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景清的嗓门传了过来。廊道上,景清和景平正走过来,二人身旁还跟了名暗卫。像这些话,上官惊鸿对翘楚的心思,老铁明白,上官惊鸿并不愿意也绝不会在人前说,哪怕是自小便跟着他的景平景清。他本想说句什么,遂也住了口。

景清道:“爷,你方才派人过去厨房,奴才琢磨着你要用了,便索性将药端过来。只是,两贴的份量不怕重了吗,翘主子的身子只怕受不住——”

“爷自有分寸。”景平低斥道。

老铁看上官惊鸿看景清二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他身上,似乎知道他有些什么想说,忙道:“爷,莫忘了明天接郞妃娘娘回府。”

上官惊鸿淡淡应了声,老铁这一说,一立即明白,老铁想说的许还是和翘楚有关,在景平景清面前借郞霖铃打发了去。

老铁最是懂他。

他要做的事,怎么会忘记。

郞霖铃。

今天离宫的时候,他让她先回郎府,他明天将亲到郎府接她回来。

而现在,他将再见翘楚。

不管药好还是没好,他已经想进去看她了。

很好笑,才没见多久,他已经开始想她了。

可她呢?

294

“爷。”

方明搬了张椅子在床前坐着,看上官惊鸿进来,忙站了起来,将椅子挪开。

“她可好?”

上官惊鸿撩起衣袍在床沿坐下,除非犯病,否则她自是好的,他点了她的穴道,她熟睡到几无知觉;她若不好,方明也会去找他。他不是多此一问么?偏话就这么蹦了出去。

方明只恭谨禀说无事,上官惊鸿睇了眼怀里睡梦中仍紧紧蹙着眉的女人,心里微微一沉,握了握手,才替她解开穴道。

他们方才争斗得如此激烈,他竟来不及告诉她,她有了他们的孩子。

那小东西现在还小,诊不出男女。

他希望是个男孩,那样,他可以教他一切他会的东西,教他文韬武略,让那孩子继承他的一切,这样,她,她会很高兴吧?

但若是个女孩也好,像她这般,他也是很喜欢的。

他微微一怔,他喜欢……喜欢孩子?

心中一半是剧烈的不安,一半却带着强烈的冀望。

突然又想,她听到孩子的事,会怎么样?

会高兴吗?

这时的心情竟比当天从皇帝手上拿下西征的兵权还要激烈许多,那是他重新踏进东陵朝堂的第一步——谁能懂他那时的心情,即便是老铁他们也不懂。那是蛰伏经年的成败一线。

他心潮正起伏,她婴宁醒来的声音,让他心里轻轻震了一下。

“楚儿,该吃药了。”

翘楚眯眸看着他,惺忪的眼睛,透着一丝娇憨,烦躁仿佛一扫而空,上官惊鸿忍不住低叹一声,摘下铁面,俯身就在她唇上深深吻了一下。

翘楚一下清醒过来,变了脸色,抬手便扇了上官惊鸿一个耳光。

景平景清手上各自拿着一碗药,又另拿着些蜜饯,在旁候着,清脆的一声,景平微微变了脸色,景清已倒抽了口气。

他什么时候被人这般在手下人面前打过?上官惊鸿顿时勃发了怒气,他眉眼一冷,却见翘楚目光也是冷的,嘴角却笑靥如花,“八爷,何苦这脸色,我给你打回便是!”

上官惊鸿看她仰着脸,眼里一泓清芒,那微微颤抖却倔强苍白的模样,颊上那抹未消的红肿,那是他昨晚打了她——

那刚升起的怒气顿时消失无踪,他将她放开,微用了些力将她不肯合作的身子按到床栏上,从景平手上拿过一碗药,沉声道:“吃药。”

翘楚看老铁和方明微微侧过头去,景平和景清手上拿着东西,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上官惊鸿一侧脸上红红的一片,数道轻浅的指甲抓勾过的血痕,他眸光沉鸷,却并没有发作。

一阵苦腥的气味重重压过来,翘楚不觉抚住心口,只觉喉咙发痒,想吐出来。上官惊鸿却目光一亮,稳稳拿着碗的手也有些颤抖,一些药汁从碗里溅落到他手上,药汤还冒着热气,他却宛如不觉痛,他的神色似乎昭示着……他很高兴。翘楚一怔,倒是看到她痛苦,他便高兴了?

