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景平一笑,道:“爷倒是和翘主子想到一块去了,她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若你回来还想在这边歇息,只怕吵着你,遂和碧水去了厅里。”

睿王一怔,轻轻“嗯”了一声,正要离开,想起一事,又道:“景平,你做事向来谨慎,怎么这次如此疏忽?我不爱灯火。”

方明闻言往房中一探,果见桌上一盏小灯还燃亮着。

景平低声道:“爷,是翘主子让留的。她说,不知道你是径自去的早朝还是会回来歇一下,让留点灯火,这盏灯火光小,外面不易觉察,进来的时候也能有些光亮,不至于太黑。”

睿王府大厅。

翘楚淡淡看着碧水在药箱里掇弄着。

说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好,说她量小非君子也行,说实话,她确实信不过碧水。郎妃有势,碧水不敢怎样,遂选择性的只不喜欢她。若让碧水在她手里加点料,前者可以说是医疗事故,她便麻烦了。

四大和美人就在她背后站着,希望美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对碧水有些阻吓作用。若非景平一番盛情提的碧水,她说什么也不会让这大丫鬟诊症。

眼看碧水嘴角那抹若有若无的浅笑,她突然想,她还是找个借口推了罢。微一迟疑之间,碧水已从药箱里拈出一支金针,抬手向她搁放在桌上的手刺来。

那针没有刺到她手上,一只大手突然横地里伸过来握住她的手。

“退下吧,我来。”

清浅的一句,她心里却微微一震,抬头间,看到睿王淡淡看着她,四大,美人和碧水正给男人见礼,她也忙站起来见礼,他却伸手一揽,将她抱进怀里,坐了下来。

睿王挥挥手,示意碧水和四大,美人到退到一侧去,随行的方明和景平自发退到了一边去。

碧水脸色微变。

手上有些疼痛传来,翘楚别过头去,任其折腾,虽痛,却并不多担心。

“为何要跟本王说那个故事?”

抠他在她耳畔问,声音低低沉沉的,因他没有刻意隐藏,她多少能听出他声音里淡淡的愉悦。

她知道,他当时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爱情有时就是这样,不是说你走了九十九步就行,对方不肯走那最后一步又有什么用。

枭也许,你爱的人一直认为,你既然走了九十九步,更不应吝惜那最后一步。于是,你进的时候,她反退。

所以,有时候你也该退一步,或者像士兵一样只站到九十九天,未尝不好。

因为,站足一百天的是王子,站了九十九天的是骑士。

王子都是完美的,骑士却是冒险的。

女人很多时候反而对完美止步。和男人一样,女人其实也喜欢冒险,骨子里也有征服的欲~望。

不同的只是,男人对征服的欲~望更易外显出来,女人却藏得深一些,因为和男人相比,她们有更多的顾虑而瞻前顾后。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骨子里真正的性~情藏得太深。也许,连他自己也找不回来了。他戴了多年的面具,他自己也便有了多重的假面。

他其实是个很古怪的人。聪敏,智谋,温恬,冷酷,霸道,隐忍,沉稳,有时却乖张的像个孩子。

他有运筹帷幄之智,也有能令到女人死心塌地的本钱,但对于清苓,因为爱,因为在乎她的感受,反而看不清。

有些男人,遇见了你会知道,他有能力得到他想得到的,而有些人,即使穷其一生,他也达不到你所希冀的。

不论是谁,不论男女,在这场夺嫡的游戏里,都是相互投资和被投资,利用和被利用。

她不知道谁爱他是完全不掺私心的,都会爱这个人的才智聪敏罢。但是,如果她爱他,那么更多的是爱他偶尔的乖张,像个孩子,那让她心疼。

可是,他既有所爱,她便观止。

若说恨不恨他,她不知道,因为在他的世界里占有和爱是两回事。

和他说这个故事,不是想讨好没有卑微没有屈就,只是心疼只是简单的想他能得到幸福。

和他说这个故事,只是因为他费了心帮她拿毒药解毒,她也希望能帮到他,希望如果他们无法在一起,她也能得到他的尊重。

她承认,听到他此刻声音里的愉悦,她很难受;她无法就此不爱他,一旦爱上了,不是说他不爱她,她就再不爱他。她需要时间来放下,而且她现在还在这个王府里,有她的路要走,尊重和信任是第一步。

可是这些她该怎么告诉他呢?想了想,她低声道:“便当谢你解毒之恩,可好?”

他似乎一顿,她手上的疼痛突然加剧,她微微错愕看向桌上,他替她施了针,又搽了些芬香的药膏,正在重新包扎,现在他的手却重重按在她腕上,淡淡反问,“你不想欠我恩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