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殿上一惊,上官惊鸿已掀衣而起,一瘸一瘸却快奔到翘楚身旁。

不少人随过去。

老铁在殿口,翘楚昏倒在他怀里。

上官惊鸿将翘楚揽过,眉峰一利,“她中了迷迭香?”

“铁叔,这怎么回事!”

老铁回道:“适才两位主子一路走着到了常妃娘.娘的寝殿,林姑.娘只说有事要和翘主子商谈,两人遂进了去,奴.才守在殿外。二人倾谈了好一会,突然,林姑.娘一脸怒气从殿里奔出来,奴.才担心翘主子,正要进去察看,翘主子却说,让奴.才莫过去,奴.才听她声音哽咽,不敢惊扰。直到盏茶时间过去,里间却无一丝声息传来,奴才担心,顾不上其他,遂闯了进去,便见翘主子昏倒在地上。”

他说着,上官惊鸿已从怀中掏出解药,喂翘楚服下。

翘楚婴宁一声醒来。

“翘楚。”

“翘主子……”

翘楚蛾眉轻蹙,“你们说什么,我是……海蓝。”

她说着看众人脸色骤变,微有些不解,又觉怀里有些轻硌,于是探手进内,将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

众人听她自称海蓝,以为她刚醒来神识模糊,又见她拿出来的却是一只奇怪的腕饰。

她无意按了下镯上一处凸起的地方,一丝沙沙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众人惊得不轻,便连走过来的皇帝也眼含疑惑,一道细碎的声音紧跟着响起:铁叔,莫进来,让我自己静一静。

这分明是翘楚的声音!

只是,翘楚既在此,她的声音又怎么能从一只镯子里传出?

人人吃惊。

上官惊鸿手指翻屈,紧紧握住,猛地闭上眼睛。

他想起两件事。

其中一件,方才银屏说起心蛊的时候,他已念及。翘楚昨天曾到他书房,问过他心蛊,他只说不知道,那是失传已久的巫蛊,制法和作用已不可考究。

第二件,却是她问他讨要眼前腕饰,他当时没有理睬她,她却突然吻住他,他没有……拒绝。腕饰,他终是给了她,当她看到装着镯子的荷包时,怔了一怔,他心中薄怒,冷冷道“你之前不是不要吗”,她朝他一笑,说,那是她一个好友送的,再说,她想看看这小玩意能不能防水,还能不能用,她记得它有录音功能。

她的话很奇怪,防水,录音……他从没听过这些,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极为贵重?谁送她的?他要问她,她眉眼有着一丝薄薄的俏皮,又吻上了他……

马车飞驰。

风吹拂起帘帐,轻轻拍打着女子的秀发。

女子支肘在车框上,凝向窗外漫天星野。

心蛊,她其实也不知道制法,只有林羽知道,但只要问问题的人不拆穿,任你随意去说也无妨。但那年的灵堂上,却有两个女子知道了它的效用。

一个是海蓝,一个是思微。

318

一直和睿王府的奴.仆守在马车旁等待宫宴结束的“林海蓝”的贴身丫头阿绣,被迷昏了。

本来要迷昏武功不弱的阿绣并不容易,但讨巧在于阿绣对她并没有防备。

因为,她现在是“林海蓝”。

这时,“林海蓝”因为身体不适,自己先行离宫“回府”,谁会阻止?

来当然,“林海蓝”不可能再回睿王府了。

让人感概的却是,她本来就是海蓝,如今却顶着海蓝模样的人皮面具。

而被老铁带回去的清苓却戴上了她预先准备好的翘楚模样的人皮面具。

茛翘楚的人面是昨天让冬凝做的,并问冬凝要了迷迭香。

迷迭香是上官惊鸿亲自发明的好药,他们一众人都有。

若夏王没有因等不到她的回信不罢休,昨天又派了婆子在睿王府外吆喝……整件事,本来未必能成。后来,一切似乎都有定数。

从她看到沈清苓和郎霖铃相斗起,她就生了个念头:能不能借助她们的力量逃走?

昨天,上官惊鸿连人带袍送她回房之后,她就开始谋算逃走的办法。

她一直想揭开沈清苓的身份,午间朦胧睡着的时候,她梦到当年秦歌的灵堂,梦见林羽在说心蛊——那一切情仇的开端。她又迷迷糊糊的想,临走前,要拿回琳琅送她的手表。

这些因素、人事糅合在一起,她午休扎醒的时候猛然想出了一个办法。

她先试探了上官惊鸿知不知道心蛊。

若他知道,她再谋别法。

他说不知道,于是,她趁机问他拿回手表。她记得这手表有录音功能,当然,琳琅当初给她的时候,也许并没有想到这手表他日还有用处。

只可惜了这手表,最后是不能带走了。

拿回手表,她立即回信给夏王,一事相求。让银屏翌日在殿上先后询问心蛊的制法和作用。

信上附上假的心蛊制法和真的心蛊作用。

由银屏来问,最有效果。

她既已肯定沈清苓是现代人,虽不知道清苓是谁,林羽、林思微还是和秦歌有关的别的女人,但当日秦歌灵堂上,不存在他以前的女人,只有她们三个。

林羽是知道心蛊制法和作用的,她和林思微却只知道作用。

她捏造了制法,若清苓就是林羽,必定会戳破她,但清苓没有。

终于排除了清苓是林羽。

随后,她有意说不知道心蛊的作用,清苓却将其作用清清楚楚说了出来。

那一刻,她终于肯定,沈清苓就是林思微。

思微变了很多,但清苓身上隐约还有丝往日思微的影子。

她当即出言提醒清苓,唤她思微。

清苓果然吃了一惊。

清苓本就怀疑她有可能是海蓝或是林羽,将自己易容成海蓝,已存试探之意。所以,当她揭穿清苓身份并提出要出外的时候,清苓随她出了来。

清苓对她的身份已到了刻不容缓迫切需要知道的时候。

知己知彼。

对她来说,揭开清苓的身份,一为知道和自己纠.缠到今天的女子到底是谁,更为了紧跟着的出逃伏笔。

她提出过去常妃殿。

有些事情,她认为,清苓并不想让老铁知道,

果然,清苓提出进殿密谈。

进殿以后,她们关上门。两人特意走到较远的地方,以防耳力厉害的老铁听出动静。

她早已准备好迷迭香,清苓全神贯注询问她身份,反没留意她暗里的动作。

她早服下冬凝给的解药,将药粉扬手一散,清苓即中香昏迷。

她揭了清苓脸上“海蓝”的面具,戴到自己脸上,按冬凝所教的,迅速拾弄好,直到对镜看去再无破绽,又替清苓换上自己一直戴在身上的“翘楚”人皮面具。出门的时候,她有意让美人察看了清苓梳的发式,自己梳了大同小异的,又脱下彼此衣衫和饰物互换了。

尔后,将早已录好自己声音的手表放进清苓怀里,按下按钮。

随即以“林海蓝”的模样掩脸奔出殿外。

翘楚毕竟有孕在身,老铁不会去追清苓。

那段录音有个小窍门。

先是一段时间的空白,后来才出现她的声音:铁叔,莫进来,让我自己静一静。

那段空白的时长,她已计算好出大概,这样直到她走出殿一段距离,老铁才听到里面“翘楚”发出的声音。

而到老铁觉察不妥,奔进殿内的时候,她已经以“林海蓝”的身份走到取马车的地方。

她也不要睿王府的马夫驾车,推说身子不适,让阿绣驾车“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