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不回去。”

“不回去你去哪里?你知道我花了多大力气才将你救回吗?”

翘楚凝了眼上官惊鸿仍有些血迹的手,这手术很难吧,抬头轻声道:“谢谢,我想休息了,可以吗?”

他们之间,却原来他做什么也弥补不了了吗?她甚至不愿听多听他说一句……上官惊鸿全身血液像被并瞬刻冰凝了一般,到口那句“我只要你”被她淡漠的目光生生打了回去。

翘楚下意识低下头,只是短短一瞬,不知为何,他满目荒凉的模样又狠狠刺了她一下。

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夏王、宁王和老铁等人走进来。

他自嘲一笑,却仍像没看向宁王,“五哥,你先送翘楚回去。”

“上官惊鸿,翘楚先留在我这里。”

夏王冷冷打断他,“你进宫不知要在里面待多久,翘楚现在的身子又是这状况,你府中情况复杂,我先将她送到我别院,我亲自守着,你出宫再算。你府中有个假翘楚,别人不至于怀疑,便是上官惊灏也只以为翘楚已经回去,真换了假。”

宁王走过来,重重按在他肩上,苦笑道:“我赞成九弟。你如今自顾不暇,如何保护她?”

夜,常妃殿。

“那烦劳公公了。”

“睿王稍等,奴.才手上还有些活事,这扫帚儿可未必三时五刻就能送过来哪。”

其中一名内侍语气有些为难,眼梢瞥了他一下,和另一名内侍迅速远去。

上官惊鸿本微弯着身子请求,这时慢慢直起来,踱回殿内。

走到常妃房间门口,里面尘埃满布,外面斑驳灰黑的墙身。

当日常妃殿大火,幸好母妃的房间方烧到便被烧到火便被扑灭了。

进宫已经四天。那晚之后,皇帝愈加愤怒,勒令他在这里思过,不许擅自离开,直到圣旨过来。老铁等人被禁在宫中别处。

这情景,和少时一样。

这四天他枉为人子,什么都没有做,直到今天,才挣扎起来想好好打扫一下母妃的房间。

这些天,有宫女定时送饭菜过来,他除去肚子饿得难受的时候,翻一翻食物,其余时间便躺在幼年住过的房间里一动不动。他冷冷看着屋顶,但那里仿佛都是那个女人的模样,淡漠而抗拒的。

他疯了,确实疯了,如此不计后果。

她消失的那些日夜让他几近癫狂,却偏偏得保持清醒。

他甚至想,将她找回之后,便对她说,今后只要她一个。

三千弱水,只取一瓢。

他可以不要清苓,只要清苓安好便行。

但无论她怎样,病了,死了,好,还是不好,哪怕被上官惊灏碰过了,却不能不要她。

即便如今闲散,他还是一个亲王,何尝需要一个失洁的女人,不是疯了是什么。

这四天也发生了很多事,他的事足够传遍朝野和宫闱。

宫中的人最是势利,他权势被夺,此时,谁也不会冒着得罪太子之虞而对他示好,那不是愚蠢是什么?

他蹲下身子,伸手去抓墙角的蛛丝,突然背后轻轻一声“惊鸿”,打断了他的动作。

他没有动,对方慢慢走到他面前,一袭素色衣裙,头戴罩帽,来人将罩帽缓缓拉下,蹙眉看着他。

却是一名女子。

“这里危险,你进来做什么?”

上官惊鸿并无惊色,只眯眸淡淡问。

“你我多久没有在一起好好说过话了,围场那次也是匆匆一见即别。这里有谁会来?以前是一个妃子的冷宫,如今是一个落拓皇子的思过堂。你说你大婚之后,我们尽量不要再碰面。我虽想你,却怕坏了事,终是没有再去睿王府。倒落得如今一个物是人非。”

“好一个物是人非,我如今落寞,你该和我彻底了断方是聪明的人做法。”

“你该知道,我和你一起,本为以后,后来却为你,我不管你今日怎么……”

上官惊鸿挑眉轻笑,手指危险的抚过女子的脸颊,“只为我么,呵呵,你认为我还能有翻身之日?连我自己也已死心,你哪里来的把握?”

晴语闻言一震,秀眉蹙紧。

“惊鸿……”

“好了,你回去吧。我当年虽受迫于你,但终是受你恩惠,若我还有他日,自有你的福荫,若没有,我们便如此罢。”

晴语娇嗔,“后来你我……倒也是逼你来着了?”

上官惊鸿只是低笑,他垂着眼睑,晴语看不清他的神色,心里却是一喜,“我却是信你的。”

继而又柔声道:“你今晚想要我的身子么?”

“我不要任何人的身子。”

“你这话什么意思?”

晴语看上官惊鸿将墙角最后一把蛛丝拔下,又脱下外袍仔细的盖住床上尘灰的枕子,瘸着右脚,慢慢走出房间,又是一惊,“你尚在罚戒当中,要去哪里?”

“悄悄出宫一趟,你会向父皇告密吗?”

声音远去,晴语眸光一暗,这种时候,还出宫去?有什么事值得你冒险?她想着他到底去办什么事,不知为何突然又想起常妃殿失火那天,她后来过来,混在人群中,他在湖边为翘楚施救的模样。

四处林木霏霏,远处还有淙淙水声传来。翘楚有些出神的看着窗外的星空。

没想到上官惊骢这所别院会在这么个地方,朝歌以郊的林腹,很是隐秘。

星空高垠,院里植着花树。

花香轻扬。

一切宁谧美好得不可思议。

若没有每晚梦见杀人的噩梦,千帆过尽,这岂非她梦寐以求的简单安宁?

上官惊骢白天像平日一样上朝,处理一些政事。晚上,就过来这里守夜。林里四周布满暗哨,听上官惊骢说,有他的人,还有那个人精选的数十名武功高强的暗卫。

美人的伤已经大好,夜里,四大和美人就在她房里的榻上睡,夏王则在隔壁的房间。

上官惊骢刚到不久,两个丫头看到上官惊骢似乎有话想对她说,沏了壶茶给二人,便相携到林间散步去。

她不知上官惊骢要跟她说什么,她此时心里很是宁静,却又有丝什么缠住心尖,隐隐的有些疼痛,透不过气来。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样。

那晚,她看着那个人一拐一拐走出她的视线,她忍不住问上官惊骢,他为什么会受伤。

上官惊骢微一迟疑,还是告诉了她,他们营救她的经过。

这些天,她会问上官惊骢他的情况。

上官惊骢是磊落之人,没有瞒她。

他很不好。她站在窗前,闭上眼睛,将眼末的湿意盖去。

她现在想见见他。

可又怎么可能,他在宫里。

“翘楚?”

突然,背后的声音将她的思绪划破,她正要转身,上官惊骢已经走到她身旁。

两人对面而立。

翘楚笑了笑,“你说。”

上官惊骢目光幽深,眼里有抹奇异的光芒。翘楚一怔,心里有些不安,上官惊骢伸手向她的手握来,却又随即自嘲一笑,定在半空,“老八现在这个情况,我不该趁人之危。我以前想,你和他在一起不开心,那么不管我用什么手段将你抢过来,也是对的。”

“可是,他虽有百般不是,经过这些天,我明白,他亦是爱你的。”

“但是,翘楚,有件事,我想问你,我想……要你的答复。”

翘楚心里越发不安,她想说话阻止他,上官惊骢却轻声道:“听我说完好吗?”

翘楚闭了闭眼,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