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们现在还欢天喜地的在路上。

她真的能看汨罗死么?

现在,她唯一有利的地方,就是她已经知悉他的心思,而他还不知道,方明终是不忍告诉了她。

还有两天,她要想办法!

他呢,他现在去了哪里,沈清苓那里吧,呵呵。

温泉畔。

“苓,若你想留在我身边,那便试着接受翘楚,还有,不能再动她,永远不要再打她!”

“我今晚那里都不去,就在这里等你答案。哪怕父皇怎么想,我将一力揽下方镜失踪的事。若你承,后天开始,你便开始用另一个女子的身份生活。若你不承,我派人送你离开,永远保护你。”

“上官惊鸿,这碧玉镯子以外,这就是你送给我的生辰礼物?!”

耳畔,似乎还听到方才清苓奔进花林前悲恸的哭声。

她看到他过来,抬手便想打他,他扣住她的手举高了,一字一字告诉了她那几句话。从没看到清苓哭成那般,她怔怔看了他很久,尔后飞奔进花林。

上官惊鸿负手站在泉畔,冷眼看着簌簌落花的花树,春天了,有些花竟还在落宕。

他竟然没有去追那个他发誓爱护一生的女人!

只让老铁尾随过去看住她。

心中一碾一碾都是痛和躁,却不是为这个终究决意爱他女子,而是为那个含笑勾.引他又将他舍弃的女人!

三千弱水,只取一瓢。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脑里都是她的声音。

他狠狠咬牙,蓦地仰天一笑,扬掌一挥,泉水如涌,被掀至半空,泻落如潮。

“爷,”

景清的声音在背后怯怯传来,景平低声道:“我去找翘主子。”

“不准去找她,谁也不准去找她!”他冷冷打断景平,“去替我取酒来,将地窖里的酒都给我取来!”

睿王府,大厅。

翘楚看着桌上的鲜美衣袍,听着绸缎庄老板娘的口若悬河。

明天就是宫宴。

这件衣服,是他命人给她特地作的,一天一夜,她没有看到他。

——————————————————

谢谢阅读。

313

四大和美人被送回她身边侍候。

听四大碎嘴说,他夜里宿在书房。

是和沈清苓在一起吧。

“娘.娘,不是老身自卖自夸,这衣服可是八爷花大心思命我们作的,这两天里紧赶慢赶赶出来,可了不得。”

翘楚想着事情,听她喋喋不休,心里烦.躁,随口回了句过去,“机织出来的能有多好。”

两天只能是机织,人工做不来,最好的衣服当是人手所做。

老板.娘笑了,“娘.娘,衣裳是早已做好的,人手所制,本就是我店里之宝。这衣襟处的瑞鸟图才是新绣上去的,这套衣裙料子上乘,做工一流,八爷别出心裁,又让加了这图案,可不正正是越发不同凡响了么。娘.娘可知仅是针线就有哪些奇巧吗?”

若这老板.娘再说衣物料子怎么优质、配饰怎么华贵,翘楚只怕还是兴致缺缺,但听说到针线,她反生了丝好奇。

来那妇.人虽聒噪,却自有些本事,更懂察言观色,看翘楚先前神色平淡,这却却凝眉看来,立刻顺势道:“娘娘,那可是东陵深矿做的针,北地珍兽皮绒做的线。”

她说到这里一下住了声,翘楚明白她的心思,知她有意卖关子,这小小针线已是如此,这衣服可如何价值不菲。

又睇了眼桌上被妇人延展开来的衣袍。

衣袍方才还教妇人掖着,她又有些心不在焉的,这时细看,果别有一番不凡。

那衣裙做自一幅蓝紫缎料,她以前是挖墓的,那绸子一看便知极好,裙上处处错落着印花,每朵花花蕊上皆嵌着各色碾碎了的宝石,祖母绿,猫儿眼,血玛瑙,这些宝石颗颗成色上乘,这已难说价值,衣袍右心口处拓着一只引颈而歌的青鸟。那青鸟颜相美丽,眸光极是精炯狠猛,眼末却又含缱绻之意,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一看,便觉它要展翅而飞,翱翔鹏程。

