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皇帝盯着莊妃看了片刻,又看了翘楚一眼,“就按爱妃意思办吧,翘楚公主届时就在这宫里出嫁。”

莊妃喜极,揩了揩眼梢,又叩谢了皇帝。

手中的纸被碾成碎末,太子冷冷盯着翘楚。

至此,他完全明白这个女子的用意。她一边让丫头过来回绝他,一边找上莊妃,作了这样一场戏。这样,出嫁之前,她会一直留在宫里。她甚至早已候在金銮殿外,他回府以后也妄想能见到她。

她用她的方法杜绝了与他再见面,她用她的方法告诉他,她不作他的棋,她不做他的女人!她甚至没有看他,他看到她凝眸看着上官惊鸿。

平生第一次想将一个女人狠狠摧毁的欲~望铺天盖地将他淹没。

正文075金銮外的

他唇沾冷笑,一瞥夏王。

她和他这个九弟似乎过从甚密,她告诉了上官惊骢他们之间的交易了吗?有也罢,没有也罢,本来,他们兄弟几人,谁都明白,谁也不服谁,所以,谁也不在乎在背地里得失了谁,主要在父皇面前是一场兄友弟恭便好!只是,翘楚,此一时你虽避进宫里,孤暂无法动你,但孤不会放过你。

另一边,郎霖铃从人群里走出来,欠身一福,道:“皇上,莊妃娘娘,皇上既赐婚于霖铃,霖铃便也是常妃娘娘之媳了,霖铃窃以为也该过去拜祭一下常妃娘娘,否则霖铃于心难安。”

踞翘楚心头一跳,原本察看睿王的目光慢慢移到郎霖铃身上,赐婚?

郎霖铃似乎觉察到她的注视,侧身朝她微微一笑示意。

女子身上那件灰氅,翘楚一怔,那是上官惊鸿的氅子吧。

蓊那天,她还在睿王府,莫公公来宣旨,让她到太子府去。

后来,她和他都走得急,他,为进宫;她,为进太子府,去见那人。以致他说让她等他一下,她已迫不及待上了马车,对方明说“起行”。

当马车驰出一段,她看到他捧着大氅微微瘸着追出来,他跑着跑着终于停了下来,站在风雪里安静的看她远去。

莊妃也是一怔,夏王笑道:“母妃来迟,还不知道,父皇已赐婚给八哥和郎小姐,晋郎小姐为八哥的元妃。”

莊妃双眸一垂,却很快又笑道:“那却是大喜了。.”

跟在翘楚背后的四大和一旁的美人交换了个眼色,悄悄看向自己的主子。

翘楚突然有些茫然。

四周,看好戏作比较巡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带来的那种发闷的感觉比不上心里微堵的茫然。

上官惊鸿的目光里却没有她。

他瞥了夏王和莊妃一眼,便凝向在地上跪禀的郎霖铃,那温恬远致的目光和那天他为她施手术看她时有几分相似。

她突然想,如果,真的只是如果,如果他真的曾喜欢过她,

是她离开睿王府时的得意忘形,还是遇刺时她故意将他错指的没心没肺,将他推远了?

恍惚中,只听得皇帝说,难为铃丫头有此孝心,便也随莊妃走一趟吧。

再后来,人潮流动,她在人潮里和他擦身。

她低声问,你的伤好些了吗。

他似乎淡淡“嗯”了一声,之间便再没多话,各自离散在人群里。

夜,皇宫,初云宫。

将小宫灯放到门槛边,翘楚从四大手里拿过扫帚,走到大厅一角,开始打扫起来。四大和美人也知情识趣的各走到一处,干起活来。

昏弱的灯光仍能照出一室狼藉尘灰,到处是蛛丝。这里是睿王的生母常妃的故居。

门口,还散残余的蜡烛和烧过的黑黑的纸钱,日间,在莊妃的引领下,她和郎霖铃来过这里祭祀。内侍开了门,但谁也没有进来,只在门口举行了些简单的仪式。本来,祭祀就不过只是一个让她能进宫的借口,简单的仪式已足够。

莊妃很聪明,用了这个不着痕迹的方法,将她接了进来。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她当时写给夏王的信里,只是让他请求他母亲帮忙,让她进宫待嫁。除此没再说什么,没有让他知道,她是为了避开太子。有些事情,还是简单的好。

然而,日间淡淡的一瞥,这里的残破让她难受。这里的一切说明皇帝对常妃的宠爱不过像云烟,如果真爱,怎舍得让她的居所凋零至此?

夜里,她唤醒两个丫头,悄悄过了来,想将这里整扫一下。说不清是为了上官惊鸿,还是仅仅为这个红颜薄命的女子。

“主子,你真不公平,让美人去办的两件都是大事,送信给夏王,送信给太子,交给我的任务就只是连夜收拾细软——”四大的嗓门突然在后面响起。

美人冷哼一声,“让你去送信?夏王府可不近,你的脚程够快吗,金銮殿守卫森严,出了状况,像白天那样,你能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