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旁边的夏海冰竟也是同样装束,夏海冰微哑了声音,“九爷,莫要再说了……”

若肯屈膝,便不是夏九了。

他身子不能动弹,口中依旧桀骜不驯,“他们都是你的人罢,你当底想做什么,你将八哥和翘楚害死了,现下可满意了?你若想谁死,不如直下一道旨意痛快。听潮阁首发.tingchaoge.”

这时,马车里的人陆陆续续走了出来,妃嫔、皇子、朝臣,还有家臣,众人闻言一震。

便在片刻前,皇帝和夏海冰二人并非从马车出来,却是那禁军群中走出来的,有人看得真切,大吃一惊。

自皇帝厉声命令禁军救睿王开始,第三批刺客和第四批刺客的伪“禁军”便突然住了手,再次倒戈,一批救援,一批战斗,很快便和禁军将第二批刺客格杀干净。

这到底怎么回事?

第一、二批刺客似并非虚假,但这第三批刺客和伪“禁军”却是皇帝的人?棋开收阖,这兜兜转转竟只是一个局吗?要算的又是什么,最后竟赔上了睿王。

可惜,从马车被推回到睿王翘楚落崖,不过须臾。

那时,太子和方镜正赶到。

太子立跃到皇帝身旁,宁王,夏海冰和禁军急赶到崖边,夏王和方镜是最快的,却仍无可挽回,方镜甚至失足掉下崖。

突然一声清脆,夏王被狠狠掴了个耳光。

“惊骢,有你如此跟父皇说话的吗?”

众人一惊,只见莊妃咬牙盯着夏王,她秀眉萎顿,神色激~动,眼圈竟微微红着,不知是气恼还是心痛儿子所为。

太子搀扶着皇帝,道:“莊妃娘~娘莫要再责九弟了,他也是兄弟情切,现下将八弟,翘妃和方镜救起来才是正事。”

他声音略有些沙哑,眉峰纠蹙着,一些人尚暗自心惊,此时却都想:太子念的多是那自小的伴读方主簿,至于睿王么……

这时,却又生了些变幻,皇帝突然一记冷笑,眸中凶狠迸露,猛地挥开太子,袖拂手落,径朝太子扇了一个耳刮子。

“畜~牲!若你弟弟有何叵测,朕……”

皇帝喘着粗气吼说着,眼眸竟如夏王一般,红透似火。

太子身形不晃,仍挺拔立着,只略低了头,谁都看不清他此时神色。

可这一声,却不比莊妃那一下,任谁都惊呆在当场!

皇帝打了太子!

打的竟是太子!

皇帝和太子之间竟生了嫌隙?!

为什么?

虽说秀丽江山,无垠疆域,然而不到君主百年盖棺一刻,谁敢说身后将是哪一位去主沧栗浮沉,帝临天下,但放眼东陵,谁又不知,太子是半壁皇,但此时此地……

于是,这一刻,除却风飒响尘飞扬,血~腥浓转淡消褪在这山高崖阔中,千人境,车马地,声渺息凝。

可是,除去局中人,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没人敢猜侧是什么,只越发知晓,经此一役,那个铁面男子若还在世,前途谁能预测?

“人上来了,快!”

突然,一声惊喜之声,皇帝本微微佝偻着身子,这时一眼光芒,由夏海冰搀扶着,危颤颤看去,却随即痛苦地阖上眼睛。

“惊鸿。”

有人听得一道声音细碎,循声看去,只见不远的地方,睿王府那个女主子在一众家臣当中,怔怔跌跪落地。

睿王的家臣,皆沉默着,一动不动垂下头。

崖边,只有一个人——方镜。

这位方主簿许是受了惊吓,整个人泥塑木刻一般,脸色如败凋的花。

宁王本唇角隐笑,这时,蓦地一震。

想起昨夜还和那人密见,看他调遣暗卫。

五十暗卫,兵分两批。

一引太子,锁林荫。

二在崖壁,连夜垂索作活,凿入粗糙硕岩,可供攀附,人工可乱真。

真假,假真。

他知悉,叹说,“你竟仔细到如此境地。”

上官惊鸿那时却沉默的睇着腰间,不知在看什么,神色甚是专注。

他生了丝好奇,暗暗看去,见却是一枚荷包。

末了,上官惊鸿淡淡道,“谁知道父皇要如何试验二哥,我还不想死,也不会死。我答应过娘亲~做的事,一定会做到。”

男子一身藏青,语气沉静,眼底却有丝笑意。

他总觉那蓝荷包瞅着眼熟,忍不住问,这是什么东西。

上官惊鸿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将东西塞进怀中,轻咳了一声,道,“这是方叔掉的,我帮他拾起来。”

昨夜,今日。

正文200

他心里有翘楚。

已经有了翘楚!

不然,他不会下去救她。

她知他清楚自己武功,但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树渊。

恳她知生死,他却不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仍要下去救翘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