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座上,彩宁也是大惊,她暗暗一咬牙,立即走出,“睿王,如今看来,是我等生了误会了。淳丰皇子绝无……冒犯王妃之意。只是那王公公告诉我们说,王妃是宫中舞伶,皇子方……”

“误会?”上官惊鸿眸光一暗,冷冷打断她,“若事事皆可释以误会,则国也不必以法治了。长公主,上官惊鸿今日必定要为妻子讨一个公道!”

彩宁一急,太子离座,看了翘楚一眼,沉声斥道:“八弟,诚如长公主所言,乃误会一场,何不快带翘妃回座,再续典庆,再续两国和谈之契。”

翘楚明白,两国的帽子扣在头上,这时不管上官惊鸿再怎么睿智机辩,也断不可在言语上与太子一争高低对错。她早就知道,是以刚才趁机扇了淳丰一记耳光,并佯装不知淳丰身份一番抢责,当是报了淳丰欺~侮东陵百姓和民间女子的半仇。

她以为上官惊鸿会带她退下,焉知上官惊鸿嘴角微沉,眼中的光波暗闪,竟不打话,一剑朝淳丰前~胸刺去。

距离过近,淳丰甚至来不及叫喊,堂上却无人不惊,彩宁一声颤叫,皇帝拍案而起,急怒道:“惊鸿,住手!”

上官惊鸿听得皇帝训斥,似乎微一迟疑,手腕一反——

一阵温热洒到脸颈上,淳丰方惊骇得厉声大叫出来。

众人不知是该惊怕,还是松口气。

堂中,一个人的身躯缓缓倒下,却是那王公公。

他胸~前血如泉注。

朝臣想,睿王终是听了皇帝之言,可惜收势不及,刺死了王公公。

其中,也有人心细,知道那王公公却是太子的人。

太子眼里浮起丝冷笑。

上官惊鸿垂下血红长剑,揽着翘楚向皇帝跪下,“儿子鲁莽,实不该因家之~小私,因国之小民而伤西夏贵客,请父皇责罪。”

“你!”

这等激~将之言!

皇帝眉头紧皱,越发气怒了去,他久久盯着上官惊鸿,却终归摆手道:“起来吧。”

“皇子,公主,朕礼敬贵国皇帝,看重两国邦交,如今看来,贵国似乎和朕之意并不相同,看来缔结和盟不过是朕的一厢之念罢!”

皇帝仍未坐下,此时身子微微前仰,他脸色青苍,眼中却锐光不减。

夏王率先离座,走到堂上,一撩衣摆直身而跪,朗声道:“父皇明鉴,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随即于座旁跪呼。

淳丰一抹脸上腥血,变了脸色。

这时,翘楚突听得上官惊鸿在她耳边低道:“只装做晕倒。”

堂上正暗涌如涛,他这是要做什么?

她随即闭上眼睛,跌进上官惊鸿怀里。

虽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她突然想,围场之后,这是他们第二次合作。不说感情,却原来契合……

正文275

宫墙深处,古井幽荒。

宅门外,有宫人经过,也自快步而过,谁也不会在这里久留。

因为,这里是冷宫。

常妃殿。

居丝竹之声从不远处的宫阙里传来。

皇帝允睿王带因情绪激~动而突然昏迷过去的翘妃出殿料理。

不知是讽刺还是好事,殿里,歌舞在西夏使文武官的叩拜、皇子公主的一整旧风、谦礼致歉下升起。一切恢复平和。

翘楚突然发现常妃这幢宫殿所处的位置其实并不符合宫闱建筑安排。这幢院子就处在皇帝办公宴会常用的几个宫殿后侧方,经过几个大殿轴心所在的御花园,折过一段并不太长的幽道便能抵达。所以宴殿上的歌乐在这里能闻,也有宫人在外头经过。

但这不是有悖常理吗,皇帝为何独独将常妃安排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那实是对芳菲情意的借代还是什么?

当然,过去的事都已烟了尘了,谁也不知道了。如今,人心难猜,何况是君王的心。

赭“为何想来这里?”

“为何要我装晕,不留在殿上?”

上官惊鸿和翘楚几乎是同时出声。

翘楚本蹲在井边看着井沿的野花,闻言,微微转过身,却骤然跌进那一具还带着淡淡汗血味道的怀抱。

只是简单打理过,还来不及洗浴吧。

上官惊鸿半蹲跪在地上,将她紧紧往怀深处按,嗅着她发顶的清香,低道:“你怎么会想待在大殿上,对着那些人。待歌舞全毕,起码得个把时辰。”

翘楚想挣开他,却被他钢般铁般圈住,纹丝不动,遂作罢,道:“我是不想,但你应该在。郎相和郎妃还在里面。今儿个我给你添麻烦了,我不能不报堂上淳丰之~辱,但你没必要用激~将之言让你父皇在众妃子臣面前不责淳丰下不了台,那是最直接最好的办法,但对你的前途说,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