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淳丰,那进来的是睿王!”

她心肝怦跳,腰上始终被男人的手臂紧环着,直至——“嘶”的一声马鸣。

这窗外什么时候拴了一匹马?

她回头,夏王眸光深极,正午的阳光让他的瞳如曜,他似知道她在想什么,说,“你在和那个男人开始比试的时候,我便下了楼,看到了二哥和四哥,这马,是我让小厮将从酒楼后院拴来的。”

翘楚点点头,心想,自己的神色此刻必定有些呆滞,因为他一扫方才的沉悒,嘴角突然一扬。正微惑,他猛地一提缰绳,那高雄的黑色骏马前肢“嗖”的提起,她虽坐在前面,有他在后面护卫着,身子往后跌去,也不禁吓了一跳,手本能地往他身上抓去攀住。

手指才勾上他的衣服,他眼里笑意即刻微微漾开,伸手按住她的手,翘楚立时恍悟过来,又急又恼,“你故意的。”

正文255

夏王也不打话,口中“驾”的一声,放开她,两手持了缰,那马更快地驰骋起来,惊起了街上不少人。很快,便将这繁闹大街上的所有店肆,摊档和人群统统抛在身后,集市上的人来人往,买卖讨价,还有盯着他们看说的种种声音,一下绷成了耳边鼓鼓的风和风景。

集市深处有人家。

谁家屋檐,五色琉璃瓦在阳光里绚艳,凝成一点一点的粼光,像晕莹的珍珠镶嵌成的殿,谁家院内树上春芽新发,绿了枝头,喧了天幕。

“我每次都被你算计,你便不能容我一回?”

恳驰进一处绵长巷陌中,夏王的声音终于低笑传来。

翘楚顿时哭笑不得,突然觉得这男人竟有几分像狐~狸,她往日怎么没有觉察呢。

她正想着,耳蜗处夏王的笑声一收,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往常被你整,归咎起来是我活该,但有时想想,也不过是我不防你,不愿意防你。连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让翘楚身子一颤,勾在他身上维持平衡的手指猛地松开,手还没下他的衣服,他目光暗了暗,一手挥开疆绳,又抓住她的手,将它定在他的衣襟上,紧紧贴住他的胸~膛。

“九爷,我是你嫂嫂。”

马儿往巷子更深的地方驰去,马背微簸,翘楚心上却颠得更厉害,想挣手开来,他一声沉笑,声音里一丝暗哑,“翘楚,我只知道,你是我想要的女人!”

“我说过,若你过得幸福美满,我可以不闻不问,再怎么我也可以,但你不是……”

略有些凌厉的声音飘散在风陌里,翘楚张口想和他说些什么,却被他的话蓦然打断,惟有肚腹上他臂膀紧伺的力道强硬得清晰……

策马驰骋,这样肆~意。

这样的情,她无法不感而动,也会有被眩惑的时间。

这样一个人,就像认识了很久,可以安心到很远以后。

可是,不行。

她深吸了口气,“九爷,也罢,今儿个你我好好谈一谈。”

“我带你回府再说。”

“回府?”

“嗯,我的家。”

打马而过,落在他肩上、不知是冬谢难依还是春开不稳的落花,浮动的香,眩得她想跳马而去,可是不得法,他的头颅重重枕在她的肩膀上……

玄湘酒楼。听潮阁首发.tingchaoge.

眼末淡看从门口走进的一干人,居中那个青袍男人,太子嘴角上一抹浮弧若隐若现,彩宁长公主当然认得他这个八弟,睿王西征,睿王脸上一张铁面谁不认得?仇敌见面!

这彩宁是西夏王的亲妹,西夏王最看重的妹妹,年岁不大,却见识胆识过人,深得西夏王重视和喜爱,甚至曾随大皇子淳丰及一干将领出征。

听说,当初,她曾力劝西夏王切莫先攻打东陵。

这座上两名老者正是西夏一品文臣和武将,乾仲和比项,此次随行出使,以作打点。

西夏一行,除谈和约,也为联姻。为银屏公主。

促成和谈,联姻是最好的政治手段之一。

八弟西征告捷,西夏怕父皇趁机攻打西夏。联了姻,父皇若要攻打西夏,便不得不有些忌讳,民间和其他国家都会有舆论。

——

但西夏狼子野心,联姻之后,又岂会就此永久安逸?

当初他父皇假病作诱,西夏虽审时度势,知东攻未必能一举成功,却仍趁机发动战争,可见觊觎东陵这块肥肉之心已到了何种昭然若揭之地。

西夏必定卷土重来,只不过不是现在而已。

也罢,你怕东陵打你,想生聚养息,我东陵还不愿碰你,父皇使计,让你战败,本就要在这段时间里安内。

攘外必先安内。

待新皇登基,你终有一天成为东陵的版图。

新皇。

谁是新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