这笔钱到南方做一笔生意。

陆二禄觉得二兵带了钱去做生意更糟糕,不仅这笔钱会全赔进去,弄不好连自己的性命也难保全。再说二兵前些年跑生意欠的债,到现在还有人找上门来讨要。至于家里的日常生活,基本靠彩玉接济。二兵没有钱,家里也没一件值点钱的东西,就连屋子,也是两间破土坯房,还是他父亲的单位五十年代分的,即使把所有的东西都卖了,也不值几千块钱。而那批钢材,顶账时算了三十六万,现在钢材跌价,但也值近三十万。这么一大笔钱,就这么一声不响地被人眼睁睁地骗去,陆二禄不仅不能接受这一现实,也咽不下这口恶气。陆二禄气急败坏地喊,为什么不去公安局报案,报了案不管花多少钱,我也要把他抓进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