她警惕地盯着他,上官惊鸿一手拿着药汤,另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的头发,幽深的目光透出丝温柔,大手慢慢滑落到她的肚腹去,眼中那抹柔和竟越来越浓。

“你现在的身子便是这般了,吃过药,我就陪你歇息,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不,我不喝……”

“楚儿,你先吃药,吃过药咱们吃蜜饯,你看你喜欢哪些口味,我让方叔亲自跑一趟,给你订一批回来,你看你们女孩儿家爱吃的零嘴,我也不爱吃,不知道哪些好吃,哪些不好吃,你喜欢什么,就跟我说——”

翘楚见上官惊鸿的笑意越发大了去,双眸也不消消闭眨一下,明明眼里充满密密的血丝,他却似不知疲惫一般盯着她。

他这是怎么了?

就像他真的爱她一样。

怎么可能?

她在他心里什么也不是。

她越发觉得讽刺,手也像有了自己的意志,他还笑着低低说着,她抬手一推,重重推在他擎碗的手上,那阵刺激的气味刹时重了十分!

药汤汤滚,向着她的手掌泼泻过来。

她不在乎。

烫就烫,疼就疼。

“翘主子……”

旁边,景平惊叫出声。

上官惊鸿倏地沉了眸,本来按抚在她肚腹的手迅速抽出,飞快覆到她的手上,似乎只有几滴零星汤液溅到,她还是微微哆嗦了一下。果是很烫。

上官惊鸿的手却惨不忍睹,整个手背黑黑红红,黑的是药汁,红的是皮肤。她以为他必定要打骂她,他却极快地将药碗往景平手上一推,“有没有烫着哪里?”

手往自己衣衫上一揩,他粗鲁地将湿了大片的被子扯开,往旁边一扔,一手拉起她的手,一手便往她的肚腹摸去。

“说话,有没有烫着哪里!”

翘楚也有些颤惊,上官惊鸿胸膛激烈起伏着,双眸狠狠盯着她,声音里尽是浓冽的怒气。

她一怔之下,目光有丝迷茫,上官惊鸿却以为她哪里弄到了,一把将她抱出床帏,坐到床侧的小榻上,手在她小腹上仔细探摸过,大掌随即包起她的双手,又仔细看了一遍,方将她紧紧箍在怀里。

一旁,众人看上官惊鸿将铁面摘了,不敢出去唤早被调到园中远处守听吩咐的奴仆,更不敢惊动二人。方明打开柜子张罗出新被,景平飞快将湿被换了,老铁看房里碧玉架上铜盆里还有些干净的清水,绞湿了晾在架上的帕子,拿过来递给上官惊鸿,只有景清还有些怔愣地拿着剩下的一碗药和蜜饯,站在原地。

翘楚看众人忙碌,心有不忍,迎上紧抱着自己的男人的阴沉目光,心里的怒气也随之爆发了出来,“上官惊鸿,放我走!”

295

“翘楚,你有了我的孩子,你还要到哪里去?”

上官惊鸿没有接老铁递来的帕子,受伤的手捏住她的下颌。

翘楚只觉得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只看到上官惊鸿开阖的嘴唇,眼中是他绝美的眉眼,更美的笑。冷冷的,挟持着怒气,却又有种危险的宣判意味。

她深深呼吸着,却犹觉得呼吸难,被他握着的双手也是发抖的,他却仍冷冷艳艳的笑,一手伸到她背脊,一下一下给她拍着。

心里堵的慌,她忍着晕眩,紧紧盯着他,却尽量镇静分析,“你何必骗我?我知道,宫里我走不成,你必定会囚禁我,但你不能看在莫愁湖我终是帮了你的份上,将悬崖上的怨恨一抵吗?足够抵了!我们彼此都不爱,我不懂,你为什么非要我留下我不可?”

不爱?她不爱他了?

上官惊鸿心里原来为终于对她宣告消息带出的冀望也被耳边的声音一点一点磨蚀了去,本来打算告诉她孩子的事以后便对她说金针的事,告诉她,他以后会好好待她……这时,都被她眼里的冷淡冲了去。

难怪他受伤了,她眼里一丝波动都没有。

他怒她伤害自己,却为能护住她而喜悦,她却没有一丝感觉。

手上辣辣的痛突然绞上心头。

“我说,你有了我的孩子。”

他微厉了声音,仍笑着看着她,“我为何要骗你,几个月以后的肚子显形,你不就知道了吗?”

孩子,她和自己说过,不能有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他的孩子。

不可能,怎么可能,她之前仍有月事来,这孩子只能是在医庐或是回来那晚怀上的。但那两次,事后她都有喝药。

翘楚止不住浑身冰冷,怔怔看向景清,一字一字道:“那天,上官惊鸿让你拿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药?不是止孕的药?”

景清云里雾里,看她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虽心疼上官惊鸿的手,更怕上官惊鸿怪责,忙道:“翘主子,那是健身安宁的药。”

翘楚一震,他骗了她。傻子骗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