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曹昭南看太子说着,随手拉开书桌抽屉,又拿起日间的荷包来看,随之又将抽屉里的断笛拿出来,小心问道:“殿下这笛子和睿王的笛子一样,都是皇上所赐,殿下何以……”

“孤素来不爱萧管,放着既无用,毁了倒干净。”太子眸光一深,“孤那八弟喜欢的,孤都不喜欢,他的女人除外。沈清苓,孤的好表妹,孤何必要动她?孤还没玩过呢。”

“那……翘楚呢?”

“殿下,娘.娘问,殿下今晚可还到她那边去?若不,她见有些不适,想先歇下了。”

曹昭南若有所思,刚问得一句,门外突然响起侍卫的通传声,接着,翘眉婢女的声音恭谨传来。

“她既见不适,便早些歇罢,孤便不过去了。”

待那婢女离去,太子轻轻而笑,“曹总管,你说这翘眉是不是见过修仙之人,有沾染了习气去,回来以后倒越发冷淡了,以往可巴不得孤天天过去。”

“殿下似乎并不在意。”

“她美则美矣,那身段风情,孤也不是没见过能和她媲美的。”

“噢?”

“翘楚。”

“翘楚?”

“嗯,她容貌虽普通,现下又破了相,但她的身子很美丽,孤曾见过。若她有一副好容貌,你说会是怎生一个模样?倾国倾城?”太子说着突然一顿,淡淡看向前方榻案的几把琴筝,“这些都是上好古物,你说,若有一天看到,她会喜欢么?”

曹昭南微微一震。

睿王府。

翘楚辗转良久,终于忍不住掀被而起。老铁还是方明方才报上官惊鸿的时候,说宗璞过了来。她担心冬凝,想去地牢看看她。

310

她打开门,门外方明率人在值夜。

上官惊鸿总是隔三岔五就把她两个丫头掷到某个角落,念及此,不禁有些莞尔,仿佛他离去之前,两人之间并无嫌隙和不快。

他也不派别人守值,方叔好歹是府里的总管,这人……

刚和方明打了个招呼,廊道上郎霖铃屋里的门也开了。

约摸是听到她这边声响吧。翘楚想着有些奇怪,按说那人去办事,多将郎霖铃药睡,今晚却没有,为什么?

郎霖铃门外也守着好些值夜的婢女,约是换了装的暗卫,明为护,暗为监。

有好些日子没见,郎霖铃的脸色看去有些憔悴,眉间蕴着一丝凝色,似在思虑什么重要的事,此时正淡淡看着她。

翘楚心里一片释然,朝她点点头,又欠身一福。

郎霖铃看她不卑不亢,也不骄不扈,大概有丝奇怪,微微蹙起眉,却也颇为气度的颔首回了礼,在贴身婢女香儿的搀扶下走回屋里。

来郎霖铃转身的时候,翘楚无意中发现她手上捏着一张纸笺。

这是个聪慧女人,犹记三道试题,崭露头角,表现出色。翘楚突然想,若她们不是同嫁一个男人,能布诚一聊,想应有番意思。

“小姐,相爷给你的家书可是说了什么?”香儿好奇问着,又气愤道:“如今翘妃那狐.媚又有了爷的孩子,爷对她更爱惜几分,对你却……相爷也生气了吧。”

郎霖铃看香儿忿然又好奇,阖眼淡道了句“爷爷”,然后没再说什么,将信笺往烛火凑去。

书信瞬刻成灰。

茛信里有大事。爷爷说,来信需保密。香儿虽是贴心之人,她终是没有多说。

香儿微微蹙眉,但见郎霖铃浓密的眼睫在青白的肤色上投下一层阴影。

和方明走在通往书房的路上,对上官惊鸿并没有药昏郎霖铃的做法,翘楚虽心有疑虑,终是没有多问。那和她并没有关系。

她本担心上官惊鸿正在处理要事,方明不会带她过去,方明却说,其他人便罢,爷深爱翘主子,还有什么是翘主子不能参与的。

她没有说话,倒是方明几次看她,目光有些复杂。

“方叔,若有什么,不妨与翘楚直说。”

方明略一沉吟,才低声问道:“翘主子可是为方才与爷闹不快之事烦恼?”

