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知道,今天必须要到睿王府走一趟,他们需要他交待请求赐婚的事。

即便宁王不提,他也是要过去的!

冬凝……

他握了握手,想暂不去想那些事,太子用了道狠招,他们都要好好计量清苓的事。那些强压住的影像和话语却直直撞进脑海里,将他的思绪狠狠切断。

“宗璞,你是执刑的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早预计了后果。”

“是,你预计了后果,知道我即便自刎也绝对不会说出去……”

身体便那样僵住,彼时,背后一声带着轻颤的冷笑传来,“你们在做什么?”

睿王府。

“翘姐姐,那我们说好了,三天之后,我也随你走。”

“好!”

——————————————————————

谢谢阅读。大家周末愉快。筒子们,今晚还有两更,第三更会有些晚,大家明早看。

302

太子府。

“听说殿下又进了些古琴,往日倒没发现殿下如此喜爱这些玩艺。”

翘眉将茶盏放到太子面前,环了书房一眼,低声笑道。

太子没说什么,揽过她在脸上吻了一下,突然门外有声响传来,翘眉脸上一热,挣开了他,太子说了声“进来”,随即有人推门而进。

进来的有两人。

翘眉却吃了一惊,曹昭南、还有一个竟是失踪了一天的方镜!

她正忧虑体.内毒药之事,掂量着什么时候单独找方镜一谈,正怕她因追寻秦冬凝而出了远门。

太子的声音在侧方淡淡响起,“眉儿,你回房等孤罢,孤处理完此间的事便过来。”

咳翘眉心虽不喜,脸上却笑笑应了,退了出去。

“怎样?事情办的可还顺利?”太子看翘眉出去,看向方镜。

方镜一笑,突然往额上一抹,赫然剥下一张人皮。

方镜顿时变成王莽。

曹昭南嘴角微勾,“太子妃也算是平日与方镜相处甚多之人了,她尚且认不出,那个人又怎会认得出?”

“嗯。”太子轻声应着,突然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小荷包,荷包旁边,是一支折成两截的玉笛。

他将荷包拿在手里把玩揉.捏,唇角勾起丝薄不见弧的笑。

王莽和曹昭南相视一眼,都微微一怔,曹昭南随即眸光一深,“御史大人,你说死灰复燃,祸起萧墙,会怎么样?”

“必定好玩!”

郎府,郎相卧室。

来人一身深衣,坐在桌沿,因背对门口坐着,看不清模样。

小厮低声道:“您稍坐,相爷说,他很快就到。”

“嗯,不急,让他先应对了上官惊鸿再说。”

郎府庭院。

两人正在弈子。

“怎么,八爷确定要走这一步吗?”

“是。”上官惊鸿放下棋子,淡淡看了旁边的郎霖铃一眼,郎霖铃却微微侧开头。

“铃儿,八爷似乎有事情要和你说呢。”

郎夫人捏了捏有些冷淡的女儿一下,郎霖铃抿了抿唇,再看时,却见上官惊鸿已全神贯注执子而下。

突然,郎相捻须一笑,“八爷,你执着于左翼这片的子儿,却连续卖了几个便宜给老夫,恕老夫倚老卖老说一句,若你再如此,这局只怕是……难保了。”

上官惊鸿笑了笑,只继续走子。

又走了数步,郎相拿起茶碗,明白这局是胜券在握了,正琢磨着是否要一让上官惊鸿,却冷不妨听得郎霖铃一声低叫,“爷爷,这局只要爷往这边再走两子,你便输了!”

郎相一惊,郎霖铃已在棋盘上比划起来,郎相恍然而悟,额上已是一额冷汗。他站起身来,一揖到地,“是老夫输了。老夫以为八爷执着在左翼这片子上,心付八爷的杀着都围绕此处开展,是以卯足全力攻击,孰知执着的其实是老夫,八爷乃是故意诱.的老夫。只要八爷在铃儿所说的这两步舍左翼子,右翼后方之子合拢之势立成,则老夫腹背受敌,全盘落索。”

郎霖铃淡淡道:“郎家和这片左翼子岂不相像?”

上官惊鸿嘴角微扬,轻声道:“铃儿,观棋不语方是真君子。何况……”

他蓦地止了声,自己执白迅速走了一步,又从郎相匣中黑子子再走了一步,如此来回,六子以后,白子吞黑子而盘踞,黑子覆。

“这……”

郎相怔住,郎霖铃更是扶着桌子缓缓站了起来,神色怔仲,“原来还可以这般取胜,我没有想过。”

“若惊鸿不按铃儿所述下子而这般走,敢问惊鸿对相爷下子位置的猜测有没有错?”

上官惊鸿一笑,问道。

郎相神色有丝凝重,点了点头。

棋盘上,仍是上官惊鸿的白子胜,却并非舍左翼地盘,仅以左翼子.诱敌深入。

“老夫愚钝,同是取胜,八爷何苦要多走四步?”

郎相微微皱眉,盯住上官惊鸿,眼眸一利,那是对这数天来上官惊鸿所为的质问和冷怒,更有深沉的……审度。

上官惊鸿迎上他的目光,“不错,铃儿说的对,对惊鸿来说,左翼子就等像……郎家。”

他话口方落,只见郎相贴身小厮匆匆走过来,对郎相耳语了几句,上官惊鸿笑道:“相爷既有事,那惊鸿便不多打扰了。”

“如此,老夫与八爷改日再聚。”

郎霖铃尚在思付中,只见上官惊鸿颔首,又低头和郎相说了两句什么,郎相有事,便和郎夫人便离了去,庭院顷刻只剩下她和上官惊鸿。

“不知爷和霖铃爷爷说了什么?”

郎霖铃本以为上官惊鸿会先说话,上官惊鸿却只淡淡看着她,此时闻言,方笑道:“没说什么,就说我现在便接你回去。”

“若我不回去呢?”

“铃儿,那我只好先回去了。”

郎霖铃本闭着眼睛,嘴角浮起丝冷笑,低声说着,却骤然听得上官惊鸿回答,很快又没了声息,她心头微微一跳,猛地睁开眼来,却见庭院空空,上官惊鸿已然不在。

她咬紧牙,却又见地上躺着一枚锦囊。

有风拂过,带来一阵其清幽香气,竟隐约似是莲花。

睿王府。

翘楚本站在一株花树下,一阵急风吹过,她微微一怔,四大的声音从背后焦急传来,“主子,要变天了,你还站在外面!”

303

冬凝离去,翘楚心里堵,便出来走走。

“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才有意境,去去,这不还没下雨么,别来吵我。”

这时,她扭头笑斥四大,四大求援的看向美人,美人摇摇头,四大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几天来,主子难得像此时一般开了丝心怀,她也不愿扰她。

美人有些面无表情的晃了晃手中的油纸伞,四大扑哧一笑,那便下雨再说吧。

翘楚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抑郁难抒的,倒不为自己,是冬凝那孩子,怎么就遭受了那份罪,差点便……只是一想即将带着她离开王府,她们即将有新的生活,心情放宽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