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忆及今日莫愁湖畔那男人宛若痴了一般的施救动作,翘楚有了身孕,她心里一疼,冷笑出声。

“嗯,那你好好歇息,我先回去了。”

上官惊鸿转身便走,一抹白衣清冷如月霜,沈清苓一震,踟蹰之间,终是忍不住追了过去,从背后紧紧抱住他。

“谁陪你练箭,当真便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又爱上另一个女人!还是说,你本就已经变了心,你让她有了你的孩子……”

谢谢浏览。谢谢大家的留言,礼物和可贵的月票。对于剧情,八和楚的情绪表达,各自的吸想法和做法,众口难调,谢谢筒子们的体谅。

明天清明,向大家请一天假。咱们后天持续新更。

292

“言下之意,你是认为不重要了,只是既然不重要,你为何还要瞒住我?才几岁孩子的心机?”

上官惊鸿没有动,也没有像素日一样将她反抱住,只是淡淡问着,语气里有丝凉薄的讽刺。

沈清苓只觉一丝冰凉从心底迅速渗出,迅速漫过肢骸,让人说不出的堵慌。

“我不说,是因为我知道,你希望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任何人。”

她稳了稳心神,让自己的声音尽量轻快一点,反击回去。

“你敢说,你不希望那个人是我?从孩提开始你就喜欢我,你敢说你不是?”

她说着声音也慢慢厉了,开始逼问他,想为自己找回力量。

“还是说你确实该实诚一点,承认你变了心!除了那次你无法控制的意外,你曾说过你不要任何女人替你生孩子。但若我喜欢,你说……我可以有你的孩子。”

手上一阵剧痛传来,沈清苓一惊,上官惊鸿倏地转过身来,眸光比刚才离开的身影更冷上几分,“你心里一直有人,又凭什么要求我只爱你一个?”

沈清苓如坠冰窖,浑身颤冷,她本只是无法忍受他冷冽的态度,用话去逼他。

孩子,她知道,是他在失去记忆的时候让翘楚怀上的。那时,他疯狂迷恋翘楚,不过是因为翘楚是他遇难后看到的第一个女人。

恢复记忆的他,对翘楚的感情虽和其他女人不同,但她笃定他最爱的还是她,甚至可以说,他其实并不爱翘楚,只是感情上有些特别。

因为翘楚舍命帮过他。

但也仅此而已。

爱情不是买卖,谁对谁有用,谁就要爱上谁。

如今,他竟这样说,言下之意,不是说他也爱翘楚又是什么,这叫她情何以堪。

上官惊鸿说罢摔开她的手,快步离开。

沈清苓心里一疼,泪水涌上来,她咬紧牙,也不去叫他。

不知过了多久,模糊的视线里,只余下那扇通向书房上面的铁门纹丝不动,在眼前紧紧闭着。

他没有回头。

沈清苓掩上脸庞,慢慢跌滑到地上。

她突然又生丝力量,若她告诉他,她只爱他……

不知为什么,这一刻,她发现,她不再爱那个出现在西宁街十八号、死后复活犹如镜花水月般的秦歌,她只爱他。

本来,她深爱秦歌,不管是和林羽还是海蓝在一起的秦歌,后来,她爱上他,和爱秦歌一样爱他,如今,她只爱他了。

真的只爱他了。

她要告诉他。

他不能爱她也爱翘楚!

爱情,从来只能是两个人的事,三个人便什么也不是了。

冬凝收住脚步,倚靠到一株花树上。这里已是温泉竹屋的深处,看不见也听不见上官惊鸿和沈清苓。

夜静幽幽的,除去偶尔传来一两声虫鸣。

她也是有些疲惫了,今晚,估摸没有谁不累。身累,心累,最累的也许是惊鸿哥哥吧。她有丝心疼他,想起翘楚,又有些恼他,尔后想到自己,想起这么多年来的感情错付,想起每个人越来越乱的感情,东陵朝堂越来越乱的局势,不由得痴了。

突然肩上一紧,一只甚有气力的手扣上她的肩膀,她一惊,这个地方该绝对安全才是,另一侧出口还有暗卫守卫着。

那是男人的手!

她立即回过神来,反手便抓住对方的手,欲借力将其向前狠摔过去,一阵香气在鼻端幽幽擦过,她眼前一阵晕眩,一阵莫名的惊惧重重压过心头,如同将她沉沉压住的男子身躯……

庭院,翘楚卧室。

“爷,怎么还不进去?”

老铁从地牢上来,景平景清到厨房看药,他便回到这边候着,怕上官惊鸿有什么吩咐。此时,他看上官惊鸿快步走近又突然顿住,忙迎上去。

“铁叔。”

上官惊鸿已经戴上铁面,眸光在月色的淬浸下,仿佛和银铁面具融为一体,淡淡的,却有种艳冷。

刚才出了翘楚的房间,他便戴上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