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些天对你来说也许并没有什么,但至于我却是很快乐。我们在院子里喝茶,聊天,互道晚安。翘楚,我知道,你喜欢这样的生活,繁华洗尽。我知道你心里没有我,但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只要你愿意,老八的事一过,我想办法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可以去你母亲的故乡,或许去哪里都可以,牧马放羊,种花养草,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我会将你和他的孩子当做是自己的孩子来疼爱。”

翘楚本低着头,静静听罢,终于抬起头,却被纠进上官惊骢深深的眼里。

她也不过个是女人,听到这些话又怎么会完全没有感觉,有个人一而再肯这样为她,甚至舍弃这天下最华贵的身份和权力。她怎能不心存感.激,她睁大眼睛,眺向远方。

星光荧荧。

那样的生活真的很好。

她能想象出,嘴角不觉浮上笑意。

良久,却终在上官惊骢紧窒深凝的目光中给了答复,“惊骢,谢谢,但我不能。我还是以前的答案,那对你不公平,你值得更好的。放弃你现在拥有的,不可惜吗?”

况且,你在这里还有婚约,还有母.亲。

上官惊骢眼中的光芒一点一点黯淡下去,但这次他却不复以往的沉痛或是激.烈,而是沉默很久,方道:“没有公还是不公,也没有可惜不可惜,每个人心里,都有轻重之分。对我来说,那些都没有你重要,我又有什么好可惜的?我只知道,和你在一起,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快乐。楚楚,你好好考虑几天,给你自己也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林子里。

有多久没看到她这样的笑靥。

她笑得那么幸福。

星光下,灯火里,他方才在树后看的清清楚楚。

他甚至不必等,便知道她的答案。

上官惊鸿猛地收住脚步,在溪边站住。

他从宫里出来,让暗卫不要惊动她,想却给她一个惊喜。

却原来是自欺欺人。

看到他,她只有惊怕,不会有喜欢。

她真心的笑让他第一次真真正正感觉到,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无论,他再做什么。

腿脚上该死的酸痛传来,他慢慢坐到溪边的一颗大石上。

从怀里将荷包掏出来。

又将里面的东西拣出来。

一小绺青丝。

还有一张卷成皱褶的纸——那是从前些天在书房案桌的抽屉里无意发现的。

纸上的内容,这些天,他看过多遍,早已能背诵,他还是将纸卷慢慢展开,轻轻笑着,仔仔细细的去看上面有些潦草的字迹。

事末,终决意重返帝京。

自知楚乃迫于众而随吾返,实则早已不愿相随;

然若吾爱之,则无甚不能克服。

灏狠毒,非匹夫之勇能为;

惟权势方可护楚一世安宁。

记忆必不可留;

记世无双;

记予楚愉悦,则其它俱往矣。

——惊鸿

他猛地站起身来。

院子里。

两个丫头还没回来,上官惊骢说出去走走。

翘楚拿着小勺,一勺一勺去给院中几个花圃浇水,她身子尚没大好,只能慢慢走动,不敢大动作。

她缓缓直起身子,擦了擦额上的汗。突然想,往日那个人喜欢花草,也许不是真正喜欢吧,擅长医术也许不是真正想要的,不过是闲散在家。

从小到大,这世上,只有巅峰的权力还有清苓是他真正想要的吧。

她摇头一笑,又去舀了勺水,背后,有抹粗重的呼吸声忽而传来,她大吃一惊,勺子掉到地上,同时,已给人从背后紧紧抱住。

——————————————————————

谢谢阅读。

330

五天后。

这一天,韶光很好。

东晓,这条朝歌最热闹的大街,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店铺林立,商贩热火朝天。

而最重要的是,跨过前面那座古拙的牌楼,便是通向下一个城郡的道路。

阳光像碾碎的黄金镀在人身上,给所有人和物都增添了一层温暖又矜贵的美丽。

翘楚想,也许她不该选这里,这里太热闹。

上官惊鸿不该选在早晨,阳光太好。

原以为,在最热闹的地方告别,谁都会少一点惆怅,心里却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来四大和美人已经在牌楼的另一边等着她,她却顿住脚步,侧身看向后面数十尺之距安静站看她离开的男子。

那晚,他过了来。她不明白本应在深宫的他为何突然一下就过了来。

他紧紧抱着她,却用很淡的语气说,“翘楚,你走吧。我放你走。等你身子再养好一些,父皇也放我出宫,我就即刻安排一切。我会让你平安离开,不会让上官惊灏再……伤害你。”

许是惊喜过甚,又似不敢置信,还是其他什么感觉,她当时很是失态,只是全身抖得厉害。

他却仿佛看穿她的心思,轻声说,“没有算计,我不会再拿你身边的人来牵绊你,解药我会派人送去给你母.亲他们。”

疏微的风卷过她的身,他说完这话,就松了手,气息远去。

茛她转身看去的时候,院门的地方已经杳无人迹。

他的声音却极轻极轻的传过来。

“翘楚,若我在恢复记忆那天没有打你,若你问我那天,我对你说,任凭它三千弱水,我也只取一瓢,我们……”

……

他没问完,她也没答。

要答也答不了,就像她从来没有想到他会放她离开那样不确定。

他似乎是爱她了,却又放她走。

她不懂。

也许他认清他最爱的终究是清苓,那晚房中他说,他情愿留下陪她,是一时冲动吧。

谁说过,爱她,就要伤她,因为内疚是维持爱情的最好方法。

是这样吗。

其实她并不这样认为。

而他现在也清醒了吧。负疚不是爱。

只是,为什么还要这样救她。那晚,还要从宫里出来对她说那些假设。

不要想了。

该走了。

以后自由自在,再无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