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日色如菲,人群声息静默之下,突然惊颤呼喊出来。

“那后生赢了!”

“他赢了御史大人。”

是,胜负已分,那绿衣少年赢了。

莫公公眉心犹自紧皱,王莽轻挥袖袍,快步走回太子轿旁,苦笑道:“殿下,王莽不才,有负期望。

太子尚未答话,一名太监从院子惶惶奔出,急报道:“太子殿下,时辰将到,皇上让您尽快过去。”

帘帐卷过长弧,一袭白袍似玉砌雪,众人只看到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从轿中步出,顷刻转身,走进大门,电光火石间竟未及照面。樊如素和莫公公急步跟上。

“太子!”

人们汹涌的叫喊声还未被瞬间掩上的大门隔断,睿王府花园中,樊如素怔诧,那三个少年竟已不见踪影!

这时,王莽再次请罪,太子低沉一笑,反问道:“王莽,在你做选择之前,不是已经知道这一局你必输无疑吗?”

樊如素大惊——这怎么可能?

010太子的心思

“殿下,女官检查了铜币,锦囊又是我们提供的,这奴才眼拙,倒并无看出那女子哪里使了诈。”饶是莫公公也微微惊讶。

太子一声轻笑,“这赌局只是看起来公平罢了。赌局规则是,把铜币抽出来的时候,若朝上的一面是‘惊灏承通’,须放回锦囊中重抽,只有在拿出来时是‘惊铭宝鉴’才作数,因为背面可能是‘惊灏’或‘惊铭’,他们赌的是这背面的图案,这确实是一半一半的机会。”

“但实际上,赌的虽是图案,王莽选‘惊灏’一面,她选‘惊铭’一面,等于各自间接选了其中一枚铜币,王莽的是‘惊灏——惊铭’币,她的是‘惊铭——惊铭’币。

“那就是说,她的铜币永远不会有被放回锦囊重抽的可能,而在赌局开始之前,王莽的铜币已经有一半的可能要被放回锦囊中重抽。这二十轮轮下来,除非王莽运气极盛,否则必定先赢的必定是她。”

樊如素怔了半晌,这才明白,却原来还有这等蹊跷。后方跟着的一班仪礼官不知谁倒抽了口气,也极是吃惊。

莫公公沉声道:“倒怪不得甫进门子,就躲了起来。这女子奸狡,奴才必定将她擒住,让殿下严惩。”

樊如素却想起一事,反越发不解,看了莫公公一眼,又看向王莽,欲~言又止。

王莽一笑,道:“樊侍长有话但说无妨。”

樊如素道:“那卑职便僭越了,那女子倒也并非使诈,毕竟她让御史大人先选,若大人选的是‘惊铭’一面,那局面岂非完全不同?”

莫公公也是一怔,王莽摆摆手,笑道:“不,不会有这种可能出现。”

樊如素大讶,莫公公却突然想通了什么,低声道:“原来如此。”

樊如素尚百思不得解,心中越发好奇焦灼。他素来不是多事之人,但此事颇跷,对方竟算计到太子身上去。

这时,太子眸光微动,淡淡道:“若当时应战的是樊侍长,侍长会怎么选?”

樊如素身上一个激灵,顿时明白所有巧妙。

“惊灏通承”,“惊铭宝鉴”,太子和贤王的名讳!

王莽是太子的人,在千百人前,不论王莽知不知道其中跷跷,都必定只会选“惊灏”一面。若他选了“惊铭”,那置太子的颜面于何地?

这场看似随意的赌局,却早在那绿衣“少年”的计算之中。她到底是什么人?

樊如素突然一惊,却又随即想到一个天大的不妥之处。太子适才说:王莽,这不怪你。在你做选择之前,不是已经知道这一局你必输无疑吗?

太子是什么人?他早已看出问题!甚至,王莽也知道了“少年”的谋算,为何太子却声色不动,让王莽赌这一局?

011太子的心思(2)

再者,皇帝在此间,让那女子进了王府,此时她又失去踪影,万一对方几人心有不轨——

这时,又有太监走过来催促。

睿王府甚大,睿王喜伺养花草,四周都是花卉木树,主院舍反修建在院子后方,这时,离王府大厅尚有一段距离。

莫公公道:“殿下,老奴先行一步,奏告皇上殿下已到。”

太子颔首,也微微加快了脚步。

王莽看樊如素似仍一脸疑惑,淡淡一笑。

太子眸光远眺,轻声问道:“确定是秦家幺女?”

“是,下官看到她腰间佩玉,那佩玉可证。”王莽一笑,道:“听说秦将军有二女,长女秦秋雨无论德言容工都属上乘,这次也在选妃大赛的候选之列。这幺女秦冬凝却是貌不出众,性子又极是顽劣,被将军禁足在家中。敢问殿下,为何派王莽与之比试?”

太子没有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