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又不知过了多久,听到他微微辗转的声音。

她下意识将被~褥掀开了些许,一看,满室已经昏暗下来,桌上油灯没有完全熄灭,几滴油星子,一簇薄火苗。

她有些发怔,目光收回之际,却被地上炯炯的眸光纠住。

被~褥半盖,上官惊鸿紧紧盯着她。

眸光深而灼。

她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慌乱,抗拒,将被子蒙头一盖,快快转过身。

耳边又是他辗侧翻身的声音。

怎么老是辗转,那样伤口不疼吗?

她突然想起,刚才疏疏一眼,他身下似乎只垫着几件袍子……那是刚才翘振宁命人送过来的替换衣服。

只送来两床被~褥,他又拿什么打地铺?

她自嘲一笑,为什么离开反而容易?这样的对面,还是不希望他受罪,总归是一张白纸的人,也算是另一个人了。虽说,她曾考虑等他好了再离开,但若他是以前的他,她明白,她绝不可能这样和他共处一室,她会立刻离开。

心里微吁了口气,到底还是掀了被子,坐起来,道:“你上来睡吧,我睡你那里。”

“不,我睡这边就好。”上官惊鸿立刻打断了她,甚至微微沉了声音。

她闭了闭眼,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轻声问出来,“没有了记忆是什么感觉?会害怕吗?”

“不会,现在和你在一起很好。”

声音低沉传来,她心里微微一紧,觉得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有点好笑,更多的却是涩然……他当真把小姐和长工的故事当了真吗?在故事里,长工爱上了小姐?还是说,他以前惯对他其他的女人说的话,现在即使失忆了,说起来也还能毫不费力,就像他是极认真的样子。

她重新躺下,用被子将自己裹个严实。

他不接受她的好意便罢,无论如何她说不出和他同睡一榻的话。

然而,累归累,却总是睡不着,很快便到她辗转反侧了。

她心里烦~躁,竟突然生了个念头,想不顾一切离开这个屋子,离开这里!

她终于明白,原来她还是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榻上却突然一陷,她一惊,被子已被人掀开,“翘楚,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上官惊鸿坐在榻边,微微皱眉看着她,神色有些紧张,很自然的便伸手过来抚住她的额发。

她伸手用力一格,坐起身来,沉声道:“你知不知道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开。”

他被她一斥,眸光暗了暗,咬了咬牙,似想站起来,末了,却盯着她,轻声道:“我坐在这里,你睡着了我就走开。”

她咬牙道:“滚。”

女子的声音有丝尖锐,昏暗的灯火里,上官惊鸿清清楚楚看到翘楚眼里复杂抗拒的光芒,尖尖的刺过来。

是,他的记忆是空白的,但什么长工和小姐的故事,他不信!

胸~腔里,薄薄的怒气迅速被她调出,他一声冷笑,几乎便要站起走开……手刚才被她挥开,落到被子上,她的手就在旁边,无意识的贴靠着他的,只是不经意的肌肤相接,他竟无法从这单薄的温度里抽离,这时,他只想抱她,吻她,碰她!

正文210你不必懂我——长工不可以(3)

手却规矩的定在那里,没有动。

交面而坐,他冷冷看着自己的手,她右手旁边自己的右手。

他受伤了又怎么样,他若要用强,她根本便不能抵他抗他。

不是不能,却是不敢。

恳可笑了,他不敢。

记不起和她之间的往事了。

可是,当她撩着长长的裙摆,白了脸颊奔入医庐,嘴里喊着“吕先生,我答应你”的时候,他醒来之后心里所有的陌生空寞一下褪尽……

让当时,她眼里的仓惶和悲恸,让他来不及哀悼这尘封了的记忆,来不及迷茫,只想让她不再伤。若他也模糊糊涂,怎么去守这“跷出家门的小姐”?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这股强~烈的感觉,他不知道她要答应吕宋什么,他只知道,他绝不会让她答应!他只知道,他想和她在一起!

她这样待他,是因为心里那个人罢,她说过她心里有人了。

他不会让她去爱别人,不会!不可以!

但现在,她也像刚才那样,脸色苍白,于是,他再也没有办法,去做让她伤恸的事。他咬牙站起,淡淡道,好,我出去睡。

他已经是另一个人了,这样不过份吗。

贪、嗔、痴、慢、疑,原来,她始终看不清。

翘楚紧闭上眼睛,耳边听得屋门重开重合的声音,她想将他喊住,心~胸却蓦地一闷,立时绞痛起来。听潮阁首发.tingchaoge.

刚才便有过征兆。

是她的心疾发作,还是上官惊鸿或翘眉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