活灵活现至此,端的是那镶嵌在鸟眼上熠熠而辉的黑宝石,那明美的绣线,还有那至臻境的手艺。

她虽不知道上官惊鸿为何要在衣裙缝上这样一幅图案,但这东西看来确实连城。

四大是小孩心.性,对敌人恼归恼,倒看的两眼放光,美人也赞了句。

“翘主子,爷现在就在书房,他若知你喜欢,心里必定欢喜。”

一旁,方明轻轻插了句话。

翘楚明白方明的意思,也知道方明为泄言而不安,他心里还是希望她和上官惊鸿好,希望她趁机到书房走一趟,和上官惊鸿说几句话。

“哦,是什么好料子?”

淡淡一声从厅门传来,翘楚一怔,却见郎霖铃携人走进来。

这一眼让她心头怦跳,震怔在地。

莫怪她惊讶,当看到和你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怎会不惊?

郎霖铃身旁的女人是海蓝?

除去一身古装,那张脸确确实实是海蓝。

倒是那妇人人来熟,闻言立时一脸堆笑迎了上去,“郎娘娘可来了,这是八爷命老身给您做的新袍呢,您快来看看,可还有什么地方要老身改的?”

她说着朝那酷似海蓝的女子打量了几眼,笑问,“哟,这位小姐是?长得可真够标致的。”

郎霖铃朝妇人点点头,却并没有回答,直接看向翘楚,“来,妹妹,姐姐给你介绍个人,这是我的表妹,姓林,闺名海蓝。我姨.娘住在别地,林妹妹过来探望我娘和我,会在王府小住些天。”

“见过翘妃。”翘楚看林海蓝微微笑着看着自己,眸光并无掩饰,淡淡浮着一抹思量,心里一凛,握了握袖中已冰凉一片的手,打了个招呼,心想倒真是天上平白掉下个林妹妹。

海蓝。

连名字都和她一样,怎会这般巧合。

翘楚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清苓,她戴了人面。

她已遭太子思疑,老住在地牢也不是办法,她需要一个新身份,陪伴上官惊鸿左右。虽然篝火宴上,一曲过后,自己虽以常妃作幌子,她也已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但为什么偏偏易容成海蓝的模样?

她必定认识海蓝,她到底是现代里的谁?会是林羽吗?

只是,翘楚万没想到上官惊鸿会用郎家来替清苓洗白身份,郎妃妹妹?这个郎妃妹妹以后将是睿王府的新夫人罢。

有郎家做后盾,比起任何外面进来的女子,更不引宫里思疑,也更能给她一个好名份。

但上官惊鸿这样做,郎家必定不高兴。

还是说上官惊鸿已经厌烦了郎家的约束?

他现在也确实有了可恣意的权力了。

她看不透。

正想着,突听得一声尖锐的声音传来,“表小姐,你丫头那是在做什么?这可是爷给我家小姐做来赴宴的衣服,价值连城,那丫头粗手粗脚的,怎可乱碰乱扯?”

却是郎霖铃的贴身丫头香儿和沈清苓的丫头争执起来。

这香儿绝不是个善茬,此时想是趁机替自家小姐撤气,但沈清苓身旁那名眉目清冷的女子似乎也是个狠角色,一把挥开香儿,那力道之大,竟让香儿跌撞到郎霖铃身上,两人几乎同时摔倒。

郎霖铃终是恼了,她脸色苍白,这时秀眉一冷,扶着香儿稳住身子,扬手便往那丫头脸上狠狠扇过去,焉知,那丫头竟然往后一仰,避过了。

本来,主子教训丫头,即便你能避开也是绝不能避的!

314

翘楚无意看戏,但沈清苓顶着她的脸庞,让她实在难忍,她必定要设法弄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遂没有立刻离去,还想多观察一下。

那老板.娘是被慑到了,略有些颤抖的退到一旁,她正有些奇怪方明为何不出言劝一劝,这时一看,才发现方明已不在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