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本不想服药,但怕抱着她睡的时候,会因疼痛难眠将她吵醒。

若不和她睡,他又不愿,毕竟机会难求,这一次过后,下次要再和她同~床共枕便难了,哪怕,只是简单的同~床共枕。

遂将一颗药碾碎,服下五分之一的粉末。

那轻微的分量,在碰抱住她的时候,却全部变了样……

他一再抑制自己,终于还是忍不住去碰她,想吻吻她解解肚腹里燃烧的火焰。

哪知道,最初心疼她的药,最后却成为知道她心里话的毒。

若非适时下~床,刚才听罢她的话,他脑里唯一的念头便是将手圈上她的脖颈,然后,收紧……

那一刻,仿佛有股千针万刺般的疼痛将他紧紧缠住,让他快要透不过气来,他只想杀了她!

可惜,他终究下不了手,哪怕她不过只是一个被男人玩过的女人。

早有人碰了她,和她做过那种事。她眼里的对他的鄙~夷和恨意,他知道她并非捏造,不是说笑。

他咬牙想着,那种被火光暂时压下、如蛇信般冰冷的痛苦却再次涌上胃腹,浇得他几乎无法站稳,心口像被什么东西猛地就撕扯下一块皮肉,痛得他想将她掐死,让她和他同疼……然而,他脚下如生根了一般,纹丝不能动,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她的床边!

——(

擎起烛火,是用来暖一暖自己身上的寒冷,还是说,他只想看清她脸上一点点的后悔神色,只怕错过了她眼中对他有什么不舍。

哦,如此的犯~贱。

蓦地触及到这个似是而非的荒唐念头,一股尖锐浓稠的悲怒顿时如一块重湿的厚布将他的头脸紧紧盖住,让他吞吐不过半丝气来。

……

翘楚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在想什么,她看着他,看着他的瞳孔收缩的紧,心里颤抖得越厉害,嘴上却越安静的吐出她隐晦得不见天日的嫉~妒,“若雪比我这种水~性杨花的人要好多了,是不是?”

“是,破鞋……”

上官惊鸿仰头微微一笑,最后的光亮随着他深暗残佞的瞳仁猛地一缩,“噗”“噗”数声,翘楚只觉眼前一花,上官惊鸿头也不回、快步转身之际,无数碎砾从空中溅射过来,她脸颊一痛,有什么在她的肌肤上狠狠化过。

门“啪”的一声被摔上,满室黑暗。

她闭上眼睛,哭笑着掩上左颊,却不为那盏被他捏碎的琉璃灯——

“见过上官公子。”

若雪正在二楼楼道徘徊,咬牙拿捏主意的时候,却听到有声音从后面房间门外传来。

她又惊又喜,转身果见上官惊鸿一身白袍快步走来,房外的奴~仆正朝他躬腰问礼。

本来昨夜吕宋突然离去,上官惊鸿和翘楚二人孤男寡女宿在一处,自今日到医庐诊病得知,回来之后,她便如坐针毡。

哪知,后来,父亲和母亲却问她是不是喜欢上官惊鸿……

她认了。

说不清为什么,但她确实爱上了他,甚至想嫁给他。

爹娘也有此意,也就有了后来的“急病”。

刚才,却听奴~仆过来禀报,说上官惊鸿今晚竟要宿在翘楚房里,听罢汇报,她立刻从五楼急奔下来,一时寻思怎样阻止二人,一时又坐立不安地猜测二人是否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这时看上官惊鸿出来,她顿时放下心中大石,心想,他只是过去看看翘楚罢了。

她一笑,道:“公子可是要回房?你我房间都在五楼,一起回去吧,也许公子愿意在睡前到若雪那边喝一杯若雪泡的花茶,那茶不会影响睡眠,倒有宁神的作用。”

她话口未完,却见上官惊鸿眼中掠过一丝邪佞,嘴角轻扬,“较之一杯花茶,我此时更需要一个女人。”

若雪一惊,随即“唰”的一下红了脸,低嗔道:“公子胡说什么……”

“行还是不行?”

耳边,男人的声音哑哑沉沉,若雪含羞看向上官惊鸿,只觉此时的他突又有了哪里不同,他的眼眸越发深沉了几分,嘴角淡淡弯过一绺暗佞邪气,他本就容颜俊美之致,这让人怦然心跳的话语更平添了股致命的诱~惑,她竟鬼使神差地说了个“好”字。

这是在宫里的第几天,翘楚忘记了。

她病了,大多时间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侍女会定时送三餐过来,在她房间隔壁,便有洗浴如厕的地方,所以,她不必到哪里去,可以……安心地病。

她没有让侍女将她的情况告诉上官公子。

她知道,即使她说了,他也不会过来。

侍女更是安静,只管送吃食进来,对她的病冷眼旁看,不闻不问。

而上官惊鸿果也再没有来找过她。

可她知道,她不能再病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