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沈清苓心里一甜,他却放开了她,站在一侧,淡淡举目远眺。

沈清苓眼中浮过一丝轻笑,这时反而不想去说破……他便只管气恼罢,稍会听了她的心思,指不定得多欣喜若~狂,他等她多久,便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

待得老铁领众人过来,睿王袖手在后,眼梢一瞥,勾了勾唇,“哦,将方叔他们也唤过来了。”

宁王夫妇,宗璞,秦冬凝,方明,景平和景清,所有人都来齐了。

宁王使了个眼色,沈清苓点点头,深吸了口气,走到男人的身边,正要说话,却突听得睿王微微沉声道:“有人正走过来,跟我来。”

众人一凛,但众人平日合作惯了,这时很快随睿王一起快步撤进林一株极大的冬树后。

刚隐遁好踪迹,声音已从前方的空雪地里传来。

“九爷,这样做……真的好吗?”

虽夜色苍莽,但相隔也不过数十尺,雪地映着薄光,雪地的人未必能看清冬树林里的情形,隐身在冬树后的众人却能隐约看到雪地上两道身影快步走过来,甚至能将对方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

但也是这声音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这说话的是……翘楚?

她口中说九爷,另一个人难道是……是夏王?

这深更半夜,他们孤男寡女来这种地方做什么?莫说半夜出行是大不韪,平日里也该多检点,他们是叔嫂呐!

按翘楚的话听来,按这情况看,这两人的关系……只怕早已不干不净了……

众人暗暗心惊,一时都是莫大震惊,不约而同悄悄看向睿王,睿王本微微俯下腰,雪地上女子声音一落,他立即挺直了身子。

“你是不知道那魔星的脾气,若不这样做,这小畜~牲你莫想能从他手上拿到……”

“原来,他和元宝一直在睡,是你作的手脚。”

女人的笑轻轻传来,铃般清脆。

沈清苓咬牙紧看着旁边的男人,众人紧密地靠在一起,他本站在她旁边,和她贴着衣衫,现在,她再也感觉不到他的稳度……似乎在翘楚的笑声传过来的时候,他便移动了位置。

她心里痛着恨着,却很快又生了股快意。原来,翘楚不洁……

声音仍在传来。

“翘楚,你冷吗?”

“你的狐裘暖着呢,这不正穿着吗?”

正文178

冬树林外雪地。

密林夜暗,雪光薄映,将说话的人轮廓照得有些氤氲,但二人靠得甚近,仍能看清对方。

一个正是翘楚,一个是夏王。

翘楚看夏王本微皱着眉,这时唇角却浅浅勾着丝笑,倒是副矛盾的表情,她本笑拍着身上的狐裘,这时怔了怔,只听得他轻声道:“我还以为你不会穿,那时,我派了婢女过去找你,她远远跟着,看到上官惊鸿让你……将狐裘脱下来。”

据她又是一怔,突然想起上官惊鸿当时那个古怪的吻……她心头一跳,他其实是不是早就知道后面有人,如果他知道,那当时他是……故意的?

故意不故意,也就那样罢。就像一个人本已受了致命的伤势,你再多捅他一刀,又有什么大不了。

她闭了闭眼睛,末了,笑着回道:“怎会不穿呢?你忘了啦,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辩他喜欢她说“第一”这两个字。

看着她脸颊上淡淡的酒涡,夏王又是一阵心猿意马,几乎同一时刻,心里一阵后怕,活了二十年,他什么时候试过这种略带着恐惧去颤抖的感觉?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

也许是她说转赠礼物的时候,也许是她轻声弹唱的时候,也许是在营帐里她第一次说第一的时候,也许是那天她将腰间荷包扔给他的时候……

他竟想将她据为己有。

她和他以往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同。

哪怕知也精通乐器,琴棋画他都会,他喜欢有才艺的女人,但他从来不爱听知弹什么唱什么。

哪里不同,他说不出。

但他爱看她弹琴的样子,双眸亮得像天上的星。

他喜欢她的才艺。

他喜欢她仅属清丽的模样。

他不爱看到她受到任何委屈。

可她终究是他哥哥的女人,哪怕他再无法忍受那个人对她的卑劣,他也不能那么做!

若非……若非她嫁的是他的哥哥,不管怎么样,他……他……必定将她讨过来!

他有些烦躁地想着,不觉用力一握怀中的狐~狸,元宝“吱哇”的一声叫出来,它本来尚在朦朦胧胧的睡着,这时睁开眼来,惺忪地看着两人。

翘楚看它模样可爱,将它接过,小狐~狸此时倒哪有半分狐~性狡猾的样子,当然,元宝只是只幼狐,不然也未必会被她和上官惊鸿“捉”到,她突然想起一事,微微奇道:“九爷,你怎么会想到要将元宝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