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出宫门,她即让阿绣改了路向,说想到外面透透气,先不回府。

去到幽密街道,她再让阿绣停下马车,唤她进车厢,再用迷迭香。

这是约定的地点,很快有数人上了马车,其中有人将阿绣搬下去,放进胡同里,另有马夫立刻继续驾车。

这车夫不是夏王的人,这一次是郎霖铃。

夏王并不知道她要离去,在夏王看来,那是一封奇怪的求助信。

虽一次次欠下他的恩情,但她不希望和他再有什么牵系,这对彼此都好。

她昨天帮郎霖铃解围,一来是看不过去,二来便是尝试和她谈下这桩买卖。她走了,对郎霖铃只有好处。

逃走并不容易,上官惊鸿很快就会发现,他追兵厉害,必定全城缉拿。若她没有接应,根本不可能离开朝歌。

且现在也根本不适宜离开,沿路走,只会让人捉回,哪怕用上人皮面具还是不保险,易容术仅靠人皮面具还不行,若对模仿者不熟悉或是不将自己的习性戒除,时间稍长,难免露出蛛丝马迹,只有等这几天风声一松,才能出朝歌。

而在这之前,她需要一个安全的住所和食物,也要准备好以后上路所需的东西。

上官惊鸿曾有意将三天之期延长,说宫宴不可不去,让她参加完宫宴明日再决定是否离开。而汨罗一行明日一早就可到。她在这之前离开,他没有办法和她谈。

一天捉不到她,他绝不会动汨罗等人。他本来带他们过来,也只是喂下毒药,让她亲眼看看不驯的后果,他不可能将他们留在这边很久。皇帝不知毒药的事,但皇帝会干涉她外公这一族之长的滞留问题,他终是要让他们回去。

她告诉了冬凝她的计划。

冬凝说自己先不走,因她这一逃极为凶险,想替她留在上官惊鸿身边打听些情况。

她劝说不下,遂留了信给冬凝,让她日后转告宁王和佩兰帮忙,当她身死的消息传过来,就让他们求上官惊鸿替汨罗等人解毒。

她知道,他们会帮她这个忙。

四大和美人在他们离府后,应该已按计划出府,等在郎家别庄。本来上官惊鸿要禁足的也只是她,她们的行动倒还好。

此时唯一要防的是郎霖铃会不会趁机对她下杀手。

因为,由此至终,上官惊鸿都不知道郎霖铃插手进来。

同是可怜人,她并不想将人心想得过于丑恶,但仍做了防备,将秘密另写了一封信交给冬凝。

若冬凝回府一段时间,还收不到她设法送来报平安的信,那末,就是郎霖铃已经将她主仆三人杀了。

冬凝知道该怎么处置那封信,信会交到上官惊鸿手上。

昨天,她一并将这事告诉了郎霖铃。当然,她没有告诉郎霖铃持信的人是谁。

郎霖铃闻言不语,良久,方道:“你既已三千宠爱在身,我真不懂你为何还要离开他;若是我,我无论如何不走。你这样做是对的,我确实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杀了你。”

她没说什么,只道了句保重。

宫宴上,即便清苓醒来意识模糊之下说了什么,那个人必定有办法解决。

至于以后他们如何,和她已没有关系。

她凝眸看着天际的星光,等下一站平静……

是夜,睿王府。

人人面色凝重,看着自宫宴回来后一直沉默的男人。

——————————————————————

谢谢阅读。筒子们,暴君预告剧地址:

http://.tudou./programs/view/7XV3VtTmygk/

319

“有消息了吗?”

“爷,没有。”

“嗯,应当的,她不笨。五哥,铁叔,景平,你们协作将人手分开四路,一沿路追去;二大肆搜城,若她还在城内,我要她不安有所行动;三暗中在市井庄院各处查探,朝歌大,这做起来难,不要紧,将我的暗卫都派出去;四,派人监视夏王府。”

“好(是)。”

“另外,景平你协助冬凝挑一个本来便会易容术的女暗卫易容成翘楚。翘楚离府的事,不能传进宫里。”

“是,爷(哥哥)。”

谁都知道,皇帝若知,必有重责!

“宗璞,夏海冰未必便知道苓本来是谁,但已看出易容,今儿个我仔细观察过,他神色有异。我这样做本着两手准备,若无法从翘眉母.亲那里拿下绝颜丹,便让苓暂时以这身份栖息,送到别处始终不安全,如此也不必再在地牢辛苦度日。只是,这绝颜丹的事,我暂时无法去处理,你义父虽拥我九弟,对我也是极好,林姑.娘的事,你便让你义父卖我最后一个人情罢。”

豪“是,我立刻便去办。”

“爷……”

“老八。”

“都走吧。”

上官惊鸿坐在书房椅中,目光极淡,声音也很平静,却让人心寒,就像风雨到来前那种闷和静。

众人想劝,宁王眸光一凝,环过各人,所有人终是散去。劝无用。

上官惊鸿什么都没说,但翘楚至于他,没有谁比这一刻更明白,已不只是侧妃。

一室沉静。

“你怎么还不走?”

“惊鸿,让我陪你。翘楚的事会过去的,爱一个人,便该包容,我不愿你为难,我这几天想了很多,甚至想试着和她相处,可她……”

“你和她以前是不是相识?真的有另外一个世界,该怎么理解?另一个大陆吗?”

清苓本微微哽咽柔声说着,闻言,心头一跳,他会为那个女子是异界女子更迷恋吗。愧疚还是迷恋?

突又听得上官惊鸿道:“你回去歇息吧。”

“若她不回,为更方便计,你会要我顶她身份吗?”

“你想?”上官惊鸿反问。

“我自是不希望,但若你……”

“苓,你还是林家小姐,去吧。”

“我不走。”

手刚碰上椅中男人的手臂,男人忽而将她抱起,沈清苓身上一热,上官惊鸿已将她放到椅上,温重的吐息喷打在她脸上,“今晚出入奔波,你亦累了,回房歇息或是在这里都行。你若不走,我走吧。”

“惊鸿……”

“嗯,”

灯火昏靡簇簇摇摇,郎霖铃抑住心底不断涌上的羞.涩又带着极大的期许,白嫩的大腿张开盘到上官惊鸿腰上,等待着那即将到来的晕眩……

上官惊鸿却突然抽身而起,披上外袍,又替她拢好衣服,方下了床.。

“惊鸿……”

“你好生歇息。”

门开,在外守侍的香儿怯怯走进来,上官惊鸿吩咐道:“好好服侍你家小姐。”

香儿应了,朗霖铃倚在床.栏,止住香儿按捏,轻声道:“不必了,你去替我收一下桌上笔砚。”

上官惊鸿进来前,她正在作画抒寥,香儿看她颜色苍白,甚急,把毛笔挂回笔挂上,又将桌上淡浓两方砚台残墨一倒,叠到一起放好,匆匆洗了手,走回她身边。

“爷要留下?”郎霖苓自嘲一笑。

上官惊鸿淡淡看着香儿拾弄,目光似落到桌面画上,花雏形。

“爷见笑,画尚没好。”

“没好才好,能画出无限可能。”

郎霖铃看门口婢女带上门,却一下趴倒在被上,低声啜泣起来。

“小姐莫哭……真该让相爷好好训斥爷几句。”

郎霖铃闭上眼睛,“那天他们下棋,你不也在么,什么不肯舍郎家这片左翼子,谁会信?爷爷心里也已是不满了,只是没说出来,他怎么还不收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