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男人长身玉立,轻倚在书桌边。

这个似乎是他的书房。她正想着,他的声音冷冷传来,“你不是想救你的婢女吗?若你能取悦本王,本王便救!”

光影疏离,他的眸子教灯光映着,无法看清喜怒。只能隐约分辨出,那是极深极沉。

她握了握手,下了床~榻,踉跄着向他走去。

正文088心悸的圆房(9)

她的手颤抖的环上他的颈项,却很快止住动作。.

前生的记忆里,和秦歌之间,都是他作的主动,似乎无需她去做什么,他便将她往超速更新:

他比她高大许多,居高临下望着她,“我说,取悦我,你听不懂吗?”

她听得他一声轻笑,说,也罢,天亮之前,那个奴才再得不到救治,只有死。

她从没想到,他.....其实如此阴鹜狠戾。那还有一丝当初的模样?这才是真实的他吧。

她知道也许有些事情并无答案,却仍忍不住悲愤、脱口而出:“你既如此恨我,当初何必选我并待我好?我身上有你能用的地方,对不对?”

他眯眸盯着她,片刻之后,方低声笑了。由那具高大的身子凝成的剪影与他一起拢罩着压迫着她。

“翘楚,你错了!”

“对你,我确有利用,我用你向我父皇昭示我无夺位之心;我用你立下救兄之功;更用你摆脱父皇对我在我二哥府里埋下眼线的猜疑。”

“父皇怎会轻易相信我只是到那柳子湖畔吃酒解闷?金鸾殿上,我不过是假意晕厥,二哥以为我顺势借伤邀功,不,我是借这机会到父皇的寝殿去立即向父皇请罪。我说,我在金銮殿上说了谎,我之所以知道你们在柳子湖畔,是因为我在二哥府里埋了眼线。这眼线,我是为你翘楚而埋的,因为我知你和翘眉不和,怕你有什么闪失。”

他的声音很轻,她却听得透骨心寒。

“父皇信了!二哥必定以为我所凭借的仍是勾起父皇对我母妃的感情吧,同一个方法怎能用两次?我要的是父皇的绝对信任,而不是因为我母妃遂不再追究我眼线之事,否则,即使他不究,实存了疑,兵符便绝不可能落在我手。”

她轻轻一笑,“原来你对我果然是利用,但这怎么可能?皇上怎会相信你爱我如斯?”

他没有说话,唇角微抬,淡淡回看她。

)。

她心里一慌,他却就在她这慌乱间,突然伸手攫住她的下巴,低声道:“不!他信。”

“听说,你生病忘记了些事情。”

翘楚一震,是,她附身在“翘楚”身上、大病初愈醒来后,为防翘振宁、汨罗思疑,曾推说以前的事情都记不清了。北地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她越发惊疑,却听得他哑声道:“你母亲未被废前,还是汨罗大妃时,你曾随你爹娘到过朝歌来,那是受我母妃之邀。”

“我外公好游,尝到北地游玩,与你外公结下生死情谊,是以我母妃与你母亲自小便识,长大后各嫁君主。我七八岁的时候便见过你,你那时还很小,即使你没大病,也早忘了这事。”

“我母妃和你母亲甚至曾订下婚盟之约。父皇深知母妃至于我的意义,所以,他信我!甚至劝我许久,说我该以大局势为重,帮他分忧,娶霖铃做妻。”

翘楚浑身一颤,他的声音突然收紧变哑冷。

“对你,除了利用,我曾经确实愿意娶你为妻,遵循我母妃的遗愿照顾你。我母妃说,你母亲是这世上最至情至~性的女子,只可惜,你不是!”

“我平生最厌恶的便是背叛二字,我八岁便开始防人,这十四年里,只要我被背叛过一次,我的下场就只有死。”

“还有两个时辰便天亮。”

他放开她,负手在后,盯向窗几。似淡淡看着那画上的仕女又似在看窗外的雪天。

也许,她该谢谢他终念旧情,如此这般终于向她抽丝剥茧。

她的眼睛有些涩痛,明明他在讲述时便如讲述别人的事这般淡漠。

他们最终终于还是错过了。

眼前只有逼迫的形势,只有他对她的不屑与狎~玩。

她踮起脚,吻上他的唇。他眸色微变,她只觉一股硕大的推力袭来,身下一踉,跌倒在地。

他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用力一拭嘴唇,随即将帕子扔到地上。

她咬牙起来,走到他面前,缓缓将身上裙袍一一褪尽。

————————————————

正文089心悸的圆房(10)

他眸光变深,盯着她裸~露的身躯,唇角一挑,“虽无倾城之貌,这身段玲珑,倒是个,莫怪我二哥喜欢。超速更新:”

那狠辣的话语穿刺过她的耳骨,心口像被什么刺过,眼前地表摇曳,她想支撑着站稳,却终究往地上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