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丽妃恰逢祖父丧忌,携宁王离开朝歌回老家祭祀,明里暗里都没能帮上说辞,夏海冰也遇事外出,况且夏海冰毕竟是夏王的舅舅,前事已帮,也不好再多求。睿王彼时羽翼虽已初成,但皇帝恨他母子,业着这皇帝亲把的难关,非己力能为,只好另求于人,终于为老铁求得救命之药。

曾听宁王透露过片言之语,睿王为救老铁付出了极大代价。

那代价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佩兰也不知道,只有宁王、宗璞、沈清苓和睿王府那几个人知道。不知道为什么,睿王不允她知道。

因着两位母~亲,又在多年的秘密相交中,宁王和睿王之间结成真正的生死之交。

而她做了睿王的妹妹。

睿王像哥哥一样帮她,教她人情世故。

她曾问他,他和宁王,谁作皇帝好。

他一笑,告诉她宁王并非没有夺嫡之心,只是宁王更看重二人之间的兄弟之情。

且因佩兰的缘故,让宁王也不得不对皇位止步。她父亲秦将军似乎对宁王极是忠心,秦家似为宁王所用,但宁王既选佩兰为正妻,难保有一天,秦将军会向能给秦家更大荣耀的人投诚。

她奇怪,问,我父亲已是一品武将,还有比这更大的荣耀吗。

睿王只是笑,末了,淡淡说,有,将军怎及得上国丈。

她闻言,似懂非懂。

他遂不再和她说这些,说让她多知道这些事并不见得有甚好处,倒是一直保持着这份纯真更好。

他教她如何和她父亲、父亲的正室及姐姐秋雨相处,令她的性~格从此改变。

她爱他,在她心里,他就是她的亲哥哥。

她很骄傲能成为他的暗卫,是他的心腹里的一员。

她知道,她和秋雨是不同的,秋雨不是他和宁王的人。除去在围场狩猎里,第二局队组而赛,情况急峻,宁王让秦家人配合帮助睿王,实际上秦家并不知道宁王和睿王的关系。

她苦学易容术和窃技,是因为知道他手下的人武功都高,她希望能在一些什么地方帮到他。

有时,她也会问他,他懂如此之多,他既能教她,为什么却不能和皇帝及太子好好相处。

他剪手就笑,笑了很久,方道,冬凝,天伦之乐,我不需要,过了那个时间,就永远不需要了。

她心疼她这个哥哥。

这时,王莽既已离开,她该做的事也已做完,该走了。

她明白沈清苓此刻的心情,也知道宗璞的心。

:(

她不想打扰他们,但有些事,她觉得该和他们说一说。

她咬了咬唇,终于快步走进胡同。

胡同深处的人听得声音,沈清苓蓦然抬起头来,她眉眼憔悴,眼睛红肿,瞳眸深处却有丝阴恻之气。冬凝微微一惊,这和刚才上官惊鸿离开酒楼的时候,她在沈清苓眼里看到的东西是一样的,这种比恨更浓烈的气息。她有种感觉,这并不是针对上官惊鸿,而是另一个人。

宗璞看她过来,轻咳一声,略有些局促地放开沈清苓,不悦道:“你来做什么?”

冬凝心下一颤,嘴上却轻轻反驳道:“那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宗璞一把撕下脸上的人皮,一张俊脸明显见怒色,“你这小丫头给五爷和八爷惯得越来越不像样了,若非看在他二人面上,我必定好好修理你一顿!”

沈清苓深吸了口气,揩了揩眼角,一拉宗璞,摇头,“小幺还小,你骂她做什么!”

冬凝淡淡笑道:“清姐,我大得足够分辨很多事情了,有几句话,清姐,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秦冬凝,你还真是反了,用这样的语气跟你清姐说话!”宗璞眉峰一划,狠狠盯了冬凝一眼。

沈清凝紧紧抓住他的衣袖,皱眉道:“小幺,你说。”

冬凝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子,“如果惊鸿哥哥真要和翘姐姐一起,你能不能不害翘姐姐,她爱惊鸿哥哥,是个好女子,惊鸿哥哥和她一起,我感觉……也是很快活的。”

“冬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沈清苓浑身一震,一字一字问着,眉眼慢慢冷了。

正文258

冬凝仿佛没有听到她说什么,仍旧低声道:“宗璞待你怎么样,你是知道的,我知道你爱惊鸿哥哥,但有几次,你不也和宗璞暗暗出去吃酒谈心吗?你若和他在一起,其实……其实也挺好,你也开心,这样不是两相欢喜吗——”

她有些艰涩地说着,一声厉响,脸上蓦地一痛,她抚住脸颊,怔怔看着前方宗璞扬在半空的手。

“宗璞……”

沈清苓也顿时惊住,本抓在宗璞衣袖上的手也一下跌开来。

恳冬凝抿了抿唇,轻轻笑了笑,宗璞气的不轻罢,这一掌力道不小,口里有丝腥咸,血沫一点一点从牙龈里渗出来,如果再用力一点,牙齿也得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