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她又深深看了他一眼。

他已非他原来的模样,她也是,两个丫头也一样。

他们都易了容,在这热闹的大街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一场宛若假面化妆舞会的宴会。

他淡淡盯着她,神色有丝冷漠。

翘楚摇头一笑,又缓缓看向四周,冬凝和所有人都易了容混在人群里,她辨不出谁是谁。

她心如潮动,起起伏伏,酸涩难描,不管好还是不好,和他们都是一场缘分。

人一生这么短,世界这么大,能相识相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举起手,轻轻挥了下,人群里没有回应,但她看到有多道目光用力看来。

她闭了闭眼,便要转身,上官惊鸿却忽而向她走来。

她有些颤抖的看他在她面前站定,他递给他一个荷包。

她一惑,她有很多这些小玩意,但记忆中,从来没给过他。

“里面是绝颜丹的解药。”

翘楚一震,却又听得他道:“还记得吗,以前我对你说过,绝颜丹的做法已失传,但解药我却能做。这是我替你解的你身上最后的一种毒。”

“谢……谢。”

“睿王府里假翘楚会一直扮下去,按照我给你的路线图走,去江南一个隐蔽的小镇。沿途所有客栈我已打点好,随你选哪一间,你每到一处报上林羽的名字便好。”

“林羽?”翘楚一惊。

“你名里不是有林羽两字么?”他淡淡反问。

翘楚犹在轻颤之中,他的话语继续传来,“江南很美。你不能回你母.亲那边,不安全,在江南虽不能牧马放羊,至少可以种花养草。”

种花养草……翘楚心头的颤栗愈大,像石子投进湖心。

“好。”她深吸了口气,又扯了点笑,“这次没有条件?”

“有。”

上官惊鸿一直波澜无波的眼睛微微眯住,瞳孔紧了紧。

她一怔。

“我会派暗卫沿途保护你的安全,其中有甚擅医术的人,他们在暗处看着你,你不要在意,去到那边,我会定期派人送药给你,不要拒绝。”

翘楚鼻子突地重重酸涩起来,赶紧点头,又笑了笑,问,“还有其他什么要说的吗?”

“没了,你走吧。”

“嗯。”

翘楚答着,看上官惊鸿微微侧头去看旁边的店肆,阳光将他的眼眸映得有丝逆光,看不清神色。

她想说句保重,却始终开不了口,最后只道:“那……我走了。”

直到转过身去,他还是一直没有出声,绕身而过的只是这春日淡淡的风。

数天后,邺城。

和失去记忆的上官惊鸿一起住过的那所客栈,翘楚没有去。

是夜,众人正在房里的桌上吃饭。

看男人夹菜送过来,翘楚递碗接过,“谢谢。”

他们这桌有四个人。

她、四大、美人,还有一个模样清隽、温文尔雅的男子。

331

男子很快站起来,朝众人一鞠,尔后关门出去。

翘楚低头吃饭。

四大和美人交换了眼色,都担心起来。

他们似乎并没有预期想像中的高兴,因为翘楚不开心。

虽然,翘楚没有说一句,但她不开心是很明显的,这些天来,她很少出声。

两人悄悄出去的时候,翘楚还在默默吃饭,似乎连她们出去也没有觉察。

“美人,怎么办?”

“我看,要不明天开始就莫要再让那人给主子布菜了。”

方才的男子却是上官惊鸿的暗卫,擅医,每天吃饭的时候会出来给翘楚把脉,然后给翘楚布菜,说是爷的吩咐,进食那些东西对夫人的身子有好处。

翘楚开始婉拒他布菜,但这人很是彬彬有礼,一而再的请求,翘楚后来也不好再拒绝了。

……

两个丫头的声音在外面低低啾啾,凝着碗中的菜肴,翘楚深深闭了下眼,一颗泪悄然滚进碗中。这批暗卫连着这名男子还会跟着她们很久,到达目的地以后,有些将成为她的家仆,有些会在附近住下来,一直保护她……那是他的吩咐。

睿王府。

清苓看着书房里举步待出的男子,他近日染了风寒,虽医术高明,竟不知为何不见好,身子迅速消瘦了一圈,此时身上还烧着,她恼怒又心疼,终究忍不住快步过去,“惊鸿,你还要这样颓糜下去多久?爷儿宗璞过来你也不见——”

“苓,你有想过离开朝歌,回去你的世界吗?我曾在书上看过,附身的说法,只是不知真假。”

上官惊鸿突然问道,清苓一怔,随即握住他的手臂,摇头一笑:“我不是翘楚,我不会在你有难的时候一走了之,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看着你登基为王。”

“登基为王?”上官惊鸿也轻尔一笑。

“惊鸿,你别气馁,这个坎,我们一定能过去。”

她们是相识的,她……上官惊鸿目光落到女子握在他臂上的手,“给我说说你们那个世界的东西吧,那个地方在哪里,该怎么过去?有些什么国家?”

清苓听他问起这个,精神微微一振,“该怎么说,除非神佛的力量,否则人是不能到那里去的,所以我说我怕自己会因不可抗力而消失……”

“随时消失么?”上官惊鸿眸光一暗,清苓心里有丝喜悦,却又听得老铁的声音传来,“爷,马车备好了。”

“回来再说吧。”上官惊鸿轻咳了声,伸手握过她的手放下,快步出了门。

书房里,众人都微有丝喜色,景清雀跃起来,“爷今儿个说了很多话,他这些天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

“幸好清儿你在。”方明也有些欣慰。

“嗯,幸好我现在没有在太子府。”

“清苓小姐,什么叫你们那个世界?附身又是什么?”景清微一迟疑,问道。

“下次我跟你们爷说的时候,你和大家一并听吧。”清苓微微一笑。

景平和方明虽也疑惑,但终究更担心上官惊鸿,景平看到老铁没有随行,苦笑问道:“铁叔,你不随爷过去么?”

老铁摇头,神色深凝,“他让人跟么?这些天,我们跟过去劝,还不是让他给点了穴道让小厮送了回来。”

清苓看众人一筹莫展,淡淡道:“笙歌作乐,逢场作乐,且让他去宽宽心罢。他夜里回来,我好好和他一谈,若他再去,我便亲自过去走一趟。我倒不信他能放任我去那种地方。”

方明道:“清儿,这事便劳你了。”

老铁看了方明一眼却心忖:此事只怕未必就这清苓小姐便行,除非是那位……

他微觉有异,却见是景平双眸含忧,若有所思的向他看来。

天香阁。

这是朝歌一处极有名的烟花之地,虽一整条街道烟鸣柳翠不绝,但这里绝对是热闹中的热闹。

此时,一名女子正在台上抚琴弹唱,但见她不施脂粉两腮自红凝粉,柳眉似黛,美眸流盼间便是那方桃譬李,若非脸颊稍有微瑕,教一道小指指节大小形如新月的小疤嵌在颊上,却是个绝色美人,清中带妩,且琴技音色亦是一绝。

这正是近日这勾栏院中的丑颜花魁崔明霜。