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因少年往事并不喜女.性。虽对清苓极为爱慕,却并无下作肖想过风月之事,昨晚本只想和冬凝好好聊上一聊,焉知后来却发展至此。

近身相接,她身上的少女甜香,竟让他有了欲.望。

若清苓不曾碰巧出现,他大概会要了她。

当时有种想法。

宗家的烟火也是要人继承的,清苓是不可能了,若注定要娶妻,他既不会喜欢别的女子,那就她吧。

她虽不聪明,但和她一起,他心里是舒坦的。

他看着她长大,她就像他的妹妹一样,樊如素无论才学和官阶都配不上她!

离开她的身子,欲.望过后,冷静却很快回来。

他怎竟想到娶她为妻。

她不适合的。

会有欲望,不过是他从没碰过女人。

甚至来不及和清苓说一句什么,他便迅速离开。

第一次,他自发踏进青楼。

床.软榻酥,那名头牌女子雪白丰腴的肉.体香汗淋漓,然而在即将进入女人身.体的时候,他一把推开了她。那刺鼻的香气让他厌恶。

脑里翻覆着之前的念头,若注定要成婚,不如就她吧,况且,他已毁了她的名节。

……

进屋之前,下意识从半开的窗子看进去,发现她不在。

昨晚之后,他做梦梦见她雪白的娇躯在他身下呻.吟啼哭,他从来没怕过什么,这时却忽而有些怕见到她,同时心里却又好似渴望着什么。

她不在最好。

买了生辰的礼物给清苓,每年必备,戒不掉的习惯了。

“宗璞,我本以为你与其他男子不同,万没想到你……”

沈清苓看宗璞嘴唇张合,眉宇成川,心想他许是要解释,想起昨晚所见,心里愠怒。

宗璞心事正重,手下意识摸进怀里,那里用绢帕包了些零嘴,捂的有些热了,此时闻言,勾唇自嘲。

正想答她,背后脚步声响起,他侧身一看,却见是上官惊鸿和宁王,佩兰、老铁、景平景清等人随在后面。

“宗璞,朝堂的事你怎么说?”

出声的是宁王,他面上素来温和无害,这时却是一脸肃色。

“是啊,如此一来,太子会思疑到宗璞和我们的关系吗?”佩兰忧虑道。

上官惊鸿摆摆手,“五嫂不必忧虑。宗璞向来独来独往惯了,冬凝和我们关系深厚,假作真时真亦假,上官惊灏反会想,若宗璞和我等真有关系,必不敢这般张扬。”

“只是,”上官惊鸿眸光随之一利,“老宗,我听五哥说,你对冬凝动过手,你现在请求赐婚却是什么意思!你往日待她怎样我姑且看之忍之,今晚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赐婚,什么赐婚?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沈清苓心头疑虑,脱口问道。

307

她一边问着,一边看向宁王,本来看到上官惊鸿,一时百感交集,又悲又喜,问的本应是他,却终是改了主意,只与他拗着。

宁王见清苓看过来,叹了口气,道:“宗璞向父皇请求赐婚,他要娶小幺。”

“宗璞,你是因为昨晚的事吗?”沈清苓怔住,苦笑道:“你何必这么傻,那本是冬凝的任.性。”

上官惊鸿和宁王迅速交换了个眼色,上官惊鸿眉峰一沉,盯向宗璞,宗璞一声低笑,端的却是半腔哑然,佩兰忍不住出声,“清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沈清苓闭了闭眼,终是应了佩兰,“佩姐,你不是不知道小幺素来恋慕宗璞,昨晚她在林子里勾.引宗璞,他们有了肌肤之亲。“

她这涩然一声,所有人都惊愣住,景清甚至失声叫了出来。

“怎会如此?”

佩兰抚住嘴巴,也颤了声音。

“这丫头真是疯了!”宁王狠狠一拂袖,恨铁不成钢。

来上官惊鸿略一沉吟,却道:“不,我不信冬凝会这样做。”

宁王却越发生了几分怒意,“老八,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对老宗有多上心,如今竟做出那种丢人之事,她……”

他一直将当冬凝妹子来看,这种失德寡.耻,他如何能不恼?

