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皇帝脸色一冷,看向宁王,“老五,发生什么事了!”

在皇帝严厉的目光,宁王不敢有丝毫隐瞒,原原本本说了。

皇帝大怒,劈手指向夏王,“老九,你哥哥在沙场上出生入死,你非但不帮衬他料理选妃一事,还在他府邸里胡闹!不管那个是谁,都可能是你嫂子,你这是置你哥哥的颜面于何地!”

夏王大惊,连忙跪下,“儿臣不敢。”

“儿臣儿臣只是看翘楚不以八哥为念,才起了教训的念头。”

皇帝却犹不解气,环了众人一眼,冷笑道:“朕生的好儿子,羽翼未丰,倒懂得起风作浪了,他日硬了翅,可还将这父子兄弟纲德放在心上?”

“皇上恕罪。”

众人谁听不出皇帝话里有话,俱都一惊,连忙跪下说情。

睿王缓缓跪下,轻声道:“九弟年岁尚轻,难免意气,此事也是因九弟顾念儿子而起,请父皇莫再责怪九弟。”

太子淡淡看了睿王一眼,随即道:“八弟所言在理,虽未拜堂登科,今日也可算是八弟大喜之日,父皇莫气了,八弟的事还待父皇作主呢。”

皇帝这才脸色稍霁,吩咐莫公公道:“将翘楚公主扶起来。”

莫公公刚应了声,却见一旁,睿王已将翘楚虚扶进怀。

睿王在兄弟面前争一点什么,这是第一次,

037情愫讵可待(3)

睿王在兄弟面前争一点什么,这是第一次,挫了夏王之焰。

夏王听得睿王劝说,冷冷一笑。

有人揣摩圣意,想知道皇帝会否对睿王也有微词,皇帝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端倪。莫公公跟在皇帝身边多年,此时察言观色,却见皇帝唇角微提,眼神却有丝诡谲复杂。

当男子的气息再次缭绕着自己,翘楚只觉得越发疑虑。他为什么要帮她,甚至不惜与弟弟反了脸面!一见钟情,她从不相信这玩意儿。

睿王却似乎为能相助于她甚是欣喜,二人靠得近,她看到他那双温润的眼眸微微一弯。

他小心翼翼地扶着她,低声道:“冒犯了,随我过去一下,你的伤也需要料理。”

那是园里的一道小涧,两旁植满粉色花簇,那花大小如碗,长相极美。

他扶着她蹲下,又从怀中掏出一樽小玉瓶放到她手上,这时,一个少年却跑了过来,两眼直直地看着翘楚手上的瓶子。

翘楚一怔,却见正是领他们进来的憨厚少年,应是王府的人。

“爷,这东西为什么要给她?”少年看着睿王,语气又惊又急,“这是您”

睿王却迅速打断他,微微沉声道:“景清,你退下。”

翘楚不解,晃了晃瓶子,出声道:“这是——”

睿王没有立刻回答,只道:“有帕子吗?”

翘楚又是一怔,微一迟疑,从腰带里拿出一条绢帕,递给他。

睿王将帕子放进水里蘸湿,拿起来仔细擦拭了双手,才俯身从涧里掏了捧水,凑到她嘴边,轻声道:“瓶里有药,你吃两颗,水引自府里饮用之水,干净的。现下无法带你到内堂,先将就喝一口。”

翘楚这才明白他的意思,饶是她向来聪敏,竟也一时不知所措,只觉背后目光多道,如芒在背。好一会才道了谢,从瓶里倒出两颗药丸服下,喉间干涩,却不敢去喝他手上的水。

睿王也不恼怒,沉默了一下,将手中的水倾到花簇上,把她轻轻搀起来。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心下一凛,暗暗看了睿王一眼。

待得返身过来,果见各人变了脸色,盯在她身上。

皇帝却紧皱眉额看了睿王半晌,末了,沉声道:“老八,朕知道你想对朕说什么。罢,人有人为,天有天意,翘楚能不能成为此间主人,便交由天决吧。”

翘楚一震,皇帝看了莫公公一眼,莫公公立刻应了喏,走到她面前,“请姑娘随奴才走。”

另一边,皇帝已快步往前走去。

众人大吃一惊,度皇帝话里之意,竟似要与翘楚单独会晤,给她一个机会。

038成王或败寇

随着皇帝和翘楚走远,四下窃语之声渐大,谁都不知道皇帝要和翘楚商谈什么,但翘楚有可能成为睿王妃却是不争事实。

诸女为睿王而来,绝大多数人已落败,此刻一见睿王,却越发觉得不无遗憾。

脱去老铁丑陋佝偻的容相,这男子身量高大挺拔,一言一行温文尔雅,若非貌毁脚残,气质又何尝下于任何一位皇子?他脚上虽有残疾,却似不碍于行走,日常不必太依仗轮椅。

这些也便罢,他对翘楚的爱护之情,那低头掬水的温柔,仅此一瞬,又有哪个女子不羡慕嫉妒?

尤以翘容为甚,她一扯翘眉衣袖,急道:“姐姐,你倒想想办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