“我和你家爷来来去去都是那样,有什么好不快的。倒是记挂着冬凝,不然也不必劳你走这一趟。”翘楚说着也压低声音,“方叔是睿王亲近之人,想必也知道,我很快就离开这里。”

“嗯。”

不知为何,翘楚发现方明的声音隐隐有丝轻颤。

她也没追问,只道:“方叔好生珍重,也请方叔代和景先生说声保重。翘楚一直得你们真心相待,无以为报,也只有这一句了。”

“翘主子早已报了,翘主子施而不记,方明却是记住的。爷之前中毒,是翘主子赠珠护命。”

“那是朋友的东西,我不过是借花敬佛罢。”

翘楚笑了笑,往事早已不可记。

方明却突然顿住脚步,“翘主子当真如此想离开这里?离开爷?”

这次,翘楚清清楚楚听出方明声音里的古怪。

她也不动声色,按自己心想的说道:“毋自由,宁死。”

月色清幽,云仿佛在蓝幕上缓缓流动,让人迷醉。

沈清苓枕在上官惊鸿肩上,两人坐在温泉畔边,四处花树缭绕。景平景清送宁王等人离开,老铁外出帮上官惊鸿办一件要密之事,冬凝在背后的小竹屋里沉睡。

“我以为,你要回去陪翘楚。”

“子时已过泰半,现下是你的生辰。”

沈清苓心里本还有些许涩意,听上官惊鸿这样说,涩意仿佛一下蒸发去,一笑低头去看手腕的碧玉镯子。

他们吵过许多次,最后他总会念着她,先沉默妥协。

“我一会就回去。”

上官惊鸿突然一声,沈清苓心头一颤,直起身子来。

她心里悲苦,道:“今天是我的生辰,你就不能陪一陪我吗?因为我心里那个人,你当真说到做到,爱上了翘楚?”

上官惊鸿没说话,抬眸看向夜空,那皎洁的月轮仿佛是那个女人的眉眼,弯弯的,嘴角还有丝尚未清醒的笑意,风淡云清,似乎万事都再不萦怀,她说,不用陪,别回来陪我……

“好,我今晚不走。”

“惊鸿。”

沈清苓鼻子一涩,眼眶湿润偎进男人怀里。

他伸臂搂住了她。

“还记得你我的生辰之约吗?”

“嗯。”

沈清苓抑住微微激.荡的心情,想了想,低声笑道:“惊鸿,若我告诉你,我其实不是这里的人,你会怎么样?”

“这话怎么说?”

上官惊鸿侧身看她,眸有疑讶思凝之色。

“我是想通了,为什么我们不珍惜现下,偏费煞这许多曲折,说不准哪一天,我就要回到我的世界了。谁说这世界没有神佛,即便你是万人之上,也无法阻止。我心里那个人,是我在那个世界爱的人。可现在,我……我只爱你一个了。我不要回去,惊鸿,不要让任何人带我走。”

她说着,见他眉深拧,眸光越发幽深沉涤,心里喜欢,明白他必定震疑痛惜,突听得女子一声咳嗽从背后传来。

———————————————

p.s.子时:晚11点到凌晨1点。

311

说清苓似是陷在回忆中,之前没有发现他们并不奇怪,但翘楚知道,上官惊鸿耳力极好,应发现有人过来才对,不明白他为何一直不出声,直到沈清苓发现了他们,才和沈清苓一起转身看过来。

她也并非想如此煞风景,打扰他们,想听清苓将话说完,她心里也是起伏异常,虽早怀疑沈清苓是现代人,是秦歌身边的人,但之前仅限于疑,此时听沈清苓亲口说出来,她怎能不震动。

可惜嗓子不争气。

今晚的刺.激委实太多,方明告诉她的上官惊鸿作的事,还有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