佩兰苦笑,“是啊,小幺她对宗璞……只是,怎能做那种事,她……”

“五哥,丽妃娘.娘一直陪伴着你,你没有那种感觉,”上官惊鸿眸光微折,打断二人,“小幺的出身和我却大是相同,我不信她会舍了那点骨气,这般没出息。”

沈清苓自嘲一笑,“反正,这丑角我也当多了,也不差这一回!上官惊鸿,你当哥哥的就不该护短,那才是对秦冬凝真正的好。”

“莫要再辨了,”宗璞忽而微厉了声,迎上上官惊鸿的目光,“惊鸿,昨晚的事,是我逼的冬凝,和她无关,是我败了她的名节!”

众人一震,上官惊鸿已上前揪住宗璞的衣领,“说清楚,给我说清楚,你动了冬凝?”

上官惊鸿语气极冷,众人都是熟知他性.情的,听去即知,宗璞已彻底惹怒了上官惊鸿。

温泉花林。

“若小幺答应,惊鸿,我们便让宗璞迎娶她吧。毕竟,她的身子已教宗璞看过,她素日里最爱的便是他,宗璞碰她,她心里未必便不高兴。”

除了宁王,众人谁都没有出声,不敢劝。上官惊鸿却拂袖一笑,“五哥,若冬凝不允,我必定不会放过他!他从来有将小幺当人看过么?动辄责骂。我往日不制止,也是知她心里苦,便和我一般。”

宁王闻言,长长叹了口气,没有再说。沈清苓站在众人背后,闻言心情复杂,惊喜半参,宗璞所言大出她意料之外,此时上官惊鸿的话,又让她想起两人过往种种,对于今晚,她有种感知,她可以期待。

曾经的深情,他怎么会放?

心情微微一振,随之又有些紧了,他们远远看着,这时只见宗璞已快走到冬凝身边。

往日倒没有觉察这秦冬凝也会心计,是这种欲拒还迎撩拨着男人的心吧,否则,宗璞不会这样。

答应?她怎会不答应宗璞!

冬凝倚着树干打着瞌睡,心里迷迷糊糊的想,今晚便在这里睡吧,不回去扰了谁。还有两天就能离开这里。这样挺好的,还能护送翘姐姐。

她昨夜受了凉,今天又赶工做了大半天人皮面具,想赶好送给沈情苓当生辰礼物。身心伤痛之下,身子发起热来,她觉得冷,便像猫般将身子团了团,往树桩靠紧一些。

还有几步,宗璞突然便这样定住脚步,目光落在冬凝腰间的帕子上,眼眶竟有些湿润。

他突然记起,这块帕子是许久之前他们一众人在飞天寺聚集的时候,他匆匆赶到,她以为有歹人,一杯茶水泼泻到他身上,后来递给他擦手的帕子。

那时,他没接。

突然记起,她知道他喜欢喝茶,常常不知道去哪里采各种好茶籽,派自己的暗卫送到他暗微手上。

有一回,正值几人聚议,她便没有差暗卫过去,自己交给他,他看她满身泥巴,问她是去采茶籽还是去滚泥,她结结巴巴说她去山上采茶,不小心摔了跤……

他用帕子裹手接过她递来的茶包儿,大笑了她一顿。

上官惊鸿信任他和清苓,他也时而约清苓出去,但若上官惊鸿的情苓和上官惊鸿独约而推了他邀约的时候,她会悄悄易容成马夫的模样,去他府邸找他,她自己吃点小酒,陪他喝茶。

还有……

今夜月明星稀,记忆突然清晰起来。

冬凝昏昏沉沉之间,觉得有丝冰凉从指尖沁过全身,她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有人蹲在她身旁,大手握了她的手,拿着帕子在仔细拭擦,那握着她的手很有力,一股甘醇甜香从她的手指盈上鼻端……那似乎是酒的香气。

她一愣,低低柔柔的叫了句“樊大哥”。

——————————————————

谢谢阅读。对剧情等急了的筒子且稍安,不久之后便有一个大转折。另,经暴君广播剧剧组几个月的努力,暴君预告剧和主题曲已经出来,效果很棒,后期还在修改,即将贴上链接让各位大人围观。

308

手一下被握得生疼。

冬凝一惊睁眼,眼前的人,那俊逸严正的容颜是宗璞,不是樊如素。酒气让她产生了错觉,樊如素喝酒,宗璞不怎么喝的。

宗璞的眼眸像一只打翻了的墨砚,浓浓的漾着什么,好似濯着抹水色,只有那痛怒的情绪是分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