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家书里,郎相已说了重话。

“哎,小姐……”

翘楚卧室。

方明和景清进去的时候,看到上官惊鸿站在床.畔正弯着腰似往里头拣着什么东西。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仔细看去,随即有些心惊胆战,上官惊鸿正在拣枕上的头发,然后极认真的一根一根放进手中的荷包里。

上官惊鸿看方明怔愣的盯着他,将荷包放进怀里,“嗯,和方叔的很像。她这些玩意儿总是很多。”

方明眼鼻有些酸涩,又听得上官惊鸿吩咐景清道:“去地牢让冬凝易容过来,说我想找人陪着吃点酒。

景清咬咬唇,随即跺脚出了去。

方明倒了杯水给上官惊鸿,随之一咬牙,想跪下告罪,却见上官惊鸿眼睑微垂,问道:“方叔,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这诗你听过没有?”

方明越发心惊,看他有些喃喃的说着,“崩嘎”一声响,竟捏碎了手中杯。

瓷片陷进手心,他却仍如之前安静。

是夜,郎家别庄。

翘楚抚着有肚子,盯着床.顶,脸上终究是有些不舒服的,她又换了一副新的人面,一副寻常女子的人皮面具。她暂时还是得用人面,除非拿到绝颜丹的解药。

320

“主子……”

她正想着,突听得美人的声音似从外面传来,随即又没了。这个时间,隔壁的美人该睡了才是……她听得不是很真切,只觉那声息里隐隐似有丝恐慌,她心里一紧,立时穿衣下.床,悄悄走门后。

门,突然“嘎吱”一声,开了。

数天后,深夜。

朝歌大街上安静得似乎只剩下他们马车轱辘的声音。

车内,冬凝犹在不安。

这几晚,上官惊鸿晚晚找她喝酒,她害怕上官惊鸿那像鹰鸷一样的利眼,还有眼里日益深重的沉郁。

人皮面具是她做的,翘楚说上官惊鸿会从她身上找线索。她有些后悔没有听翘楚的话,随之离开。

当时想,留下来一来能留意上官惊鸿动向,必要时设法送信示警;二来也能确保翘楚的安全,暂防郎霖铃动手脚。

上官惊鸿到底是疼她的,并没有责备,甚至没有问她一句,只让她陪着喝酒。但那来自他身上无形的巨大压力,让她越来越不安。酒醺的时候,他说,翘楚现在处境危险,他必须尽快找到她。

幸好,上官惊鸿不知道,她其实知道翘楚的下落。

因为,按常理来说,为防止被逮回,翘楚不可能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去向,上官惊鸿并不知道,有郎霖铃这一环。

她想回秦府。

可上官惊鸿一直还没上报皇帝“方镜失踪的消息”,也没批准她“出现”,她只能仍留在睿王府,但今晚她实在忍不住了,她不敢再和上官惊鸿独处。

她怕看到他隐忍痛苦的眼睛,更怕他发现她知道翘楚下落的秘密。

她对上官惊鸿说,易容成婢女上来难免遇着清苓,但住在地牢实在苦闷,想易容到宁王那里住些天。

上官惊鸿说,宁王那边不行,这几天发生了些事。

她问他是什么事,他脸色微凝,只说他们会处理好,他知她和清苓嫌隙,问她愿不愿意到宗璞那里。

这几天并没见宁王和佩兰过来,她明白宁王那边的事定是棘手,她迟疑了一下,答应了。

正想着,一直坐在她身旁就着车内煤油灯安静看书的宗璞突然伸手将她揽进怀里。

她一惊挣扎,“宗璞,你做什么,你临走前答应过惊鸿哥哥什么。”

宗璞淡淡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若不愿意,我送你回睿王府。”

冬凝咬咬牙,终是没有再动。

他遂将她按在怀里,两手圈着她看书,有时,他会轻诵出声,那吹息便呵在她颈侧薄嫩的肌肤上,她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同刻,睿王府书房。

冬凝刚离去,上官惊鸿将目光从门口收回,外面虽有重重暗卫把守,他仍道:“门关上。”

景清本和景平、方明两人站在一起,闻言,忙过去将门掩上。

“你确定?”

问话的是缓缓从屏风之后走出来的男子,正是近日棘手之事缠身的宁王。

“本来只是怀疑,现下确定了。”上官惊鸿嘴角微扬,露出这么多天来第一个笑容。

宁王疑道:“你何以如此肯定?这几天又让我不得与小幺碰面,为什么?”

“按说翘楚不会告诉任何人去向,是我不愿放过任何机会,做这试探罢,倒没想到……”上官惊鸿一顿,方又道:“冬凝若只是害怕面对我,不会选择离开睿王府,我说你有事,她甚至宁愿避到宗璞那里去,她和宗璞嫌隙已深,除非她知道翘楚的下落,怕终被我问出来。”

众人一听大喜,这些天来找不到翘楚任何一丝消息,上官惊鸿晚晚酗酒,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泄气了,原来上官惊鸿却始终没有放弃。他此时如同前几天一样,仍是一身酒气,但眼里没有一分醉意,又锐又利。

上官惊鸿却很快敛去笑意,低头盯着案上烛火。

方明问道:“既已得知翘主子的下落,爷还有甚顾虑?”

“因为她本来不该让任何人知道她的下落,哪怕她信得过的人,只有这样才是最妥当的,她却告诉冬凝,这不奇怪吗?”

宁王微一沉吟,低声道:“老八,你认为这其中还有诡秘?”

“嗯。”

景清这时想到一事,顾虑道:“即便冬凝小姐知道翘主子的下落,也是断不可能说出来的,她不是宗大人牢里的犯人,我们能用刑逼迫……”

景清这一说,众人都心下一沉。

上官惊鸿眼里却流过一丝薄芒,“我有办法让她说出来。”

“只怕天总不爱遂人愿。”

众人又惊又喜,却突听得上官惊鸿淡淡一句,这个男人素来不怕天地,不畏鬼神,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宁王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老八,你想太多了……”

“嗯,这两天我便向父皇禀报方镜失踪的事,好让冬凝回府,今晚倒是白白便宜宗璞那小子了。”

众人闻言俱笑,上官惊鸿也随之笑开,景平却发现他眼梢始终阴霾重重。

宁王笑罢,脸色却有丝沉重,“方镜失踪,父皇必定不悦,认为你办事不力。”

众人本来欢快的心情也刹时肃去。届时太子必会进言,说上官惊鸿有意谋害他最爱的女人,皇帝虽未必相信,但总生疑心,毕竟,冬凝寻回,方镜却突然失踪,这未免过于蹊跷。

这时,门外传来老铁的声音,景平过去开门。

老铁进来,便向上官惊鸿禀报道:“爷,这几天没有任何动静。”

上官惊鸿点点头,众人正疑,宁王问道:“老八,又发生什么事了?”

上官惊鸿伸手敲着桌子,缓缓道:“我发现了一件古怪的事。”

321

她是昨夜来到宗府的,一夜一天下来,冬凝快度日如年了。

幸好,上官惊鸿的消息过了来,让宗璞今晚稍晚便将她带回睿王府,再从睿王府转送回将军府。明日上朝,上官惊鸿就禀报方镜的事。

已是入夜,她躺在床.上等时间过。

窗外花香浓郁,从窗隙送将进来,她有些倦意,慢慢合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道微弱的呻.吟叫声从门口传来,她猛地惊醒,目光一转,却发现房内景物尽数不同。

她吃了一惊,恍惚中,感觉脑勺疼痛,有种天旋地转的的晕眩感。她明白自己是做梦了。

日有所忧,夜有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