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空气中暗香轻流。

炉中艾枝已燃到尽头,吕先生在换新艾。

看到她,目光一怔,唇角微起的不知是嘲还是许。

她一惊,赶看向厅中右侧靠墙贵妃软长榻。

只见,上官惊鸿倚在榻背上,若雪侧身坐在榻边,握着帕巾替他揾额角汗水。

她蓦地收住脚步,愣在门阶处。

一瞬,众人纷纷看向她,天人们的目光是不可思议的惊咋,“翘振宁”等人神色却复杂。

若雪听得声响,猛然转过头,美眸里有些惊讶,有些责备,又还有些幽邃的光芒……

若雪之后,上官惊鸿身子慢慢前倾,他紧盯着她看……眸光,却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吕先生救了他!

在她离开的这盏茶功夫里,这短短时间里,发生过什么吗?

她心里凄然,实在无法再去深究这些,只不断想着……他好了,他好了……

也,再也不需要她了。

——

心绪,短短时间里起落沉浮,也不知为什么,口里一句“你还好吗”竟滑下喉,飞快转过身,只想离开。

本来,她便已经无法再面对他。

背后声音有些急遽凌乱,只听得有什么奋起之声,和若雪一声惊呼,翘振宁好像说了句“公子当心”,她脚下重,仿佛失去了焦距空洞地看着自己的裙摆,踉踉跄跄没走得几步,腰身一疼,被什么箍上,身子已被一股大力狠狠拽进怀里。

“小姐,你还要去哪里?”

沉散在耳边的声音,让她猝然一震,整个人旋即被扳过,被逼对上男人严厉火炙一样的眼眸,他看她抗拒失措、目光散乱地看着她,一手紧扣着她的腰,一手突然抚上她的眉额,在所有人的惊乱抽气的声音中,将她紧紧按压进怀里。

她张惶的被迫枕靠在他肩膀上,对着一室震惊。

“翘振宁”,“凤清大妃”,族中长老,携她回来的两名女子,目光里,似乎都带着惊世骇俗的意味,吕先生紧皱着眉,眸光暗暗。

因为,小姐和长工吗……

嗯,她还好,面对着的还只是屋里几个人,上官惊鸿那边面对的,可是无数天人……

若雪怔愣着看着二人,身~体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微微僵硬在榻边。

她他勒得快要窒息,鼻子嗅到一股浓刺的气味,她一怔,使劲想从他怀里挣出些许,身子却被他如铁坚硬双臂收得越发紧,耳边听得他沉哑着问,你还要去哪里?

她脱口说道,你弄疼了,放开我一些。

话出口,自己也发怔,这样的语气,委委婉婉的,竟不知是哄是说。

感觉到他的胸~膛微微一震,像抓握着什么珍贵东西的双臂才略略松开了一些。

在他怀里,她往他臂膀空隙处张看出去,目光晃晃散散落到地上,只见他袍摆下,赤脚旁,淅淅沥沥,一摊红。

正文208你不必懂我(6)——长工不可以

她一惊,说,“你放开我,让吕先生看看,伤口破开了。”

“还走吗。”

背后他的声音还是沉沉的,却较往常发狠时少了几分戾气,多了一分轻苦。她还能说什么。

“我不走。”

恳她说着,心里酸涩,等你好了再走。

她不懂,那个原因是什么。

他明明不爱她却字字句句行行为为都像他其实深爱她的原因。

让她心决,却一时困怔想着,旁侧,翘振宁一声轻咳,她才赶紧推开他。

其实,即便他真的爱她,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因为还有郎霖铃,还有……清苓。

不是唯一,她不能要。

何况,他们之间还有太多的回不去。

他慢慢松开手,却又改握住她的手,她苦笑着,若非他的伤,她是不是就可以少一点犹豫,将他挥开……

他凝着她,眸光幽深,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从刚才回来再见,他盯着她陌生又若有所思的目光,到将她抱进怀时的似乎有些无所依循却又带着本能的狠戾,再到此时……

她说不上哪里不对,却感觉很不对劲。

他却拉着她走到榻边,将她轻轻按坐下去,对若雪温言一笑,道:“刚才有劳公主了。”

若雪身子似微微颤抖着,拿着布帕,朝他点了点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却又朝她淡淡道:“翘姑娘,你好好照顾上官公子罢。若雪先退,不扰静养了。”

她说着,垂着脸颊,匆匆奔了出去,翘楚只看见她倾城美丽的下颌有抹尖冷。

院里天人无声,却都紧紧注量着他们。

无怪他们会以这样的目光看他们。

礼教大防。

这个时代,本来即算夫妻,关起门来做什么事,谁不说,但这公然之下,看衣穿着,这天人们的礼法似乎比东陵民风更严谨上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