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016何苦为难她

香烟袅娜。

房中,檀架排排林立,书籍卷宗无数,

“不是说让咱们在此等候吗?怎还没有人过来宣读试题?”

座中,终于有佳丽按捺不住按椅而起。

她们一行五人被仪礼官带进在这房间里,诸女各有座位,案上香茶清幽,然而时间过去,却并无人进来宣布试题,除去那几名仪礼官离开时说:姑娘们,皇上,皇后和朝廷上各位大人便在这院子中等候胜出的姑娘参加第二局比赛。竟无片言只语提及这第一局比赛的试题。

另一名佳丽也站了起来,喃喃踱步,“难不成这重点在第二局之上?但若是如此,如何决出这第一局的胜者?”

屋里除去二人,谁也无心去喝一口茶。一是主座上的九皇子夏王,一是翘楚。

若问夏王为何在此,说来也怪,这位爷却是为监考而来。连同太子在内,几名皇子被皇帝各自分配到八个房间,进行监考。

这时,几名女子都走到翘容身边,低声央道:“姐姐,你何不向九爷打听打听?”

几人虽互为竞争关系,然而翘容的嫡亲姐姐翘眉是太子妃,众人又都皆知,北地领主翘振宁有五女,那翘楚虽是三公主,却是庶出,兼之面貌普通,衣裙朴旧,哪有一分公主之态?反似是偷偷赴选来着。都有几分小瞧之意。

诸女虽不似深宫长大的女子,心机城府深远,到底长在官宦之家,也自少不了一番看人度人的本领,翘容宛然便成了这组的主心骨。

翘容本便不是个安份的主,看夏王年轻俊朗,虽不及太子,却也仪表堂堂,心中喜欢,又看众人敬让着自己,更不免得意,款步走到夏王面前,盈盈一拜,问道:“九爷,依你看可是出了什么纰漏,怎还不见来人宣讲试题?”

其他三女看翘容已开了头,也娇声附和相询,谁不知道夏王尚未娶妻,府中只有几名通房丫头,他母亲惠妃在宫中又甚是得宠,若攀不上睿王的婚事,被这九爷青睐上,也是大福份。

夏王唇角轻扬,“各位姑娘,惊骢只是监考,也不知吾皇有何安排。只是,惊骢倒觉得,各位效法翘楚姑娘,稍安勿躁也未尝不可。”

翘容心中一怒,顺着夏王悠悠的目光,果见他正看着对面的翘楚。

翘楚口中正含着口茶,被夏王话一吓,几乎要呛出来,不由得腹诽,这男人是看不得她不似他人着急紧张吧,她并非不急,只是急也无用,她也确实累了,从塞漠到朝歌,她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他又何苦要她成为众矢之的?

被几道怨恨的目光盯着,她微叹了口气,决定放下手中茶碗。

夏王淡淡问道:“为何不继续喝?”

翘楚没好气道:“喝光了。”

夏王正啖着茶,闻言眼睫一敛,将自己手中的茶盏递给她。

——————————————

亲们,谢谢你们各式的支持。踊跃留言打气的,礼物,还是默默支持的,歌都感激在心。祝这些天生日的亲生日海皮,也希望生病的亲早日康复。这段时间的速度有些慢,手上的事情一理完,歌立刻加快速度。p.s.你心中的楠竹是谁?

017樱唇抵香茶

翘楚一怔,这时,却有人在门外敲门。夏王眉头一皱,道:“进来。”

众人本为夏王所为目瞪口呆,听得声响,想是宣布试题的仪礼官过来,都又惊又喜。

然而随即失望,进门的是一名发鬓半白的老人。一身粗旧灰衣,不知是他邋遢还是衣服本来颜色如此,他脸上坑坑洼洼,满脸伤痕疙瘩,竟是丑陋之极。

他手中拿着两支粗檀香,正要见礼,夏王看了眼香炉,炉中檀香已见底末,笑骂道:“老铁,罢了,免礼吧,你的行动也不便。八哥心慈,府里倒尽用你们这些人,去换吧。”

被唤作老铁的男人低声谢了,走到的两个小香炉旁边,侍弄起来。

他背影佝偻,一拐一拐的,众女方知夏王话里之意,原来这老铁是个残废,心里不免辗转,那睿王也身有残疾,不由得都掩了口鼻,又见夏王大手笔直,犹自擎着茶碗向着翘楚,嫉妒更生。

翘楚已被太子气得半死,不想把自己气死了,忍着将桌上茶碗向夏王掷过去的冲动,心中一计较,摘下腰间小荷包,也做了个“请”的姿势,道:“不敢凭地就受了九爷的馈赠。”

她说着从荷包里拿出一颗小枣,放进嘴里,笑道:“九爷也尝尝,便当是翘楚的回礼。若九爷不要,翘楚倒不好收受九爷好意。”

夏王一顿,旋即一笑接过翘楚递来的荷包。

翘容冷笑道:“大漠野枣,姐姐怎可拿这等粗鄙之物献给九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