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另外一人是个女子,一袭涤灰狐裘,裘上头披还散着碎雪,低声道:“儿,莫恼了。现时需尽快拿定应对之策方是。”

她与之说话的人是贤王。再看她,虽裘披紧裹,却仍能看出裘下那张美丽的脸,贵气自成,风姿犹然。

这女子却是郎皇后。

只是,皇后为何半夜出宫?须知,宫妃私自出宫是大罪,不管你身份如何尊贵。

贤王略一点头,沉声道:“母后所言极是。也亏得母后耳线,又深夜出宫告知,让儿子早一步获悉父皇心中想法。”

郎皇后咬牙一笑,“如今可知,这场选妃之赛,不过是你父皇作给我们所有人看的一场好戏,以杜绝悠悠口,异议声!若非上官惊鸿亲点翘楚,这些女子当中,岂非我郎家郎霖铃最出色?谁不知道王家和上官惊灏的关系?将王语之许给睿王,你父皇根本就是想将老八拨到太子那一边去!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贤王接口,冷笑道:“这桩婚事已如此,兵符的去处亦可想而知!”

郎皇后紧握红甲,“还以为这些年你做事处处有条,你父皇对我也宠爱有加,原来他还是心心念念惦着上官惊灏的死鬼娘亲。”

“爷,按奴才愚见,事不延迟,宜立拿对策。”

这时,房中一直没有出声的青衣少年压低声音道,他头戴蓑帽,帽垂黑纱,说话间纱幕微动,却一派朦胧,看不清颜面。

贤王剪手而眺,窗纱之外,夜霜雪银天。

他背身一笑,扬手指向青衣少年,“你今晚来报,报得正好!本王不管上官惊灏和老八的女人有什么关系,此时他却是落了单。兵符一交,执符之人必须到边疆巡察。但若是重伤之人,又如何得去?”

郎皇后一震,贤王已轻笑问道:“我二弟现在何处?”

少年淡淡回道:“禀爷,柳子湖畔。”

夜雪,睿王府。

睿王卧室,炉火熏流光,纱帐飘摇,数卷衣幅委地。一袭青灰褂袍,一挽素黑长袍斜斜铺盖在上。

女子破碎轻喘的声音透帐而出。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划破女人的声音。

“进来。”帐内,男人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分暗哑。

“爷,奴才有急事禀报。”门外,随着一双粗黑棉靴踏进,带进数绺银白。

帐里男人似看出来人的迟疑,淡淡道:“铁叔,但说无妨,你知道这里无外人。”

“爷,那人来报,翘楚可能有危险。”

帐子猛然被撩开——

“惊鸿。”

男人侧身瞥向握在臂上的手,指白如玉。

“回我一个问题再走,可好?”

“嗯。”

“若我有事,你还会不会去找翘楚?”

.....

玉手横斜,慢慢捡起地上黑袍。

人离帐冷,只有薄薄一句“不会”还飘荡在空气中。

————————————

谢谢阅读。留言已阅,谢谢每位亲的心意,谢谢大家努力帮歌投月票和每天的不懈推荐。亲们,明天见。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无弹窗更新最及时.

061被他撞见了

柳子湖畔。记住本站:.夜雪始歇。

翘楚忍着下巴的疼痛,轻声道。“我能将那天每一个细节告诉你,只要你问。”

太子冷笑,“你和翘眉既然是姐妹,当日情景可以是她告诉你的。我怎么信?”

她一怔,随即苦笑,即使她想让他去向翘眉核实也不行。在她被隔离到千里外的日子里,翘眉曾经派侍女过去,逼问当晚情形。若有一句不符,让太子怀疑,她也将得不到解药。这个年纪仅比她大半岁的女孩,心机谨慎。

眷当日情景,她们彼此都知道,谁告诉了谁,已经无可考证。

努力在记忆里搜索证明,却发现徒劳,她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

他清冽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一边是下颌的痛楚,一边却是他突然覆上的唇的炙热。

搅他在她唇上吸吮掠夺,她紧合着双唇,他却有些粗~暴的撬开了她的唇,唇舌长驱而进,侵~占她的口腔。

她双手抵着他的胸~怀,眩惑不知措。

以前,秦歌吻她,她总是羞涩而快乐。她深超速更新:

并且,这一瞬,她突然厌恶起他的吻,虽然那亲密的接触让她全身战栗,他探入她衣襟的手挑起了她的快~感。

也许,就像在蟁楼生和死的距离让她感觉和他更靠近些,让她为他付出更甘愿些,因为别无选择;就像在北地赶路的时候那种冀望让更快乐些,因为知道即将要见面;就像吻上官惊鸿时更让她自在些,因为不爱。

现在,她无法证实自己就是当年在蟁楼里的人;而他,是秦歌,却又不是秦歌,他的记忆里没有她和秦歌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