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脸颊旁,一缕发丝滑下,她突然意识到,她出来的急,只浅浅挽了个髻,用簪子簪了,这时,簪子有些松脱,头发也随着松跌下来,那般狼狈。

心里很清楚,这是一场算计。碧水是什么人,她也不是第一天认识那个女子了。其实,她一直防着碧水,只是,本能却背叛了理智。

她脑里空空的,突然只想回房将发髻重新簪好,或者将头发散了睡觉,有些费劲地将手从门框上扒下来,正要转身,却听得上官惊鸿的声音粗嘎而来,凶狠的质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的声音带着极大的戾气,却又不必费劲听去,便能听到其中的颤抖,还有强制的什么情绪。

她有些机械地抬头,答道:“我来是谢谢你的礼物,现在么,也许还想告诉你,你后面那张榻子,大婚那天,我就是在那里成为你的新娘。”

正文265

话出了口,想想却是傻,在这里成为他的新~娘,这么说又是为了什么。

她一笑,转了身。

一阵疼痛针刺般从心口蔓延开来,她没有力气再走,慢慢弯下身子。

怪命运吗?

恳若他没有失去记忆过,她即使还不能走,却是不会再爱他了,不至于陷在后来的孽障之中。

他宛如白纸的生生在她眼前,宛如深爱着她,她终于回应了他。在天神村两人同寝一榻那晚,她已拿定主意,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他出兵的时候,她就带着回忆离开。自此相濡以沫,相忘江湖。她死去,他老去。何尝不好。

因为,她心里的伤太深,而今日的他毕竟不是完整的他。

让可命运却这么多参差,便连这一个小愿也无法达成。

他这般敏感,竟看穿她心里的离意,求一个孩子。和上官惊骢见一面,也波折至此,有了这重重的误会。

该怪命运摆弄还是该怪他太执着,怪她可以给他所有,惟独不能是孩子。

也许,他人看来,她如今一身潦倒骄傲,左右不过是该死。

那又怎样。

她终是不悔天神村那晚的决定:惜取眼前。

可惜的是,他的爱不过如此,若她爱一个人,她不会让别人再碰她,他却终是和沈清苓有了牵扯。

而她,如今,也方完全真正明白秦歌的话:情动智损。听潮阁首发.tingchaoge.

明知碧水有诈,还是过了来。

沈清苓果是她的魇,只是眼见他们这般模样,她孱毒的心脏已无法承受。

所以,这样的结局很适合她。

既然,他已答应非我倾城,也不负承诺。

“翘主子……”

她蹲跪到地上,那刀剜的感觉让她呼吸也开始无法……随着焦急慌乱的声音在头上响起,有人伸手来搀她,却随即被厉声打断,“不准碰她。”

景平的手一震,僵在她身前,竟一时进退不得。

“翘楚,这样的诡计你还要用多少回?”

背后上官惊鸿的声音布满冷锋讥诮。

真讽刺,午时她的心脏尚好,这时,他便再也不肯信了。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她咬牙站了起来,回看他。她想看看他此时的眼里有着怎样的决绝。

“爷,不若奴才送翘主子回房。”

背后,方明提议,宁王也随即出声,“八弟,我和宗璞商讨过了,翘妃如今……是再也不适合参与到我们的事里来了。”

“谢方总管,但不必了。”

宁王的话,让翘楚身上寒意更甚,她回绝了方明,终于淡淡看向眼前的男人。

上官惊鸿深眸仍厉,沉鸷地盯着她,身子不知是因为酒气还是什么原因而有些颤动、不稳。

沈清苓眸光一动,抬手拉住他的衣袖,“惊鸿……”

上官惊鸿瞥向臂间柔夷。

翘楚喉间一痒,有什么涌上来,甜腥的一片,有些就这样溢出唇。

她抬手一擦,手背上一抹红黑,触目惊秫,她有些不知道所措地放下手,抬眼间,却见前面上官惊鸿和沈清苓都变了脸色。

上官惊鸿一双黑鸷的利眸,一瞬涌上震惊和慌怒。

他怒,她知,至于慌,她极少在他脸上看到这种神色,突然有些苍凉又有些好笑,一笑,立刻牵动心腹,她伸手紧紧按住心口,却还是疼得蜷低了身子,身~体的力量开始一点一点被抽走。

“翘妃……”

“翘楚!”

耳畔,上官惊鸿厉叫一声,盖过了似是宁王和景平等人的声音,她有些模糊的看着愈近的地面,身子却被迅猛抱进一副坚硬的胸~膛里。

“为何会这样……”

旁边迅速围上来男人们高大的身影,出声的似乎是宗璞。

她眯眸看了看抱着她的男人,一身浓重的酒气让她鼻翼一抽,他半跪在地上,她左手被他压挟在怀中,动弹不了,她便想抬起右手,捂一捂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